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周老爷子的古怪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8本章字数:3024字

    “相逢就是缘分,你们三个小朋友既然是吕小姐的朋友,那也算是我老头子的朋友,不如就这样吧,我老头子很多年没有回东江了,你们就一起陪我在东江转转,人多点也热闹。你们不会不给我这老头子面子吧。”周老爷子之前是干什么的,小米也不知道,只是老人家说话的时候自有一股威严,让人难以拒绝。

    “我无所谓啊,反正白事店也不赚钱,陪老爷子转转也挺好的。”看到李长天投来的厌恶目光,我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顺势揽住了小米的腰。你个小兔崽子,一见面就跟老子呛火,无非就是看上了小米,见人家姑娘挽着我你羡慕嫉妒恨,老子就非要恶心死你。

    小米用手在我背后狠掐了一下,却并未挣脱,显然,她也想气气那孙子。

    王东和许诺则是对望了一眼,这种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事情他们可不想搀和,一番眼神交流后,还是许诺出来向老爷子表示了歉意,说自己和王东在看守所里被关了两天,衣服没换澡也没洗,身上都臭了,不合适陪老爷子逛东江。

    谁知道周老爷子听到这话以后大气的一摆手,让李长天立刻去最近的酒店开两间房子,再买几套应季的衣服回来给他们更换。

    王东和许诺都傻了,这怎么看都不像是邀请陪同,而是要把他们强行留下了。

    小米示意他们稍安勿躁,先按周老爷子说的去办,这位老爷子能量不小,而且年纪大了有些小孩子一样的任性,得罪他绝对没什么好处。

    就这样,我和小米以及周老爷子三个人坐在一家酒店下面的咖啡馆里喝着咖啡等着,李长天带许诺和王东去洗澡换衣服。

    期间周老爷子没有半点急躁的意思,甚至没有跟我们谈论东江哪里有好吃的好玩的,反而是把聊天的重点放在了王东和许诺身上。

    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周老爷子和那两人之前显然是互相都不认识的,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关心两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俩被误抓进局子,想给他们点心理安慰?别搞笑了行么!

    看李长天的表现就能大概猜到这周老爷子是什么样的人了,这其中必然还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王东和许诺总算跟着李长天出现在了咖啡馆里。王东那死胖子没什么好说的了,许诺却是让人眼前一瞎。

    咳咳,这不是一个贬义词,只是因为太亮了,几乎把我们的眼睛都给闪瞎了。李长天这货也真是够给力啊,人家要什么衣服他就给买?许诺身上穿的赫然竟是一套真三国无双6中貂蝉的衣服。

    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紫色的短小上衣仅仅遮住胸部,两只露指的紫色长手套把她的胳膊勾勒的更加撩人。

    腿上穿着一条过膝的黑色丝袜,下半身则只是有一条轻薄的紫色纱裙随意包裹了一下,透过那薄纱,甚至能看到里面的黑色丁字裤。

    在场所有的男人,包括我和周老爷子都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这身撩人的打扮让许诺的魅力直接爆表,连原本比她漂亮不少的吕小米都给比下去了。

    咖啡馆里更是有按耐不住的客人们上来求合影求联系方式什么的。

    “这妮子,不得了啊,连我这老头子都出丑了。哈哈哈……”周老爷子自嘲的笑了笑,我却分明在他眼中看到了贪婪的光芒。难道说这老头还想尝尝嫩草?呵呵,要不哥找廖洁来把你吸干算了,老不修。

    “老爷子,您说笑了。”许诺玩COS不是一天两天了,什么样没出息的男人没见过啊,以汉式古礼对周老爷子行了一个礼,然后保持着端庄的微笑坐在了老爷子对面,还真有几分闭月貂蝉的风范。

    王东坐在许诺身边眼睛一直都是直勾勾的,估计这货现在正后悔之前为什么只让她COS女鬼女丧尸之类角色。

    “我说丫头,你家里的长辈有没有姓江的?”周老爷子突然转了个话题,问起了许诺的长辈。

    “姓江的?没有啊。老爷子您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许诺疑惑的反问道。

    “真的没有?也许不是直系长辈,而是你姑奶奶或者姨姥姥之类的,你再好好想想。”周老爷子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这个真没有啊。”许诺再次摇头。

    “哦,那没什么了。”老爷子讪笑着摇了摇头,又把目光落到了王东的身上。在我们都等着他的下文时,老头却是不说了,只是招呼我们一起上车,去找地方吃饭。

    这顿午饭吃的还算开心,周老爷子没什么架子,让我们想吃什么随便点,王东和许诺也逐渐放开了,不再像一开始时候那么拘谨。

    饭后,李长天开着载着众人在东江的各个景点以及一些老建筑附近转了转,顺路买了一些香烛贡品之类的东西。周老爷子玩的很是开心。吃过了晚饭,让李长天把许诺和王东送回了许诺的住处。

    也许是共同经历过这些诡异事情让她们的“革命友谊”更加坚定了吧,两个人现在你侬我侬的黏的不行,估计过不了多久,许诺就会退租住到王东那边去了。

    三中那边,早有人打过招呼,我们的车到了门口,看门的大爷就出来把校门给开开了。这有权有势的待遇就是不一样,之前我和王东来这里都是翻墙进来的。

    进了学校,周老爷子并没有太多的感慨,只是用眼睛大概扫了一下,就率先向老校舍的方向走去。看门大爷想要阻止,看到李长天身上的军装,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毕竟咱天朝是唯物主义,穿军装的就更不信邪了,他也不想去自讨没趣。

    站在老校舍门口,周老爷子原本很挺拔的身板突然显得有些佝偻。他的拳头紧紧握着,显然心里很是激动。“快,香炉,我要上香。”

    听到老爷子声音颤抖的吩咐,李长天立刻从身后背的大包里掏出一个香炉恭恭敬敬的摆在老校舍前的阶梯上,然后又从背包里掏出一整把贡香点着了其中三支递给老爷子。

    小米拉着我后退了两步,一双美目警惕的在四周扫着,现在虽然只是十点半,可是这地方在百十年间死了不少人,谁知道会不会有游魂野鬼出来作祟呢?

    “老校长!这么多年了,周子安回来看你了!”周老爷子双手把三支贡香举在胸前朝着老校舍拜了三拜,然后俯身把贡香插在了香炉里,接着亲手把带来的供品供果摆放在香炉后面。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我总觉得这位周老爷子的语气中缺乏几分恭敬,反而是有一些挑衅的味道。这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摆完供品之后,周老爷子又从李长天手中拿过三支点燃的贡香双手举在胸前朝楼内走去。

    在踏入楼门的一瞬间,我的身子猛然颤了一下,一股前所未有的惊惧感袭向我的心头。

    “秦冲,你怎么了?”小米恰巧抬头看了我一眼,神色立刻就紧张了起来。从她的眸子中,我分明看到自己的脸白的好像死人一样。

    “没,没什么,就是突然感觉很不好,好像被很多人在暗处窥视一样。”我低声应答着,眼睛同时在附近寻找着异常的所在。“你刚刚什么都没感觉到吗?”

    刚刚袭击我的不仅仅是惊惧感。在那一瞬间,我的耳朵也接收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那似乎是亡灵的哀嚎,又像是人类的惨叫。那些凄惨的声音浓缩在了一起,在那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保持警惕,你现在可是比探阴玉还好用。”小米凑到我耳边低声吩咐了一句,继续跟着周老爷子朝前走去。

    周老爷子走的很慢,几乎每一间屋子他都会在门边摸摸看看,似乎每一间屋子里都有着他的回忆一般。就连那些还被警察用封条封着,地上用石灰画着人形圈圈的房间也没有放过。

    时间就在这一间间屋子的回味中流淌了过去,当我们站在四楼那扇早已被水泥和砖头封闭的大教室门口时,时钟的指针也终于指向了午夜十一点。

    “这门是被谁封起来的?”周老爷子用手在水泥上轻轻抚摸着,语气中带了点失望。

    “老爷子,要不,我现在就叫人来把这扇门给拆了?”李长天在一边巴结着周老爷子。

    “不必了。”周老爷子摆了摆手,“如果这里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那么到了时候,这扇门自然会打开的。”

    话音刚落,走廊的地面突然发生了一阵轻微的震动。紧接着,那封着门口的水泥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揉搓着一般出现了一条条骇人的裂缝,紧接着,那些水泥“轰隆”一声倒了下来,走廊里顿时尘土飞扬,呛得我们一个劲儿的咳嗽,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而当那些尘土终于散去的时候,我彻底惊呆了。这里,还是我之间所在的那栋老校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