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千钧一发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7本章字数:3084字

    “哗啦”,铁链声停在了门口,我和许诺几乎因为这种压抑的氛围而窒息。

    紧接着,门上传来了三声机械性的敲击声,而且那声音越来越大,杂物间的门板也已经由轻颤变成了晃动。

    许诺的指甲几乎掐进了我的肉里,牙齿打架的声音恐怕在门外都能听得到了。

    必须做点什么,等死可不是我的作风!

    我甩开许诺,从腰包中掏出朱砂按照记忆中驱鬼符的样子,在杂物间的门上快速的勾画了起来,朱砂刚一抹到门上,就冒出了暗淡的红光,而当门外那家伙用什么东西敲在门上的时候,暗淡的红光立时大盛。

    我心中暗喜,朱砂有反应就说明有用。当下画符的动作加快了几分。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就在门上画出了一整个驱鬼符的符文。

    当我画完最后一笔的时候,整个符文立时放出淡淡的金光。在下一次撞击声响起后,一声什么东西被反弹到对面墙壁上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进来,紧接着就是愤怒的嘶吼声以及什么东西撞在门上再次被弹飞的声音。

    “冲,冲哥,你会法术?”许诺看到门上的符字真的是又惊又喜,抱着我的胳膊,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不会,我记性好,依样画葫芦而已。”我可没忘了许诺身上的诡异,要是告诉她我正在跟人学法,那不是自曝底牌么。

    “你骗我,你肯定在骗我。冲哥你一定会法术,你快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我不想死在这里啊。”许诺完全没信我的话,扑到我怀里死死抱住我的胳膊一个劲儿的问我该怎么办。

    我哪知道该怎么办呢?能想到的就只有拖时间了。陈老抠儿给我的书上写过,那些到处胡作非为的多是新死的鬼魂,而那些积年的老怨鬼则通常都有自己的行事准则。

    比如说民间流传比较广的血腥玛丽,其实就是一种招鬼仪式。深夜0点也就是12点准时开始,面前放一面镜子,镜子旁一边点一支白蜡烛开始削苹果——苹果皮一定不能断,传言如果苹果皮断了你的生命也会终止。削完苹果之后大喊三声“血腥玛丽”,那位血腥的女士就会出现在镜子中解答你三个问题。

    其实所谓的血腥玛丽就是一只老怨鬼,只不过是按照某种特定的行事准则出现罢了。

    老校长是个积年的老怨鬼,所以,我们只要能熬到时间,他多半就会消失。

    “咣!”“咣!”门板那边传来的撞击声越来越大,我的心也悬了起来。之前的敲击可没有这种力度,显然是门上画的驱鬼符把外面那位给惹恼了。撞击力度越来越大,越来越起劲。

    我死死的盯着手机上的时间看着,距离凌晨一点还有十五分钟。真是要命的十五分钟!

    我定了一个在一点钟响起的闹钟,然后从腰包里掏出五枚五帝钱,按照五行方位在我们和那扇门之间摆出了一个五行阵。

    五行阵刚刚摆好,就听到“轰隆”一声,杂物间的门终于被撞开了。

    老校长的形象比我之前看到他时还要狰狞,身上不但多了好几条锈迹斑斑的铁链,更多了不少属于那几个人的新鲜血液。他那套老旧的中山装已经被染得看不出本色来了。

    “畜生,你们这群畜生!我要杀光你们这群畜生!”老校长的口中发出含混低沉的怒吼,那份哀怨即便过去了几十年也没能彻底消散。黑色的血污顺着他敞开的嘴角不停地朝地上滴答着,既骇人又恶心。

    “老校长,我们不是你的学生,也不是什么山里来的土匪,我们只是几个过路人。”我揽着许诺的身子不停后退着,企图向老校长澄清我们并不是他最恨的那两种人。

    然而老校长对我的话没有半点反应,嘴里发着“嗬嗬”的威吓声,一步步朝我们走了过来。

    当他走到五帝钱阵旁边的时候,那五枚铜钱立刻冒出了五团白金色的光芒。老校长的身子被那光芒冲的后退了一步,紧接着就是一声怒吼扬起手里的铁链朝着五帝钱阵砸了过去。“哗啦啦”一阵响声,五枚铜钱被砸飞的到处都是,阵形一散,只剩下属于各自的白色光芒。

    老校长示威性的一脚踩在了一枚康熙通宝上,只听“吱”的一声彷如热刀子切黄油的声音响起,当他再次抬起脚的时候,那枚铜钱上已经再没半点阳气的光芒。

    杂物间的空间并不大,过了五帝钱阵,老校长距离我和许诺就只有两三米距离了。情急之下,我把带来的符纸不分种类的一股脑扔了出去,老校长身上的铁链却好像活物一般四下飞舞了起来,把那些符纸一张张抽落、扫开。

    一股淡淡的尿臊味从身边传来,许诺这小妞竟然被吓尿了。

    可惜现在不是取笑她的时候,我用牙齿咬破舌尖,噙了一口舌尖血在口中,时刻注视着老校长的动静。老校长那双血红的眼珠子在我和许诺身上扫了几下,然后怒吼了一声,飞身朝我扑了过来。

    我立刻腮帮子一鼓,一口血雾朝着老校长喷了过去。血雾沾身,红光乍现,老校长被喷的凌空翻了个跟头,趴在了地上。

    不愧是积年的老怨鬼,如果是王玄弄出来的那些鬼玩意儿被我这么正面喷一口,恐怕立刻就化作一滩脓血了。

    就在我打算再攒一口舌尖血等老校长起来就喷过去的时候,这老校长非常不按常理出牌的贴着地皮朝我钻了过来,在头部几乎触到我的脚尖时猛然起身,他腐烂的鼻子几乎就贴在了我的鼻尖上。我甚至能闻到他嘴里呼出的恶臭气息。

    我被他吓得喉咙蠕动想要吞一口口水,却没想到一股腥咸的味道顺喉而下,竟然把那口舌尖血给咽下去了!

    麻烦大了!

    就在我拼命想从舌尖再榨些血来的时候,老校长双眼之中红光一闪,两只手抬起抓住我的肩膀把我狠狠的朝地上按了下去,我就这么无耻的被他老人家给推倒了。

    那种深入骨髓的寒意让我不由得打起了哆嗦。却见老校长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抓着一个铁钩高高扬起,对着我的脑袋砸了下来。

    我急忙抬手迎上老校长的手腕死死抓住,那股巨大的力量险些把我的手腕给弄断,而且以我的力量根本就没法完全阻止他的手下压。即便铆足了吃奶的力气,那满是铁锈的钩子也还是离我的脸越来越近。

    为了不被一钩子戳死,我只能把两只手都用在了托举老校长的右手上。这还多亏了老校长不是之前遇到的那些掐颈狂魔,不然根本就腾不出手来做这事儿。

    可即便如此,我的力量依旧不如老校长,钩子还是一寸寸的朝我的脸压了下来。

    我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许诺,她正缩在角落里不停地哆嗦着。

    “许诺,帮,帮我……”此时此刻,她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可是许诺却一边流泪一边摇着头,只知道把身子向后缩。这女孩儿已经被吓破了胆,根本就帮不上半点忙。

    我绝望了。说好的打怪升级呢?要不要一上来就是一只大BOSS啊!生锈的铁钩距离我的眼睛越来越近,眼看只有几厘米就要插入我的眼珠了。冥冥中,我甚至听到了我人生的倒计时。

    五厘米、三厘米、一厘米、五毫米……

    就在我以为这次必死无疑的时候,一阵清脆的电子音突然从我胸前的衣兜里响了起来!是闹钟响了,凌晨一点到了!

    在这一瞬间,老校长的身子颤了一下,铁钩的尖端在距离我眼珠只有一两毫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险之又险。我的双手却不敢因此而松懈,用力向上举着他的胳膊,谁知道子时过完老校长是不是真的会离开,即便真的会,他不小心抖下手,我就得变成独眼龙。

    “哼,你们这些畜生!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老校长的形象迅速的变化着,狰狞的模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我最开始遇到他时那副慈祥老校工的模样。在恶狠狠的杀戮宣言之后,他站起身,面容也变得慈祥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我,语气和刚才判若两人,“你真的不是土匪,也不是这学校的学生?”

    “真不是,老人家,我只是个山里来的穷孩子,现在在纸扎店给人家做小二的。”老校长恢复理智是好事,我赶忙澄清自己的身份。

    “嗯,很好。”老校长点了点头,就不再理我,转头看向了旁边的许诺。“你是这学校的学生吧。”

    “我,我我,我以前是,可是我早就毕业了啊。”许诺听到老校长问她,急忙回答了老校长。

    “哼,很好,你也很好,见死不救,就像当初在这里念书的那些学生一样。很好,很好……”老校长缓缓的缓过身子走出了杂物间,嘴里还不停念叨着那句“很好”,那模样极其的苍凉。

    那一刻,我竟然对他生不起什么恨意。对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校长来说,还有什么能比被自己资助的学生亲手杀死更加残忍的事情呢?

    等我有足够本事的那天,定然来送您老人家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