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父毒甚虎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7本章字数:3055字

    三个多月前,宋玉在游泳的时候意外溺水身亡,送到医院抢救的时候已经救不活了。宋玉回忆说,那天她在是和宋耀人一起去游泳的,中途在岸上喝了点东西,然后再下水的时候就觉得精神恍惚,连她都不知道平日里美人鱼一样的自己是如何溺水而死的。

    在宋玉说到这部分的时候,我不由得冷笑了两声。她真的不知道么?不,她是知道的,只是她不愿意承认,不愿意面对那个对她来说过于残酷的事实。

    她最后的记忆定格在了医院里,感觉自己飘在空中,而在自己下方的急救台上,医生护士们对另一个她进行着急救。而她父亲就那么神色复杂的站在急救室里冷眼旁观。

    她上去想拉着他的手跟他说话,却发现无论怎么样,都没法碰触到他的身体,更没法和他交流。

    就在那时候,一个脖子上缠着血色纱巾的护士走了进来,拉着她的手离开了手术室,顺着楼梯一路向下,直到最底下一个标着“十八”的楼层。走进那个楼层,她发现那护士的面容不再像之前那么呆板,楼层里的医生和病人看起来也很正常,很热情。

    尤其是一个面目慈祥说话却有些阴阳怪气的老婆婆。老婆婆拉着她,一个劲儿的说宋玉多半就是她的外孙媳妇。

    宋玉感觉满头都是雾水,然而这一层给她的感觉却要比上面安心的多,抬头看去,似乎所有人都在对她说:“你属于这里,留下吧。”

    宋玉当时有一种认命的感觉,心想留下就留下吧,反正这里的大家都很和善,而且,她隐约知道自己已经不属于上面的楼层了。

    可是就在宋玉牵着纱巾护士的手走进走廊尽头那间属于她的病房时,一股极其强大的吸力突然从上空传来,宋玉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吸尘器前的灰尘一样眼前一黑就被抽了上去。也就是在那眼前一黑的瞬间,她感觉到了一阵发自灵魂深处的撕裂般的疼痛。

    再醒来的时候,宋玉已经躺在了自己家里的床上,黑色的窗帘遮挡着窗子,连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都看不到。宋耀人沉默的坐在床边,先是简单的安抚了她一下,然后才把她已经成为了化生子以及什么是化生子之类的事情给她讲解了一番。

    宋耀人告诉她,其实让死人复活这件事,他早在几年前就开始请人研究了,宋玉是第一个,接下来,他还会让岳淑珍和宋成祖也复活过来。

    当时宋玉都傻了,比在十八楼的走廊里时还要迷茫,怎么自己一觉醒来,就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了呢?

    开始的几天里,宋玉根本就无法接受自己化生子的身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都不见。直到她的尸油禁断症发作了痛苦的在床上打滚,宋耀人破门而入把她救了过来。

    虽然是庶出的女儿,但是宋玉的成长过程并不像电视剧里那么狗血。宋耀人几乎给了她想要的一切。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一想起禁断症发作时那种锥心蚀骨的痛苦就浑身发抖。于是乎,她向命运妥协了,开始接受自己作为化生子的生活。

    在最初的那段时间里,宋玉的尸油不用担心,可是男人的阳气却比较犯难。毕竟是宋耀人的亲女儿,她不可能像一个站街女一样到处去勾搭男人。为了照顾她的情绪,宋耀人让王玄找了一个化生子出去榨取男人充满阳气的精华回来给宋玉喝。

    宋玉觉得那是她一生中喝过最恶心的东西,比尸油还要恶心。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七月十五前的一天。宋耀人兴冲冲的走进她的房间告诉她,现在有一个能让她像正常人一样重新行走在阳光下的机会,只要她按照吩咐做了,以后再也不需要尸油和男人的阳气。

    宋耀人问她肯不肯干。宋玉几乎连考虑都没有,就一口应承了下来。

    于是,我这个药渣走进了宋家的大门。

    和所有青春期的少女一样,宋玉也有一个公主梦,对于我这样一个山村里来的土包子,她表面上做的很好,但在骨子里却是瞧不起我的,更何况我们两个的婚姻只不过是一场交易。

    按照王玄说的方法,宋玉每天都在榨取我的阳气。她满以为把我榨干获得新生会让她很高兴,可是在我只剩下七口阳气的时候,宋玉犹豫了。

    女人就是这样,哪怕是分手了,受伤了,她们也很难忘记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更何况在这段日子里我一直对她百般呵护。

    她终究只是个普通女人,而不是女杀手,想着我会为她而死,她下不去手了,于是乎,她就“来事儿”了。

    那段时间对她来说很煎熬,她也隐隐察觉出我在调查他们的事情了,心里在不停地天人交战,不知该如何是好。直到那天我们遇到了三个混混。听到从我口中吼出来的那句“我他妈就想看看谁敢动我老婆!老子今天不跟你磕到死,就他妈不是个爷们儿!”

    宋玉的心彻底融化了。她不知道那种感觉该如何形容,也许,那就是恋爱的感觉吧。

    为了她,我可以和三个混混死磕,哪怕挨了一刀也不后退,她咬着牙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不要再做出伤害自己男人的事情。

    从那时起,宋耀人对她的态度开始变了。

    他不停的催促她去把我吸干。宋玉不肯,宋耀人就骂她,甚至还动手打她。

    有一次宋耀人喝醉了更是说出了实话。为什么死了三个人却只让她一个人复活成为化生子?那是因为在宋耀人看来她才是凶手,她也理所当然的应该是为其他人复活探路的实验体。

    听到这话的时候宋玉并没有像寻常女人那样发狂、绝望。她反而变得更加坚强起来。亲生父亲只拿她当作试验品,而药渣却把她当作真正的妻子,这道选择题,并不难回答。

    从那天以后,宋玉的地位在他们这伙人中急转直下,以至于那天王玄告诉“曹阳”,大老板说了,只要“曹阳”能完成交代下来的任务,就可以好好的享受宋玉的身子。

    至于那个藏在房车油槽里的记者,说是给宋玉配备的司机,实际上,更大的作用是监视宋玉。以前我以为她每天都会出去工作,实际上她每天都只是装个样子然后躲到别墅下的地下密室里去。

    少有的几次在白天出现,真的是冒了生命危险在陪我。

    说到后面,宋玉已经爬上了石台,倚进我的怀里。我想要抚摸一下她的后背,安慰一下这个受伤的女人,却做不到。

    “王玄说,这是我最后一个机会。”宋玉口中突然冒出了一句带着决然味道的话。

    “哦?让你把我吸干么?”我对此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在那帮混蛋的眼中,我和宋玉的价值也就仅止于此了。

    “嗯。”她把脸在我的胸膛上蹭了一下,好像一只撒娇的小猫。手臂和大腿好像八爪鱼一样缠在我身上。

    这算是最后的福利么?呵呵,算了,这辈子不亏了。虽然没有走上人生巅峰,至少我迎娶了白富美不是么。“来吧,让你老公也体验一下牡丹花下死的感觉。”

    “你要是早这么说就好了,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你吸干。”宋玉抬起螓首在我的唇上吻了一下,“可惜,现在我只想跟你死在一起。”

    那一刻,如果我还能动,我一定会把她拥在怀中狂吻,可惜我不能,只有低下头和她耳鬓厮磨。

    我并不打算很高尚的告诉她来吸干我然后好好活下去,因为以她现在的情况,即便活下去,也只不过是被人随意摆弄、蹂躏的工具罢了。

    “啪啪啪”三声充满讽刺味道的鼓掌声从石室门口传来,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黄色道袍的男人站在那里,正是王玄。

    “真是一幕年度情感大戏啊,落难情侣人鬼情未了,相拥而眠共赴黄泉,实在是感人。”

    “王大师,你就不能放过他吗?”宋玉带着不现实的希冀抬头看着王玄。

    王玄的嘴角带上了一抹嘲讽的笑容,“宋大小姐,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不要说这种玩笑话。我和你父亲辛苦了这么久,难道就是为了最后卖你个人情的?”

    宋玉的下唇紧抿着,编贝玉齿硬是在上面咬出了血来,眼中透出了前所未有的狠戾神色。“好,那我就陪他死在这里,反正,也是让你们落个一场空!”

    “你把自己想的太有自主性了吧,死,是你想就能做到的吗?”王玄脸上阴笑更甚,只见他一只手捏起指诀,嘴里嘟嘟囔囔的念叨着什么。宋玉猛然捂住脑袋痛叫了起来,身子无意识的扭动,直接从石台上摔到了地下。

    “王玄,你这个王八蛋!你对我老婆做了什么!有什么冲我来,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我冲王玄怒吼着,拼命的想要挣脱捆住四肢的铁链。

    王玄听到我的咒骂,脸上挂上了几分不屑,“叫什么叫,贫道是在做好事,临死之前,让你们好好享受一番鱼水之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