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医闹张三宝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7本章字数:3065字

    从里面出来,比我想象中的要煎熬的多。我跟陈老抠儿没有任何相互联系的方法,我们约定的就只有在我嘴里的三炷香燃尽之前,我必须回到进去时的地方,让他施法把我引出来。

    虽然那个楼层没有十八楼那么灼热难当却也绝不好过,要不是有三姥姥的护佑,估计我就算被陈老抠儿引回到身体里,也是变成个傻子。

    当我把在里面的遭遇告诉陈老抠儿和小米时,这师徒俩都像我一样傻眼了,怎么都想不出来是什么人要做这种事情。

    按照陈老抠儿的说法,像十八楼这种地方,在人间有很多,都是一些等待阴司接引的魂魄暂居之所。对这种地方下手,那是损大阴德的事情,搞不好就会有阴司降罪,能做出这种事的人,也真的算是丧心病狂了。

    既然知道了就不能不管,毕竟这医院以后还会有人死,到时候魂魄同样会在里面被烧到灰飞烟灭。

    陈老抠儿用罗盘勘测,定出了医院大楼的西南方向。西南是里鬼门,污秽之气,从东北的表鬼门进入建筑物,然后从西南的里鬼门离开建筑物。那些人都是死在医院里面的,魂魄应该从里鬼门方向离开。

    陈老抠儿划出了一个大体方向让我们仔细查看了一下,很快就发现了几块地砖旁边的接缝不太对劲,似乎是刚刚用水泥抹上的。小米立刻去找院方的人把那几块地砖刨开,只见下面竟然呈三角形埋着三根红色的柱子。说是柱子也不太合适,应该说是三根红色粉末的聚合体。

    “他娘的,要不要这么绝啊,居然用赤硝。”看到这三个玩意儿,陈老抠儿直接骂娘了。

    赤硝是和尚道士们经常会用到的一种法术用品,阳气浓重,可以理解为强化版的朱砂。而这三根柱子埋藏的方位也很讲究,用陈老抠儿的话来说,这玩意儿布成了一个三味真火局。鬼境中如同火焚的惨景就是这个局造成的。陈老抠儿当即就让人把三根柱子全都给挖出来。

    这边帮忙打理事儿的,是医院里的一个后勤主任姓吴。听陈老头在那里说的又是鬼又是局的,满口封建迷信让他很是不屑,要不是吕小米那边他得罪不起,根本就懒得来管我们这三个神经病。

    就在工人们刚刚动土开挖的时候,一名护士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拽着吴主任的衣袖焦急的说道:“吴主任,您赶紧去看看吧,儿科,儿科那边出事了。我们报了警,可是警察说外边路上堵车,至少要二十分钟才能赶过来,你去看看,到底怎么办啊!”

    “小赵,你别慌,我这就去。”如今的医患关系紧张的很,医院里经常有人闹事儿,吴主任除了管后勤还管保卫,这事儿他必须到场。走了两步之后,吴主任又停了下来,回头对吕小米说:“吕小姐,警察过不来,要不您跟我一起走一趟?”

    吕小米的公职我还没弄清楚,不过能调动武警一起行动,跟公安系统必然是有关系的,吴主任这么说她也无法推辞。就带着我这闲人一起过去了。

    出事儿的地方是在二楼,儿科那边。

    我们刚上了楼梯就看到科室门口围了一圈儿看热闹的。在人圈里面,则是一个男人叫嚣的声音,“把那个叫白雪的娘们儿给老子叫出来!她不在,就把她家里人给老子叫来,今天要是没个说法,老子就他娘的不走了!非把你们这破医院给砸了不可!”

    “大家让让,让让。”吴主任好不容易分开人群带着我们走了进去,却看到一个五大三粗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一只脚踩在儿科门口护士收挂号单坐的那张椅子上,手上拎了一根满是钉子的棒球棍,模样很是嚣张。

    “怎么回事啊?咱们有话好好说,不要在这里闹,大家都还着急着看病……”吴主任上来就是一套场面话,可是刚说到一半,他的脸色就变了。牙齿间传出了咯吱吱的响声,一双不大的眼睛里满是怒火。“张三宝!你竟然还敢到这里来闹事!”

    “哟呵,这不是吴主任么,好久不见了。”五大三粗的男人听到吴主任的声音也扭过了头来,脸上原本的蛮横劲儿转眼就变成了阴狠。

    “见?我他妈就恨没能在法场上见到你这王八蛋!”原本吴主任还是很斯文的,现在却变成了一头愤怒的公牛。

    “法场?不好意思啊,那地方我没去,今天,老子就是找你们来讨个说法的。害老子在里面蹲了那么多年,今天你们要是不让老子满意了,你们这破医院就别想开了!”说着话,名叫张三宝的汉子挥起手中的球棒就朝吴主任的脑袋上砸了下去。

    吴主任反射性的抬手格挡,却没想到张三宝这只是一招虚招,趁他双臂抬起空门大开,一脚踹在了吴主任的肚子上,把吴主任踹得捂着肚子跪坐在了地上,一个项坠从他的领口滑落出来摔在地上,一个金属盖子弹开,里面似乎露出了一张相片。

    “哟呵,这么多年了,你还留着那臭娘们儿的照片呢。”张三宝弯着腰看了几眼那项坠,抬脚就踩了下去,然后向旁边一碾,随着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细小的玻璃渣子和那张照片都被他一脚给踢飞了出来。

    我一时间没弄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吴主任和这个张三宝早就有恩怨啊。本来带吕小米过来应该是处理事情的,可是小米似乎在记恨吴主任之前的不敬,只是看着并没插手。

    此时我看到那张椭圆形的小照片飘到了我的脚边,随手捡起来看了一眼,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他吗的杀人犯……”吴主任捂着肚子,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来,两只眼睛中依旧满是怒火。

    “我给你个脸了是不是!”张三宝见状抬起脚来就要往吴主任脸上踹去。

    看到这里,我急忙冲到了二人之间,伸手把张三宝拦下。“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哟,又出来一个挡横的?小子,你是不是也想跟这杀千刀的白衣畜生一个鼻孔出气啊?”张三宝用警告性的眼神看着我。现在坏人之所以这么猖狂,就是因为有事情发生的时候敢站出来主持公道的人太少。

    这么多人围观,却只有我一个人站出来了,张三宝明显打算来个杀鸡儆猴。

    “你……你才是畜生……”

    “好了好了,吴主任,你也少说两句,我说这位大哥,你和医院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不妨说出来让大家评评理,万事掰不过一个理字,你说呢?”我没有如张三宝所愿的去指责他,而是让他说说理。计划落空的张三宝哼了一声,把球棒往地上一戳。

    “好,既然你们要说说理,老子就给你们说说。这他娘的是儿科,看的都是小孩子的病,小孩子多娇嫩大家也知道。当年我带着我儿子来这里打针,他们这帮吃干饭的,派出个废物护士来,给我儿子扎了两针都没扎好,你们说,这样的护士该不该打!”

    张三宝说的理直气壮,我却大皱眉头。医患关系紧张,有时候是怪医院,可是今天这事儿显然是张三宝无理取闹。

    小孩子血管细,本来就不好扎,而且还会不懂事的乱动,就算是职业经验丰富的老护士也未必能一次成功,两针没扎好,心疼孩子是应该的,但是因为这个就打护士,实在是过分了。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围观的人群里竟然有两个抱着孩子的家长同样义愤填膺的喊着“该打”。

    我在心中冷笑了一声,那两个人的孩子精神状态明显都不好。他们应该不是张三宝的托儿。你说你们带孩子来看病却又公然支持张三宝的强盗逻辑,等下那些大夫和护士们还肯给你们孩子看病?尊重和理解都是相互的,我要是大夫,肯定会让这种人哪儿凉快哪儿玩去。

    “就因为这个?然后呢?”我心知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否则吴主任也不会说张三宝是杀人犯。

    “哼,你看我说他们该打吧,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当时我就给了那护士一巴掌,谁知道那臭娘们儿自己站不稳,扑到了旁边的桌子上,脖子在玻璃板上蹭了一下。然后就想跑。我就日了,给我儿子扎坏了两针,还想跑,老子就不让她走,最后她跪下给老子儿子赔礼道歉老子才放她走。妈的,然后这破医院自己把护士医死了,竟然去告我,害的老子做了五年牢,你们说我该不该找他们算账!”

    有了捧臭脚的支持,张三宝更加说的得意洋洋。

    “放屁!你这杀人凶手!是你割破了白雪的脖子,还不让她离开,等我们急救的时候已经晚了!你这凶手!我跟你拼了!”吴主任强撑着从地上站起身子想和张三宝拼命。

    我急忙把他拦住然后把从地上捡到的照片在他面前晃了晃,“你们说的白雪就是她吗?你们因为这个把这位张三宝告上法院,确实是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