• 第四十二章 行迹暴露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6本章字数:3009字

    在那两人送来的资料里,我看到的正是之前按照我的描述画像后找到的两个人的资料。其中那个中年女人叫岳淑珍,男孩叫宋成祖,他们分别是宋耀人的前妻和亲生儿子。

    在三年前,宋耀人的前妻开车去接儿子放学回家,结果在回来的路上遭遇了车祸,母子俩因为内出血双双殒命。

    这份资料可以说把周甜的话给彻底坐实了。大老板的真实身份就是宋耀人。然而我还是想不明白,宋耀人可以为自己的前妻和儿子如此大费周章,为什么对自己的女儿却如此的冷酷无情呢?

    以前我只是秦冲,在我眼里宋玉就是个风光的富家千金。可是当我变成“曹阳”之后所看到的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宋玉哪是什么千金,根本就是一个工具,一个试验品,一个等待被人玩弄的玩物。

    作为私人的机要秘书,周甜的失踪一定会引起警觉的,不过既然宋耀人和王玄约得是今天晚上在清风观见,那么这一下午没见到秘书的话或许并不会改变他的行程。现在不管是陈家铺还是肉联厂都属于人赃并获了,随时可以报警去收网,唯有清风观和宋耀人这两个点还没有最后拍定。

    运气好的话,明天早上就能把这两件给一并解决了。

    这一次,陈玄重那个老抠总算是大方了一回,以成本价的五折给我提供了一批装备。唉,说起来还真是闹心,人家电影电视里的少年们在遇到高人大侠之后,都是得到无偿帮助,悉心指点,最后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为啥我就这么倒霉呢?连嘛都没写的黄纸他都问我要一毛钱一张。

    等陈玄重把那些东西都是什么,怎么用给我讲清楚了,天色就已经发暗了。我和小米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清风观。说起来,我那路虎买上到现在都没怎么开呢,可是没办法,我必须避开宋耀人的眼线才行。

    “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曹阳这张脸了,天天顶着它也不会觉得腻歪么?”藏在清风观外边的草丛里,小米一边捏着我的脸,一边吐槽着。

    我只是随手反捏了一下,没有对她过多解释。顶着曹阳这张脸做事是很有好处的。一旦和对面碰了面,他们会觉得我知道他们一些底细,而且曾经是同伴,有什么都好谈,防备心理也会松懈一些。换了我的真面目遇到这些人,那绝对是两样。

    在等待中,天色彻底黑了下去,大约八点多钟吧,一辆宝马从山下开来,停在了清风观的门口。一个卖相很是周正头发却已经花白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正是我老丈人宋耀人。

    我的呼吸不由得沉重了起来。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宋耀人显然经常到清风观来,没有等人迎接,自己推开门走了进去,我和小米立刻从草丛里钻出来,凑到了墙边。小米让我蹲下,她踩着我的肩膀扒住墙头往里偷偷观望,见到宋耀人走进大殿,我俩先后从院墙翻了进去,悄没声儿的往大殿摸了过去。

    大殿里灯火有些昏暗,三清道祖的塑像看起来并不庄严,反而有股阴森的感觉。在塑像前的供桌上摆着的并不是瓜果贡品而是热腾腾的酒菜,王大师和宋耀人分坐在桌子两边。

    王大师背对着我们这边看不太清楚动作,宋耀人则是眉头紧锁,一点食欲都没有的样子。

    “时间不多了必须要宋玉把那个秦冲吸干才能继续进行么?”宋耀人夹了一筷子韭菜又狠狠的戳回了盘子里,显然心里很是烦躁。

    “是的,兰博士是这么说的,没见过完全体的化生子,他就没办法调配出相应的药剂来。而且他最近一直在抱怨给他提供的材料不足,再这么下去就要闹罢工了。”王玄的声音比较悠哉,和宋耀人截然不同,“我说老板,你这么着急,不会是没钱了吧?干嘛要那么心急的除掉曹阳呢?只要等他伤好了,不是依旧可以勾搭富婆给我们赚钱么?”

    “你不知道他都做了什么。半夜里偷偷爬起来跑到我老婆和儿子的房间里去,那地方是绝对不允许进去的。而且他是自己走进去的,这种问题,只有兰疯子看不出来吧。”

    “老板的意思是曹阳开始给别人卖命了?”王玄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口,“那就怪不得了。我说我这清风观平日里少有人来,今天怎么就突然来了两位客人呢。”

    王玄的笑声很阴冷我觉得后脊梁一阵阵发寒,宋耀人是一个人开车来的,这“两位客人”说的当然不是宋耀人,那剩下的不就是我和小米了么!

    我暗道了一声不好,推着小米就要走,可是刚扭过头就感觉一股股强烈的阴寒气息把我和小米给围拢了起来。

    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听得出来,里面带着几分恐惧。

    “什么人!”大殿里传来宋耀人的吼声,紧接着老东西就从里面跑了出来。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立刻就愣了一下,“曹阳,怎么是你?”

    “嘿嘿,大老板,没想到吧,我没死在燕子岭上。”我学着曹阳的语气低沉的回了一句。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我现在万分肯定周围一定已经有一些看不见的东西把我和小米给包围起来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用忽悠的方式逃离比较好。

    “没死你还不快滚,跑回这里来做什么?”宋耀人面色阴沉的回问了一句,紧接着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你刚才喊我大老板?”

    在商场上混的,果然都是人精。当我看到他的脸上杀意大显的时候,右手朝他一挥,口中大喊了一声“看刀!”回手拉着小米就朝院门的方向跑。

    宋耀人被我那虚晃一枪吓得一个闪身,紧接着却发现我什么都没扔只是拉着人逃跑,立刻对王玄大吼了一声“抓住他们!”

    大殿门口传来了王玄的念咒声,下一个瞬间,我就觉得周围的空气仿佛变成了液体一般,凝滞、粘腻,每一步迈出去,都好像在海边迎着海浪奔跑一样,根本就用不上力气。

    小米的秀眉微蹙,双手快速捏动指诀,口中高声念诵:“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话音落时,她的右脚脚尖已经在地上划出了一个太极图案,然后狠狠的朝着太极图中间踏了下去。

    “砰”的一声莫名响起,我感觉周身粘滞着身体的那股力量瞬间消失,就连我一直有些微沉的左肩膀都轻了许多。当下继续拉着小米逃跑。

    就在我们逃到道观门口的时候,门头上突然有一条黑色的符绢像门帘一样垂下,我来不及刹住脚步,一头就撞在了符绢上。

    本以为一张薄薄的绢帛会被我一下撞开,却没想到那玩意儿垂下来的一端好似在地上生了根,而且弹力超强,把我整个人给弹飞了回来,连带着被我拽着的小米也连退了七八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玄口中不停,继续念诵着咒语,脚在地上用力跺了一下,院墙边的大块条石好像翻板一样翻了起来,露出了一个个黝黑的窟窿,紧接着,一个个衣衫褴褛的活尸从窟窿里钻了出来。

    这些活尸和肉联厂地下的那些竟然不同。他们的肌体比肉联厂那些饱满了很多,一看就知道力气不小,而他们的牙齿和指甲都尖利异常,闪着乌青色的光芒,显然是在尖锐之外还带着剧毒。

    王玄一边念咒,一边挥手向我和小米一指,活尸们的眼中顿时绽放出渗人的绿光,喉咙中不停的发出“嗬嗬”的声音,朝着我们两个逼了上来。

    “用镇尸符和朱砂!”小米低吼一声从随身的小包里抓出一把朱砂就朝最近的几个活尸撒了过去。朱砂落在活尸的身上立刻就冒出一股股白烟,烧的那些活尸惨叫连连,可是因为有王玄在一旁操控,这些家伙竟然没有一个退后的,依旧一步步向我们两个逼近。

    “行内人啊。”王玄冷笑了一声,“可惜,你那点朱砂对我的活尸是没有多大作用的。”臭牛鼻子口中的咒语声又急了几分,活尸包围圈外猛地窜出几只活尸,在前面的活尸身上借力一跃,直扑我和宋玉。

    我快速闪身躲开一只活尸的扑咬,同时把一把朱砂撒到另一只活尸的脸上,那活尸尚在空中就用两只手爪在脸上疯狂的抓挠了起来。小米更是彪悍,同样用朱砂放倒了一只活尸,然后口中念着“大将军到此”用镇尸符贴在了另外两只活尸的额头,那两只活尸就像两截烂木头一样“啪唧”一声摔在地面上,撞倒了好几个同伴。

    “垃圾!老子不是吃素的!”我狠狠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尖。然后把血到了双手上。

    上次在地下的时候,我们拿活尸完全没有办法,可是现在小米学会了镇尸,我只要给她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