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传说的另一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8本章字数:3043字

    午后的和煦阳光穿过北方杨那高大茂盛的树干,在校舍的走廊上留下一片片斑驳的光影,一个个穿着老式学生服的少年男女在走廊中或靠在窗边捧着书阅读,或三三两两凑在一起嬉笑打闹。还真是一副安闲的校园光景。

    我独自一人站在走廊之中,望着来来往往的娇嫩少女,若在平时,我定然渴望逢着一个撑着油纸伞仿若丁香一般的姑娘。然而此时此刻,我脸上唯一的表情却只是懵逼。

    明明一分钟之前,我还是在那栋黑暗破旧的老校舍里,怎么现在却变成了在这样一个地方?明媚阳光的午后,穿着民国服饰的学生,这一切根本就不符合逻辑啊。

    小米呢?周老爷子和李长天呢?他们都到了哪里?为什么不在我的身边?

    我就那么傻愣愣的站着,完全的不知所措。

    一阵哨声响起,学生们一个个停下来向教室的方向走去。我傻傻的看着他们,突然很惊恐的发现有好几个学生都在路过我身边时朝我看了一眼。

    这,这不是单纯的影像?他们能看到我?

    “王威,你这小子,干什么呢,吹哨上课了还在走廊里站着,还不赶紧回去上课!”“啪”的一声,一个片状物砸在了我的脑袋上,吓了我一跳。下意识的向前窜出去一步回头观望,却发现站在我身后的竟然是一手夹着讲义一手拎着戒尺的老校长!

    这什么情况!我惊愕的看着他,摆出了防御姿势,舌尖也送到了两排牙齿之间,可是老校长却好像没有变身的意思,看到我的样子,他伸手在我脑袋上摸了一下,“臭小子,我又没用多大力气,还能把你打傻了不成?赶紧回去教室。”

    “哦,哦。”我立刻点头应承着,朝距离我最近的那间教室跑了过去。在搞不清状况的时候,最好不要跟老校长对着干,那对我没有半点好处。而且,听他说的话,他似乎是把我当成了他的一名学生。

    进了教室,我再次傻眼了。里面已经整整齐齐的坐了二十多个男女学生,正襟危坐的等着开课。我哪知道老校长口中的王威应该坐哪里啊,看到教室里有两个空座位,干脆一咬牙,朝着离我近的那个走了过去。

    “喂,王威,你去周子安那里干嘛?赶紧回来!”还没等我走到座位上,另一个空座边上的女孩儿就朝我小声喊了起来。显然,那边才是我的座位。

    我傻乎乎的跑到座位上对同桌笑了一下,同桌那女生回以腼腆的一笑,一张俏脸整个红了起来。

    那一瞬间,我的心神一震,这同桌女孩好眼熟啊。那脸型,那眉眼……如果再大上三四岁,把那标准的学生头打理的时髦一点,这不就是许诺吗!

    等等,她刚才喊我过来的时候好像是说那个空座位的主人名叫周子安。

    周老爷子在老校舍门口不正是喊了一声“周子安回来看你了”么?联系上之前看到的老校长,莫非我这是回到了几十年前,看到了当初这栋老校舍里的场景?

    我从来没经历过如此诡异的事情。难道说穿越者是真的存在的?

    “周子安呐?怎么今天又没来?”还没等我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老校长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教室里依旧有一个空桌,老校长有点不满。

    “校长,周子安说他姐姐病了,从前天开始就一直在家里照顾姐姐,让我替他向老师请假,别的老师都已经知道了。”一个圆脸的女学生站起来回了一句。

    我发现老校长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似乎是很关心周子安姐弟的事情。

    “我跟你说,周子安的姐姐根本就不是病了,听人说,周子萍是被人欺负了,这几天都躲在家里哭呢。”同桌那个酷似许诺的女孩儿有些八卦,凑在我耳边低声说着。

    “江乱影!上课的时候不要说小话!”

    老校长的训斥让女孩儿不好意思的吐了下舌头,缩着脖子坐正了身子,我也因此知道了她的名字——江乱影。

    周老爷子之前拽着许诺不停的问她家里有没有姓江的,如果这就是当年的真实情景,那么周老爷子其实是想打听下自己老同学的下落吧。

    接下来是无聊的上课时间,老校长打开讲义一丝不苟的在台上讲着课,台下的学生们听的倒也认真,只是有那么几个坐在后面的学生在老校长转过头去写板书的时候指指点点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外面的校园里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我的座位刚好离窗子不远,抬头向外面一望,就看到一群穿的五花八门满身匪气的男人手里舞着刀枪棍棒,大声吆喝着从外面闯了进来。

    当时的学校并不大,我探头看的时候,先头部队已经进入了校舍。

    几个靠着窗边看到这情景的学生立刻向老校长报告了下面的事情。

    老校长眉头紧皱,当即吩咐大家用桌椅把教室的前后门都堵起来。当时的东江并不是什么大地方,也没有像样的防御设施,土匪劫掠的事情时有发生,能够依仗的也仅仅是那些比土匪好些的保安团。

    东江的保安团团长还算尽责,平日里也不是闲着等饭吃,遇到不错的天气,也会带着自己的部下出城搞训练。今天早上,他们恰恰出城去了,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保安团能在这些土匪乱来之前赶回来。

    老校长原以为学校这种地方没有什么油水,土匪们顶多就是去帐房里转一圈搜刮些钱财就走了,毕竟类似的事情之前也发生过。

    下一刻,杂乱的脚步声在走廊中响起,那些土匪破天荒的跑到了四楼,其中一个用力踹着教室门让里边的人把门打开。

    现代的防盗门,也挡不住一个壮汉几脚,更何况只是一扇老式木门呢?没几下,教室门就被踹开了,一群手握凶器的土匪蜂拥而入,大声吵吵着让校长出来。

    “我是校长,你们到底要干嘛!有什么事儿冲我来,不要难为孩子们!”老校长挺身而出,走到领头的几个土匪面前,把心惊胆战的学生们护在了身后。

    “不干嘛,今天老子们能进城来还是多亏了一个小兄弟,作为报酬,小兄弟需要我们帮他办件事,小兄弟,进来吧。”为首的土匪头子倒是没动粗,回头冲外面喊了一嗓子。

    紧接着,一个穿着学生制服手里拎着一块板砖的男孩子从外面走了进来。那眉眼,细看起来还真是熟悉,这应该就是年轻时候的周老爷子。

    “周子安!怎么是你!是你给这些土匪通风报信把他们引进东江的吗?”老校长疾言厉色的斥责着周子安,可是在他的斥责声中我却听出了几分心虚的味道。

    为什么?传说中那个慈眉善目爱护学生的老校长为什么要在一个被他资助的学生面前表现出这种心虚呢?

    “校长,你问我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去问我姐姐啊!好好问问我姐姐,我什么带他们来这里!”周子安咆哮着把手里那快红砖狠狠的摔在老校长的脚边,砖头碎裂时迸溅出来的渣子飞溅到老校长脸上,划出了一条血痕。

    “周子安!你发什么疯!”原本在我身边的江乱影快步走了过去张开双臂拦在了老校长和周子安之间。周子安的脸上满是错愕。

    江乱影很漂亮,也很胆小,周子安怎么都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小妮子,长得挺水灵啊,老爷们儿说话,关你屁事。不如过来好好陪陪老子。”刚才说话的那个土匪头子脸上挂着狞笑,上来一把将女孩儿拽到了自己怀里,一双咸猪手在江乱影的身上胡乱的摸着。

    我心中一紧,下意识的就要冲上去,却发现此时此刻这具身体已经不再受我的控制,除了站在原地瑟瑟发抖外,竟然什么都做不到。

    “你要做什么!放开她!你放开!”老校长见状怒吼了一声就朝土匪头子扑了过去,却被土匪头子一脚就给踹了回来,捂着肚子半天喘不过气来。

    周子安的面部肌肉不停地抽搐着,他看向老校长的眼神中全都是恨意,可是在呲牙咧嘴之余,他又忍不住偷眼瞧着一边被土匪头子抱在怀里的江乱影,那种担心显而易见。

    “喂,你还等什么呢!不是说这老王八蛋糟蹋了你姐姐么?还不赶紧动手,等着上菜啊?没事干别拿你的小白眼乱瞟,等老大尝过了鲜,会给你一口汤喝的。”周子安身后一个形容猥琐的土匪在他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周子安向前踉跄了两步停在了老校长的面前。

    教室里一片哗然,土匪那句话让大家全都震惊了。周子安的姐姐周子萍真的是被人欺负了么?而且还是被这道貌岸然的老校长,这位东江出了名的老好人给糟蹋了?

    “老王八蛋!”周子安的牙齿咬的咯吱吱作响,愤怒让他再顾不得一边的江乱影,抬脚朝着老校长的脸上踹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