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狗仗狗势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7本章字数:3023字

    “唉,这小兄弟是个明白人儿啊,我那会儿还以为你和这些白皮狗是一伙儿的呢,小兄弟,你这话说的公道,一会儿哥们儿做东,请你喝酒去。”张三宝听到我说吴主任做的不对,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还用手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喝酒就不用了。”我转过头来对张三宝笑了一下,然后抬起脚来狠狠踢在了他的裤裆上。

    张三宝根本没想到我会突然翻脸,这一脚挨的结结实实,顿时就丢了棒球棍捂着自己的命根子惨叫了起来。

    我一点情面都没打算给他留,一个高鞭腿抽在他的脸上,本来就因为中了断子绝孙脚而两腿发软的张三宝直接被踢得倒在了地上。

    上步抬脚,又是一脚踹在了张三宝的肚子上,张三宝嘴巴大张,一口腥臭的胃液喷了出来。这还不解气,我又抬脚朝着张三宝那张刀疤脸狠命的踩了起来。

    吴主任都看傻了,他怎么都没想到我会突然间暴怒对张三宝下狠手。

    “你干嘛打我家男人!”人群中一个领着七八岁孩子的胖女人看到这场面叫了一声就想往里冲,一直没有动静的小米却在这时候动了,跨前一步拦住了胖女人。

    “臭娘们儿,给老娘滚开!”胖女人看到有人敢拦她,抬起手就朝小米脸上抓去,小米在她的手几乎蹭到脸上的时候一闪身躲开了那一抓,反手一耳光抽在胖女人脸上。这下用的劲儿还不小,把胖女人抽的连退了好几步,晃悠着脑袋说不出话来。

    “男人的事儿男人解决,女人少搀和,你要非想去玩玩,不如本小姐陪陪你。”小米侧头给了我一个“你继续”的眼神,目光凌厉的瞪着那女人。她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对张三宝下这么狠的手,但是她选择无条件支持我。

    一开始的时候,张三宝的嘴很硬,虽然难以还手,嘴里却骂骂咧咧的不停威胁着我,可是又挨了几脚之后,他就改求饶了。

    不能说张三宝的骨头太软,只是我每一脚都用足了力气,几乎就是奔着要他命去的。之前经历的种种,早就在我心里憋了一口怨气,这个张三宝无意之中成了我的出气筒。

    当然,我不会随便找个人就下狠手往死里打。之所以是他,全是因为照片里和年轻的吴主任凑在一起巧笑倩兮的那个白雪。

    就在几十分钟之前,我亲眼看着她那颗已经不能称之为“白雪”的焦黑头颅从她的脖颈处滚落。那个一直为我引路,担心我安全的护士姐姐,就是被这个王八蛋活生生害死的。老子今天不打出他尿来,还他奶奶的有什么脸面做一个爷们儿!

    旁边的围观群众噤若寒蝉,尤其是刚刚那两个声援张三宝的此时都暗自吞着口水,不知道我这把无名火会不会烧到他们身上。

    “好了,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张三宝被我打的满脸是血,连求饶的声音都已经发不出了。吴主任突然从后面跑出来抱住了我,把我向一边拽。

    “你放开我!老子今天要弄死他!你还告他,告个屁的告!就该直接弄死这王八羔子!”我不依不饶的挣扎叫嚣着,在我看来,张三宝的可恶程度与那个在医院里埋设三根赤硝柱的混蛋不相上下,我是真的想弄死他。

    “你冷静一点!”吴主任拼命箍着我的身子,嘴里一直喊着要我冷静。

    我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看着他,“难道你不想给白雪报仇吗?”吴主任楞了一下,脸上挂上了一抹苦笑,轻叹了一声松开了箍着我的手,“我比任何人都想宰了这个混蛋,可是如果小雪还活着,她不会想看到任何人死在医院里的,哪怕只是个人渣。”

    沉默,我不知道该何言以对。最后只能一口唾沫狠狠的吐在张三宝的脸上。

    “你,你个挨千刀的小杂碎,你知不知道老娘是什么人!老娘的亲哥哥是黑三!你等着,老娘一定找人弄死你!还有这个万人骑的小表子,你们不会有好下场!”胖女人被小米拦在外面,连进都进不来,只能隔空对我们叫嚣着。

    “黑三?”我冷冷的笑了一声,看向那胖女人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笑话。

    黑三是什么人?东江有名的黑帮头子,同时也是宋耀人手下的保卫科长。一条狗而已。

    就在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说到跑路,有谁能比一个黑帮头子更加擅长呢?

    说不定从这个黑三嘴里就能套出来宋耀人的所在。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小米,话刚说完,就听人圈外边乱糟糟的几声喊,四名警察冲进了人群。不过看身上的标识,这次出来的几个竟然都是辅警。

    “怎么回事儿啊你们这里?到底是谁在打人?”为首的一个似乎有点资历,皱着眉在场中扫了一眼,当他扫到地上躺着的张三宝时眉头就是一皱。

    “刘警官,你要给我们做主啊!我家三宝都要被这对狗男女打死了!天呐!没天理啦!”胖女人看到辅警们进来立刻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屁股坐到地上拿出农村里泼妇骂街的气势手刨脚蹬的撒泼咒骂着我和小米。

    那辅警头子的面部肌肉抽搐了两下,显然是在心中暗骂那女人傻叉,你直接喊出他的名字,不就等于说是和这辅警认识么?这要是在处理过程中偏帮你,少不得落人口实。

    “行了,别在那里吵吵了,大庭广众的像什么样子,你们俩,还有你你你,都跟我去局里一趟,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到了局里好好说清楚。”刘辅警随手点了我、小米以及张三宝一家子。

    我和小米对望了一眼,嘴角都挂上了笑意。

    这辅警头子显然是想拉回警局以后再“秉公处理”。只是,以小米能够调动食药监,调动武警部队的神秘身份,公安局是谁的主场还不一定呢。

    临离开医院的时候,陈老抠儿从人群中挤了出来问我们是怎么回事,我也懒得和他细说,只说让他找医院的人把监控调出来看看赤硝到底是谁埋下的,警察这边我和小米能处理。

    一进警察局,张三宝夫妇就被带去验伤了,我和小米则被分别关在两个审讯室里。没过多久,那个刘辅警嘴里叼着烟拿着一个记录本走了进来。

    “我说小子你行啊,什么人都敢打?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打的是谁?”刘辅警用脚把门带上,然后四仰八叉的坐在椅子上。

    “不就是一个杀人犯么,还能是什么。”我无所谓的哼了一声。

    “杀人犯?小伙子,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实话告诉你,这个张三宝我们也拿他没什么办法,之前他犯了事儿被抓进去,他大舅哥可是东江首富宋耀人的手下,给他请了最好的律师,判了五年就放出来了。哥们儿也不想为难你,你就好好招个供,承认是你打的人,该赔多少钱赔多少,这事儿就算了了。”

    “我要是不想了呢?”开玩笑,让我跟他了了?我怎么着都得弄死那丫挺的。“宋耀人已经被通缉了,你搬他出来吓唬谁?”

    刘辅警愣了一下,宋耀人作为东江首富关联甚广,他被通缉这事儿并没有在民间传开,如今从我嘴里说出来让他有点诧异。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老神在在的点了一根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懂不懂?在东江跟宋氏做对没有好下场。”

    “呵呵。”我很做作的笑了两声,跟宋家做对没有好下场么?我好像就是那个跟宋家做对做的最厉害的。对了,我还是宋耀人的女婿。

    “在哪儿呢?打我妹夫的人在哪儿呢?”这边刚说了几句话,走廊里就传来了一个粗声粗气的叫嚣声,紧接着审讯室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浑身肌肉结实的黝黑汉子凶神恶煞般闯了进来。

    “哎哟,三哥。”刘辅警看到来人立刻起身相迎,不用说,来人正是黑三。

    “老刘啊,怎么回事?就是这小兔崽子把我妹夫打了?”黑三的脸上写满了蛮横,两只手的骨节被他捏的咔吧作响。

    “三哥,就是他。”刘辅警对黑三陪着笑脸,显得很是恭敬。

    “嗯,我知道了,老刘,你先出去,我和这有种的小兄弟好好唠唠。”黑三一边说,一边从裤子口袋了摸出一个铁指虎套在手上。

    看到黑三的动作,刘辅警的面色有些不自然,他一个小辅警,一旦出了什么事儿,锅肯定是他来背,可是他又惹不起黑三,只能念叨着“三哥你下手别太重,否则不好交代”,退出了审讯室。

    看到刘辅警走了,黑三冷笑两声走到我的身前,“小子,你可以啊,我听我妹妹打电话说你没听过你三爷的名字是么?看来三爷该给你松松筋骨了。”

    “你确定?”我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蛮横汉子,“黑三,你是跟宋耀人混的,难道,就不觉得我这张脸很眼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