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决死之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8本章字数:3030字

    除了抓着脚踝的四只之外,还有更多的鬼手正从小米身边的地上冒出来,看衣袖,这些鬼手的主人穿的多半都是校服,恐怕他们都是这些年来死在这里的好奇学生。

    两个人,我只能救一个,以小米的本事,如果我去救周老爷子,那么下一刻,她就很可能被地下爬出的恶鬼给淹没、撕碎。

    “别管我!去救那丫头!”

    从周老爷子口中吼出的那声“别管我”让我精神略有些恍惚。这种为了一己之私就带土匪进城祸害百姓的家伙不应该是自私的喊我去救他么?

    这当口我也没时间考虑别的了,一口咬破舌尖冲到小米身边对着她周围那些鬼手就是一口血雾喷出。

    那些鬼手被血雾喷中后就好像积雪遇到了烈阳,迅速的消融了下去,我拽住小米背后的衣服,一把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声铁钩入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是周老爷子的惨叫声,抬头看去,老校长手上的一只铁钩已经钩穿了周老爷子的左肩膀。

    “不要啊!你们赶紧去救人啊!”李长天勉强从杂物堆中站起了身子,却是哆嗦的什么都做不了。

    老校长对他的叫喊根本就不闻不问,身上的铁链在地上肆意的挥舞着,每一次砸到地面上,都会把地面砸出一个裂缝来,一个个浑身血污的鬼魂就那么从裂缝里奋力的往外爬,颇有点百鬼夜行的味道。

    小米不甘心任务失败,再次冲上前去,却迎面撞上了老校长身上的一条铁链。

    桃木剑在和铁链碰撞的瞬间爆出了一团金光,紧接着咔嚓一声当场折断,铁链的势头却只是被稍稍阻了一下,在空中划出一道黑芒狠狠地撞在了小米的胸口上,小米被撞的倒飞出去,一口鲜血顿时从她嫩红的小嘴里喷了出来。

    “小米!”我一把揽住小米的身子,回头看去,老校长已经把铁钩插进了周老爷子另外一边肩膀。

    小米此时面色苍白,嘴角不停地溢血,胸口处的衣服都被那铁链打的爆裂了开来露出一片让人无比心疼的乌青颜色。

    “不行,不能就这么失败……”小米咬着牙还想冲上去,我只能死死的揽着她。这老校长是近百年的老怨鬼,比当初我遇到的水鬼不知道厉害多少倍,小米自己说过,如果那水鬼在水里,她都不一定是对手,在狂怒的老校长面前,她又能有什么作为?

    “你们别管我!走!”周老爷子的嘴里也在冒着血,他伸出手去死死抓住了老校长的一条胳膊,似是在给我们争取时间,然而老校长却根本没有搭理我们的意思,只想着用铁钩在周老爷子身上戳出更多的窟窿来。

    反倒是那些不断从地下爬出来的鬼魂们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几个,绿光闪烁的鬼眼中全都是对活人血肉的渴望。

    小米的拳头紧紧捏着,她怎们也没想到局势居然一发不可收拾周老爷子年纪虽然大了,可也是一条性命啊。

    “快走!帮我查出当年事情的真相!为什么我的因果刀对他不起作用!”周老爷子用尽最后的力气从胸前拔下那把藏刀丢在我的脚边。

    我咬了咬牙,拾起刀子插进腰带里,弯下腰不由分说的把吕小米扛在肩膀上,然后回身拽住站在那里哆嗦的李长天扭头就往外面跑去。

    一声声凄厉的咆哮声从身后传来,老校长那“畜生”的咒骂震得校舍的玻璃一个劲儿的发颤。一声声惨叫夹杂在咆哮声中,显得那么刺耳。

    被我扛在肩膀上的小米不停的挣扎着想要从我肩上下去,李长天更是一边臭骂,一边死狗一样倒在地上任我拖行,直到我拖着他从四楼到了三楼,他才在楼梯的开导下想通了,自己从地上爬起来跟着我跑。

    在我们身后,十几二十个鬼魂不停嚎叫着追来。万幸这些都只是一些没多大本事的鬼,被我回头喷了两口舌尖血以后,一个个就只敢远远的缀着,再没有哪个作死的往上冲了。

    可能是老校长的怒气全都集中在了周老爷子身上,之前曾经遇到过的轮回阶梯这一次并没有出现,我们很顺利的逃出了老校舍,那些学生鬼魂一个个就站在老校舍的大门里面对我们大声嘶吼咆哮着,却不能踏出门口一步。那里应该就是他们活动范围的极限,当初王东在外面看不到我和许诺从里面出来,应该也是因为这个。

    “你这混蛋!瞧瞧你都做了什么好事!”我并不是什么体力达人,扛着一个,拽着一个,从老校舍出来的时候我也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李长天则是咆哮了一声,扑到我身上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抬起拳头就朝我的脸上打了过来。

    “做你吗的好事!”我才不会平白无故的让他打,脑袋一扬,狠狠的撞在了李长天的鼻梁上。

    李长天惨叫一声,脑袋立刻朝后一扬,鼻孔中鲜血横流。我顺势双手在他胸口一推,抬脚一脚踢在了他的胸口上,李长天被我踹得“蹬蹬蹬”倒退几步,被老校舍的阶梯给绊倒在地上,上半个身子硬是摔进了大门里。

    那些在门口叫嚣的鬼魂看到这情景怎么会放过他,立刻争先恐后的扑了过来,好在我伸手够快,拽住他的脚丫子又把这丫挺的给拽了出来,不过他的头顶终究是被一个鬼魂摸了一把。被摸到的地方头发瞬间就掉了下来,让这小子的头顶多出来一片荒地。

    “见死不救的混蛋!”李长天爬起来还想跟我打,被我一耳刮子扇在了脸上,顿时满眼金星乱冒找不到北了。

    “你们两个够了,别闹了,都什么时候了自己人还内讧。”小米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到我们两个打架,急的她又咳出几口血来。

    “谁想跟他闹!这混蛋,他竟然把周老爷子给丢下了!这让我回去怎么交代!”李长天摇晃着脑袋清醒了一下,终于放弃了继续跟我放对的打算。当然,继续放对,也是他单方面的挨揍,这货被阴气侵袭,身体处在僵直状态,打架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没法交代总比没命交代要好,刚刚那种情况,老校长已经发疯了,硬要上去救周老爷子的话,最终结果就是我们全部死在那里!周老爷子这次过来本来就是报了必死的打算了,难道你不清楚这点么!而且,你有本事的话,完全可以自己上,干嘛在这里对别人大呼小叫的。”小米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这才从地上爬起来,我看到她的脚步踉跄,连忙过去把她搀住。

    李长天被小米说的没词了。没错,在这场战斗中,他这穿着军装的家伙是第一个扑街的,不光没派上用场,还让我分出了精力来救他。

    吵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冷静下来之后,我们三个人回到了军用吉普上。李长天坐在驾驶位,我和小米则坐在后排。刚一坐下,我就觉得屁股下面有什么东西咯得慌,掀开车座上的垫子摸了一下,居然从里面摸出来一个没有封口的信封。

    我好奇的拆开一看,却发现这竟然是周老爷子的遗书。

    在遗书里,周老爷子很明确的写下了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在有生之年和老校舍里老校长的厉鬼做个了断,此行生死各安天命,与人无尤。

    吕小米看过之后把遗书直接拍到了李长天的脑门上,“有了这东西,你回去能跟人家交代了。就是不知道周老爷子和老校长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竟然要闹到这种地步,根本就是对谁都没有好处嘛。”

    “这个,我也许知道。”

    苦笑了一声,我把之前听到的关于老校舍的传说以及在那不知道是时光逆流还是什么之中看到的场景给他们讲了一遍。

    小米听的眼睛发直。周老爷子就是之前带土匪进东江的坏学生这点固然让人惊讶,我能看到那一幕更是让人难以理解。

    小米说在他们异调局里有那么一位高人很受上面的器重,他不会什么降妖除魔的手段,唯一的本事就是看瞬间现场。

    瞬间现场的概念起源于岛国,是人在临死的时候,爆发出来的强烈的情感,影响了周围的事物,从而被周围事物记载下来的一段影像。可以直接通过灵识看到瞬间现场的人,叫做“后觉”,与先知相对。

    一个人如果能看到瞬间现场,那对死灵的来历,以及如何超度有着非常大的益处,因为有些强大的亡灵凭借人力根本不可能消灭,只能期望帮它们解开心结消弭怨气化解心结以求超度。

    可是让小米比较无语的是,我看到的这东西,似乎还不能归结为瞬间现场。因为我看到的并不是老校长死亡的场景,而是那之前。正经的死亡场景我没有看到。

    “从我再次遇到你那天开始,你这臭傻蛋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怪胎,我真是上辈子做了孽,不然怎么就认识你这麻烦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