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无效的因果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8本章字数:3069字

    “轰”的一声,被周子安踹中头部的老校长整个身子化成了一团烟尘,紧接着周子安和附近的一切全都变成了烟尘。

    我被呛得不停地咳嗽,捂着口鼻不停的用手在面前扇着。

    片刻之后,烟尘缓缓落下我揉着眼睛向四周扫量了一下,然后就惊愕的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栋午夜的老校舍,身边的几个人正像我一样用手驱散着烟尘。

    “我,我怎么回来了?”场景的突然变化让我露出了第二脸懵逼。

    “咳咳,什么回来了?你不一直都在这里么?这时候别闹行不行!”在我身边的小米听到了我的念叨狠狠给了我一个白眼。

    “我……”我想说我没闹,可是现在的情景显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墙上的水泥封门自己崩塌了,那不就是说教室门打开了,老校长要出来了么?

    打眼朝教室里望去,穿着一身灰色中山装的老校长在破败的教室中的昂然而立。他的一只手拿着讲义,另一只手握着戒尺。上次见到他时那副慈祥的面目已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冷意。

    “咳咳咳,老校长,人家多年不见了,都是给接风洗尘,您老倒好,一上来,就弄我一身的灰。”周老爷子同样被烟尘呛得直咳嗽,一双眼睛,却满是狠厉的瞪着老校长。

    “周子安,你还敢回来!”老校长手中的戒尺朝旁边的墙壁狠狠一挥,“轰隆”一声,墙壁竟然被他的戒尺给敲的凹陷下去一大块。

    “有些地方,该回来,总得回来,因为那是一辈子都无法逃避的。自己造的孽,总要自己去把它了了,您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周老爷子说着,取了三支贡香插在门口,然后缓步走进教室,从地上拉起一张翻倒的椅子,很随意的坐了下去。

    面对满脸铁青的老校长,这位周老爷子竟然浑然不惧。这份胆色着实让人佩服。不过,在我看来教室里这两位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之前那穿越一般的遭遇绝对不是什么凭空而来的臆想。虽然不明白原理,但是我相信那就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这两个老家伙,一个师德败坏玩弄被自己资助的女学生,另一个为了一己之私引土匪进城大肆劫掠,而且照当时的情景来看,被土匪搂进怀里的江乱影恐怕遭遇了和周老爷子姐姐一样,甚至更残忍的事情。在这件事上,没有谁的屁股是干净的。

    “老爷子,危险,不要离他太近。”小米满脸紧张的拽着周老爷子的衣袖。本来她就不同意周老爷子这时候过来的,老校长的怨气实在是太恐怖了。然而周老爷子却对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多事,他自有分寸。

    “老校长,这几十年的时间里,咱们俩是谁都没有消停过。你看,你在这老校舍里害人,死了一个又一个,我呢,在外面扛枪杀人,也杀了一个又一个。咱们师生之间这笔烂账,也该画个句号了,别死了死了,最后却谁都不得安生。”

    周老爷子这话说的云淡风轻,浑然没有面对一个厉鬼的觉悟。

    “杀人?好!好!我教出来的好学生!”老校长听说周老爷子在外面杀人,竟然痛心疾首的跺起了脚,这还真是黑老鸹嫌猪黑。

    “没错,就是杀人!当初冲进学校,糟蹋过江乱影的那些土匪,全都被我杀了,有一个算一个,我周子安做错的事情,我自己会负责!可是你呢!做出了那种事,死了死了,还有脸留在这里害人,简直不知廉耻!”周老爷子一巴掌拍在面前的破烂课桌上,顿时尘土飞扬。

    老校长的身子在不停的哆嗦着,身边的黑气缭绕翻腾,简直都快要实质化了。小米一脚踏前似乎准备随时冲上去,这次却换成了我把她死死拽住。两个老祸害,他们乐意相爱相杀,就随他们去好了。

    小米的神色却是格外的紧张。按理说这种熟人见面的场面,即便对方是厉鬼,只要尚有神智就不会弄得太僵才对。谁想到这两位老头居然是一对冤家对头,这才刚见了面就剑拔弩张的,一会儿真的闹腾起来,她未必镇得住场子。

    “老校长,你别着急。我这些年,皈依了密宗,对这世上的因果轮回也有了一些感悟,有些因果,能了还是了了。走的一身清静。省的到了地下还要饱受因果纠缠。”周老爷子说着,手在腰间一摸,抽出了一把小藏刀。

    那藏刀刚一抽出来,就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金光,原本飘荡在周老爷子身边的丝丝黑气仿佛遇到了克星一般纷纷向远处飘散退避。

    “这是我向上师求来的一把因果刀,用它,就可以斩断尘缘,了却因果。老校长,当日你的死,全都是你自己种的恶因,你也尝到恶果了。而我身上还背着你们的债,不如,咱们师生俩,一起去黄泉做客吧!”

    周老爷子大喊一声,九十高龄的身子居然向利箭一般射向老校长,迎面把老校长抱住。双手在老校长身后握住因果刀,以将两人串成糖葫芦的势头狠命刺下。

    刀尖在碰到老校长鬼体的时候,放射出一道金光,然而刺入之后,却没有出现想象中的那种伤害。老校长的身子好像烟一样,露出了一个缺口,任由刀子在他的身体中穿过。然后,刀刃狠狠的刺进了周老爷子自己的胸膛之中。

    因果刀上血光一闪,一抹黑光从周老爷子的伤口处喷出,融入到了老校长的身体里。

    “为……为什么会这样……”周老爷子满脸都是诧异,他此来是打算了断这番因果,可是为什么,老校长竟然没受到这把刀的伤害,反而是自己被扎了个狠的,那些喷出去的黑光,就是他在因果中对老校长的亏欠。

    “畜生!你就是个畜生!”与此同时,老校长的双眼之中红光爆闪,手中的戒尺高高举起,狠狠敲在了周老爷子的脑袋上。周老爷子被敲的发晕,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

    老校长的面貌开始迅速改变,身上的中山装迅速被污血浸染,皮肉快速腐烂生蛆,一条条带着生锈铁链的钩子也开始在他身上出现。

    “老爷子!”李长天第一个按耐不住冲了上去,用肩膀狠狠撞向老校长。不得不说,这小子勇武有嘉脑子不足。还没等他近身,老校长手中的戒尺横挥,狠抽在李长天的肩膀上,炸出了一大团黑色的烟雾。

    李长天被这突如其来的阴气爆炸炸的斜飞了出去,一头扎进堆在旁边的破烂桌椅里,脸色发青连爬都爬不起来,只能躺在那里打哆嗦。

    “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吕小米职责所在,不能就这么干看着,素手捏出一张驱鬼符,嘴里开始念诵杀鬼咒。

    老校长连看都没往我们这方向看一眼,手一甩,那根黑气氤氲的戒尺就朝我们俩飞了过来。

    小米见状急忙将手里的驱鬼符丢了出去,符纸和戒尺在空中碰撞发出了一声爆响,金光和黑气同时向四周消散,戒尺被爆炸的力量弹飞出去,掉在地上。

    眼见着老校长从身上摘下一个铁钩一步步朝周老爷子逼了过去,小米心中大急,从衣兜里掏出一大把符纸来口中喝到:“游魂野鬼休要猖狂!看我五雷天心正法!”随后素手一扬,大把的符纸朝老校长丢了过去。

    我心中暗道了一声这丫头不错啊,竟然还会什么五雷天心正法,听起来就很高大上,可是放眼望去,那些符纸就只是飘飘悠悠的从半空落向老校长,有几张粘到老校长身上的只是眨眼间就被阴气侵蚀成了黑色,连半点雷花都没冒出来。

    “我说,你这是什么五雷天心正法啊?连个屁大的声儿都没有。”我调侃了小米一句,我现在的心态有点古怪,并不想插手两个老头间的恩怨。

    实际上,在小米扔出符纸的那一刻,老校长的注意力还是被分散了一下,如果我冲上去救人,十有八九能把周老爷子给抢回来,然而我就是打从心底里不想这么做。

    “废话!本小姐根本就不会五雷天心正法,你个臭傻蛋,脑袋是榆木做的吗?赶紧给我救人去!”小米扬手在我头上敲了一个暴栗,一边冲向老校长,一边从包里掏出一把五帝钱来,向老校长丢了过去。

    之前老校长破过我的五帝钱阵,不过那时候我用来布阵的也只有五枚而已。此时小米一丢就是一把,老校长再怎么凶厉,也被逼得后退了两步。紧接着,小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了一把桃木剑,迎向手舞铁钩的老校长。

    虽然心中不乐意,但是这关系到小米的任务,我还是昧着良心朝周老爷子跑了过去。谁知道刚跑了两步,就听到侧后方传来“啪唧”一声,紧接着就是小米的痛呼,扭头一看,这妮子的身子几乎呈大字型平拍在了地上,在她双脚之处,各有两只鬼手从地下伸出,死死抱着她的脚踝。菜鸟小米,还真是个菜鸟啊,这么简单就中招了,你让我说你啥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