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抛给黑三的选择题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7本章字数:3020字

    黑三被我问愣了,傻呆呆的盯着我看了半晌,然后恍然大悟般指着我喊到:“你是秦冲!”这话出口的时候,两抹凶厉的光芒顿时从他的眼底绽开,“你这小子吃里爬外,坏了老板的好事儿,今天好死不死的落在我手里,嘿嘿……”

    “你不用笑的那么恶心,我想你在准备对我做些什么之前,最好先考虑下我的另外一个身份。”我没有见过黑三,刚刚的第一句话只是一种试探,显然,作为宋耀人的打手他还真的认识我这张脸,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什么身份也保不住你的这条小命,老板有的是钱,我在这里把你打死,大不了找个人来顶缸,或者说你企图袭警,发生意外就可以了。”黑三似乎没少做这种杀人越货的事情,很门清啊。

    “是么?宋耀人现在是个逃犯,而一旦他死了,我就是他财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你确定跟着宋耀人真的比跟着我有前途么?”

    黑三被我的一句话给问愣了。然后他就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宋耀人是独生子,并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他现在存世的亲人就只有女儿宋玉一个。在对宋玉进行死亡认定之前,她是宋耀人唯一的合法继承人。

    我是宋玉的丈夫,如果宋玉在继承了宋耀人的财产后被宣布死亡,那么我自然就是成了宋家财产的掌控者。

    “小子,你这是在利诱我?”黑三脸上的杀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狐疑。“这对你有什么好处?还有,你怎么能保证宋总的钱会变成遗产落到你的手里?”

    “你的问题其实就是你的答案。你对我的好处,我想,你能帮忙让宋耀人的钱变成遗产。”宋耀人的出逃,绝对是有人帮助,即便帮他的那人不是黑三,以黑三在东江的势力,也能找得出一些蛛丝马迹吧。

    “小子,我们在道上混的讲的就是一个义气,你觉得我会出卖老板?”黑三的语气显然已经松动很多了。

    “他连自己的亲女儿和女婿都要害,你跟他讲义气,他会跟你讲义气吗?”这黑大个的说法让我觉得很好笑。

    黑三面色凝重,眉头也皱了起来。宋玉的事情他应该也知道那么一点。他抿着嘴抬起一只手来指着我晃了几下,却又没说什么,就这么转头离开了审讯室。

    看来这个家伙并不是那种一根筋的莽夫,他需要一些时间好好琢磨。

    黑三出去没有三分钟,一名警察就铁青着脸走进了审讯室,他身后跟着的则是满脸不知所措的刘辅警。

    看到我坐在审讯椅上,那警察立刻就呵斥那姓刘的,让他赶紧给我打开锁,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儿的道歉。

    我也懒得和他磨嘴皮子,在局长办公室里找到宋玉和她一起离开了公安局,至于张三宝和他老婆,则被扣了个扰乱公共治安的帽子,先丢进看守所蹲着去吧。

    医院那边的监控记录已经调了出来,之前确实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在晚上背着个大背包跑到了那个角落里,画面中那张脸虽然很模糊,可我还是在第一时间认了出来——王玄!

    我的牙齿咬的咯吱吱作响,那么多无辜的鬼魂,就因为他的一个小动作而灰飞烟灭,这王八蛋必须死!

    罗宁酒庄,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在东江市外建成的一个专门生产红酒的酒庄。

    对于红酒,天朝人绝对符合人傻钱多这四个字的评语。九成以上的“红酒爱好者”都分不出自己喝的到底是张裕、长城还是拉菲。

    当然,这也和天朝一年消耗的82年的拉菲比拉菲酒庄82年总产量还高有关。

    不过随着国际市场的开放,以及本地产的葡萄并不适合酿酒,罗宁酒庄在十年前就已经宣告破产,而酒庄这块地因为没有太大的开发价值也荒废了下来。

    十年的无人问津让这座酒庄的主体建筑全都被一些疯长的葡萄藤和爬山虎所覆盖。在夜色下就好像是一头随时都准备择人而噬的狰狞猛兽。

    “你真的决定这样做?”小米和我一起趴在酒庄外面的草丛中,紧盯着酒庄大门。她的样子很是担心。

    “嗯,我决定了。你那些兄弟们就负责别让老东西们跑了就行了,今天要么是我死,要么他们死,反正只能留下一方。”我一边说,一边检查着身上的东西。匕首、符纸、水枪、铜钱,凡是能想到的应用之物现在都被我带在了身上。

    昨天傍晚,黑三终于想通了这里面的利害关系,打电话告诉我愿意跟我合作,之后他不但给了我罗宁酒庄的地址,还附带了几个人的电话号码,其中除了宋耀人和王玄外还有廖洁等人的。这算不算瞌睡遇上了枕头呢?

    一个模糊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了酒庄的门口,伸手在旁边的小门上摆弄了一下,小门悄无声息的打开,那个人影冲着我们这边招了招手,我立刻窜出草丛走了过去。小米在草丛里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来。

    “你们一定要小心点,千万不要过早的暴露了。这里有一些宋耀人花钱雇回来的保镖。”门口的人影就是廖洁。有段时间没见到她了,她一直跟宋耀人他们在一起,如果不是从黑三那里拿到了她的新手机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联系。

    “岗哨多么?”我探头往酒庄里看了看,却没发现她说的保镖。

    “不在这边,岗哨都集中在后院。我今天做饭的时候,多给他们弄了点酒,现在都喝的有点高了,不过你们还是要小心。”

    廖洁这话让我瞪大了眼,她做饭?廖洁无奈的耸肩,跟我说他们这帮人里,就只有她一个女人,手艺也还算过得去,她现在再不是什么商场精英了,只是一个为了一口尸油奔命的厨娘。

    跟着廖洁走到门口这间大屋的拐角我探出头去看了一眼。大屋的后面,是一片枯萎的葡萄田,架上满是枯枝,地上铺满了发黄的叶子,从葡萄架中钻过去,倒也不会太引人注意。在葡萄田那边,是一排平房,其中几间里亮着昏暗的灯光,里面人影晃动,甚至我还能隐约听到其中一间中传出划拳行令的声音。

    看来有些时候,酒还真是好东西。廖洁带着我和小米悄悄的穿过葡萄田,进入了最中间一间黑着灯的小平房。

    这间平房里没有什么摆设,只有一个向下的楼梯口。

    “这下面是个酒窖,你们注意点,我出来的时候,楼梯口两个守卫都喝过去了。”廖洁低声吩咐一句带我们往下走。

    果然,在楼梯口处,两个守卫抱着酒瓶子在那里酣睡,身边的地面上散落了一大堆鸡骨头。我们蹑手蹑脚的从二人身边走过,刚要长出一口气一个醉鬼突然扭动了一下身子,手里的酒瓶子“啪嚓”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这醉鬼自己睡的很沉,旁边另一个却被吓醒了。

    迷糊间睁眼看到我们三个,立刻起身警惕的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吵吵什么吵吵,吵到了老板你负责啊?”廖洁不愧是商场精英,面对突发状况没有半点慌张反而转回头来把那守卫训了一顿。

    “原来是你这娘们儿……这带来的俩人是谁啊?”看守的酒劲儿还没醒,满脸潮红,说话的时候舌头都不太利索。一只大手,更是朝着身材窈窕的吕小米抓了过去。

    “还能是谁,小老板馋了,让我找了个姑娘回来。你丫的是不是想死了,什么人都想动。”廖洁一把拍开守卫的手,装作没好气的笑骂了一句。

    “哦?小老板馋了啊。”看守的目光在小米的脸上扫了一下,露出了一抹成年人都懂的笑,“你别说啊,这娘们儿你从哪儿找的?有电话没?给我留一个,这小脸蛋子长得跟电视里那个花千骨似的,老子喜欢。对了,那旁边这小哥儿是什么人啊,难道小道长也馋了?”

    “小道长你姥姥,这个是我的,你不知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啊,你要是不怕被老娘吸干,下次老娘就找你好了。”廖洁叉着腰一副泼妇模样很是彪悍。

    看守听到这话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连连摆手示意他受不了廖洁,然后坐在椅子上继续睡他的去了。

    我和小米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如果我们正面来,这几个看守屁都不是,但是带官方的人进来抓人的话,两个老东西的命我就收不到了。

    这个酒窖分为两层,下面那层的门口并没有看守,我们下来以后就把楼梯口的门给锁死了。廖洁指了指酒窖尽头的一间小屋告诉我王玄和宋耀人就藏在那里。

    我让她在这一层找地方藏好,和小米一起摸向了小屋,可是还没走到,就听到那小屋里传出了宋耀人一阵阵的咆哮声。听内容,竟是在那里怒骂王玄。

    我不有的一阵好笑,这是落到了穷途末路就开始内讧了么?我的亲老丈人,你真是让我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