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宋耀人之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7本章字数:3018字

    “你说!现在该怎么办!你倒是告诉我啊,就知道坐在那里喝酒喝酒,你不是说你的法术很靠谱么?为什么我们回去的时候山洞里什么都没有?守卫没了,宋玉和秦冲也不见了!你倒是给我个说法啊!”

    八仙桌旁,宋耀人满脸涨红的站在王玄对面,巴掌不停的在桌子上拍着。那些盘子碗被他震得在桌子上乱颤,而坐在对面的王玄则是默不作声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吃菜喝酒,干脆把不停咆哮的宋耀人当成了空气。

    “别吃了,还吃什么吃!赶紧想办法!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宋耀人看到王玄的样子,更是心头火起,上前一步从王玄手上夺过筷子狠狠的甩在了地上。

    “无量寿福,宋先生,您想让贫道想什么办法出来?”王玄似乎也被宋耀人惹恼了,声音分外的阴冷。“出现这种情况,难道不是宋先生你自己家里的责任么!”

    “放屁!明明是你的法术不管用,怎么就成了我的责任了!”宋耀人又是一巴掌拍到桌子上,杯盘直跳。

    王玄从盘子里抓起一只鸡腿塞进嘴里咬了一口,慢慢的嚼着,“是你教的好女儿。不是你跟我说的,你女儿已经同意了,只要能真正复活,做什么都可以么?到了最后却推三阻四的死活不肯走出最后一步,还拼着命破了贫道的法,把那个秦冲给救了出去,早知如此,他的天阳命还不如随便给哪个漂亮又听话的鬼奴享用。”

    “现在不是说这些屁话的时候,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我那么大的生意,就因为你的失误被卷了进来,现在什么都没了,连我老婆孩子的尸体都落到了警察手里,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生意?你的生意早就是一个空架子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在警察通缉你之前,你就连兰疯子那边的供给都吃力了,还跟我谈什么生意。”王玄张嘴吐出了一块鸡骨头,“那小子背后有人,帮着对付咱们,我猜他一定会去医院收集你女儿的残魂,之前已经布好局了,只要他敢去,就是魂飞魄散。”

    “我现在一点都不关心那小子,我只关心我该怎么洗白!”宋耀人疯狂的喊叫着,一把揪住了王玄的衣领把他从椅子上提了起来。

    “洗白?你?不要开玩笑了好么?你再怎么折腾也是不可能洗白的。”王玄伸手拍开宋耀人的手,“还有,宋先生,不要揪贫道的衣领,这是最后一次。”

    “老子偏要揪你这个废物,你能把我怎么样!”宋耀人也是骂的上头了,王玄不让他拽衣领,他就偏偏要去拽。

    那一瞬间,王玄的眼中凶光一闪,嘴里用力一咬发出了“咔吧”一声脆响,捏着鸡腿的右手从嘴边抽离的时候,原本完整的鸡腿骨只剩下了一多半,紧接着右手一送,尖利的骨茬被他狠狠戳进了宋耀人的咽喉之中。

    宋耀人根本就没想过王玄会动杀他的心思,咽喉被戳穿的那一刻,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鲜血顺着他的脖子汩汩而下,把雪白的衬衣染成了鲜红。

    宋耀人捂着脖子上的伤口,眼中的难以置信变成了惊恐,身子缓缓的后退了两步,撞到了一张椅子,然后连人带椅子一起摔倒在地上。

    然而这一摔倒,宋耀人就再没能站起来,他的嘴巴就像一条离开水的鱼那般不停地张合着,努力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可是流进气管的血液却呛得他咳个不停。

    宋耀人,这位叱咤东江几十年在商场上威名赫赫的大富豪过世的时候,除了被咳出来的满地血花外什么都没有留下。

    “垃圾。”一块咬碎的鸡骨头被王玄吐在了宋耀人那死不瞑目的脸上。“从前的你,是不可一世的大富豪,全东江的人都得卖你的面子,贫道也一样,可是看看你现在像什么?一条落魄的流浪狗罢了。还敢对着别人狂吠,你真以为你还是昔日的那个你么?”

    感叹完后,王玄拿起摆在桌对面的筷子,自顾自的继续吃了起来。我给小米使了个眼色,示意我要行动了,小米却阻止了我,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了一枝香和一根小竹管,用火折子把香头点着伸进竹管的一头,竹管的另一头则被她塞进了微开的门缝。

    小米点的这一支并不上祭祀用的贡香,烟在离开竹管口后很快就消散在了空气中。我挺好奇这是什么东西的,可惜现在并不是开口询问的好时候。

    过了足足半柱香的时间,王玄终于算是吃饱喝足了。当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身子明显的咧斜了一下。我看的有些诧异,里面的王玄更是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桌上的饭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此时,小米终于对我点了下头。

    我当即站起身子走到门边一脚就把屋门给踹开了。

    “小子,是你暗算我?”看到我出现,王玄的眼中顿时冒出了两道凶光,面容也变得格外阴狠,浑不似他杀宋耀人时的平静。

    “呸!就你这种卑鄙小人,也用得着老子来暗算你?你他娘的没少暗算老子才是真的吧!”我毫不客气的对他比了个中指,右手已经从小腿上拔出了捆在那里的军用匕首。

    我是个遵纪守法的良民,从来没杀过人,可是眼前这个老混蛋,却是非杀不可。宋耀人虽然不是东西,拿自己的女儿当成试验品,可要是没有王玄在背后折腾,他也不至于做的那么绝,还给宋玉下药,把她溺死在水里。

    “你这小子运气还真好,能从那个阴阳间隔的地方活着回来,这还真是出了贫道的预料。现在宋耀人和宋玉都死了,贫道也不再受雇于宋家,之前对付你的时候,全都是在为宋家卖命,现在形势不同了,小子不如咱们来打个商量你看如何啊?”

    “什么商量?”我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王玄的两只手,谁知道他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臭道士见我没有立刻动手,以为说动了我,捋着胡子吊起了书袋,“你是天阳命,天生对鬼邪之物有着威压克制,本是修炼道法的好苗子,之前让宋玉吸干你只是化生子能存活于世的需要,现在贫道的雇主死了,贫道自然也就不用再坑害你去做化生子的药渣,不如你就跟着贫道修道,来日得成道果,你看如何啊?”

    王玄的话让我不由得笑了起来。天阳命,呵呵,就因为这个命格我才遭受了这么多磨难。现在你告诉我你不害我了,还要传我道术衣钵,呵呵,真是有趣。“想让我做你徒弟也不是不行,我有一个条件,只要你能满足我,我就答应你。”

    “什么条件?”王玄的面上微露喜色。

    “只要把你的狗命给我就行了!”话音未落,我整个人都像离弦之箭一样窜了出去,寒光闪闪的匕首径直划向王玄的脖子。

    王玄的反应有些迟钝,我都冲到一半了他才反应过来,急忙抽身后退却不曾想不光反应慢了半拍,连身体也比平时迟钝了一些,被我的刀尖在脖子上轻轻扫了一下,一条红痕立刻在他勃颈处出现。

    “卑鄙的小辈!”王玄一声怒骂,退身的同时脚下一挑,把刚刚坐着的木头椅子朝我挑了过来,我急忙举起手臂格挡,椅子撞在我手上的冲击力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看来是刚刚小米点的那根香把这老王八蛋变成了纸老虎。也好。我可不跟他玩什么公平决斗。老子的目的就是宰了他!

    和王玄比起来我可是年轻了太多,闪过他丢来的几件杂物,两三个呼吸之间就冲到了他的身前,匕首每一次都是朝着致命的地方挥出,尽管王玄拼命躲闪,杏黄色的道袍上也依旧被我划出了好几个大口子。

    “你这小辈,贫道跟你拼了!”眼见着我痛下杀手,王玄一声怒喝,伸手入怀掏出一把东西就朝我丢了过来,我急忙向后退,却依旧被那东西打中,心中惊骇间却猛然发现刚刚打到我的东西只不过是一叠卫生纸。

    我这个气啊,臭牛鼻子竟然敢耍老子!

    然而我要再跟进追杀的时候,王玄已经退到了屋子最里边的角落,那里别无出路,只是靠墙立着两个纸扎人。

    王玄一扬手,两张黑色的符纸已经贴到了纸扎人的脑门上,凶厉的红光顿时从纸扎人的眼睛里冒了出来。

    “弄个纸人顶个鸟用!”我反手握住匕首狠狠挥向王玄,王玄没有躲闪,反而是其中一个纸扎人抬起手来挡在了王玄的面前,匕首锋利的刃口切在纸人的手臂上竟然像是切中了一个铁坨子,震得我手臂一阵阵发麻。

    另外一个纸扎人已经一拳朝着我脑袋打了过来,“砰”的一声,我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脑袋里嗡嗡声不断,被这一拳打的险些跌坐在地上。

    他娘的,老牛鼻子还真有点邪性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