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超脱与赎罪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8本章字数:3022字

    “不好意思,哥对凉的没兴趣!”我当即一拳打了过去,拳头直接打在那女生的脸上,“咔嚓”一声轻响,女生被我这一拳打的脑袋朝后仰了过去。诡异的是她只有脑袋朝后仰了,身子根本没动。

    仔细一看,这货颈椎居然被我一拳打断了,这也太不结实了吧。要是都像这样,就算有一个教室的鬼,也没什么可怕的啊。

    然而就在我暗喜的时候,那个女生的身影突然不见了,紧接着,一只素手从左面伸了过来摸在了我的脸上,寒意入骨,扭头一看,那女生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我的另一边,被打断的脖子则是在这转瞬间已经恢复了原状。

    “敢动本小姐,你们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小米那边也被附近几个男生纠缠上了,愤怒之下,她从袖管里甩出了一把金钱剑,然而在这种阴气过于浓重的环境中,金钱剑的光芒非常暗淡,对那些鬼物们起不到多少震慑效果。

    王东那边就更惨了,我们一开始都以为只要把日记和文书交给老校长,一天云彩就散了,所以王东身上就只装了几张以备不时之需的驱鬼符。

    现在江乱影已经去投胎了,除了那几张效果有限的驱鬼符,再没有什么可以保护他的了。

    “校,校长……下课了,就,就可以随便乱来了么?”就在这时候,坐在门口的周子安突然用很艰涩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下课是自由活动时间,只要不做太出格的事情,做什么都可以。”老校长的声音阴冷,我注意到他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眼神之中满是戏谑。这算是对我们几次三番侵犯他领地的嘲讽么?

    老校长的这句话就好像是下了冲锋的命令一样,除了周子安,所有的鬼学生都疯狂的朝我们三个扑了过来。

    这些学生生前怨气不重,都是因为好奇心太旺盛来这里探险而被老校长杀死的,平日里来一个两个我还真不怕。奈何这地方阴到不讲理,我把舌尖血喷到拳头上打出去,也就是像打中个普通人一样让他们吃痛后仰,完全没有当日打死水鬼时那种犀利感。

    “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小米怒吼一声,喊出了杀鬼咒的咒文,距离她最近的几个鬼学生脸上顿时现出了痛苦的神情,她一边念咒一边快速的把符纸贴在附近的几个鬼学生身上,鬼学生们立刻倒在地上翻滚了起来,身上还冒着丝丝缕缕的白烟。

    可是过了没多久,他们竟然一个个又站起来了,除了面色更加狰狞外竟没有多少变化。

    王东此时则已经被几个鬼学生给压在了地上,好在这家伙也算有脑子,没有用身上的几张驱鬼符去贴那些鬼,而是均匀的贴在了自己的身上,那些鬼虽然把他压着,却是老虎咬龟无从下口。

    不知道是不是这面拖得时间太久了。在又打飞一个鬼学生后,我看到站在教室门口的老校长身形起了变化,逐渐向他那恶心的死相转变。

    老校长维持人形的时候还可以谈谈,一旦露出了死相,那就成了一头毫不讲理的猛兽,到时候我们三个就全完了。

    “课间,课间如果有课业……方面的问题呐?”周子安继续用那难听的声音询问着。

    老校长机械性的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问。”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周子安是在给我们找出路!回头看想王东,只见他的一只手从鬼学生们之间伸了出来,手上死死抓着被贴了两张驱鬼符的日记本和文书,正冲我晃着。

    我含了一口舌尖血喷出去,把挡路的几个鬼学生击退,一把从王东手里抓过那两个本本对着老校长大喊了一声,“校长,我想请您批阅一下我的文章!”

    老校长在那一瞬间,脸色数变,本已经要彻底露出的死相,缓缓消失,衣服上的血渍逐渐减少。

    在我心中松懈的时候,最初缠上我那个女生扑了上来一口就咬在我的左胳膊上,她的牙齿好像用锉刀磨过一样,尖锐异常。我用力甩了几下胳膊,却怎么都甩不开,想要提起右拳去打,右胳膊却被另一个女生给抱住,缠的死死的。

    第三名女生更狠,带着尖锐指甲的手爪,直直的朝我的眼睛插了过来。我拼命的晃动着脑袋,女生的指甲虽然没插中我的眼睛,却在眉心的位置划开了一条血口,鲜血被我自己甩进了眼里,眼前顿时一片猩红。

    “咣咣!”就在女生的指甲打算再次朝我眼睛插下的时候,两声戒尺敲击讲桌的声音传来,所有的鬼学生都在那一刻停止了动作。回头看去,老校长已经变回了斯文长者的模样站在讲台上朝我伸出了一只手。

    那些鬼学生们一个个不甘的放开我们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小米和王东的样子那叫一个惨啊。小米满脸都是汗水,左手的情况仿佛比之前更严重了。身上的运动服被撕出了好些破口,其中几处甚至连里面的衬衣都给撕破了,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清冷月光,可以看到里面奶白色的肌肤。

    王东就比较逗了,胖胖的身子躺在地上,被那些鬼学生啃了半天,因为有驱鬼符的保护,那些啃咬动作虽然没有真正伤到他,却在他的手上和脸上咬出了一个个牙印,衣服上更是遍布恶心的口水。

    当然,我的情况也并不比他们少,三个人里只有我把自己弄得浑身上下都是血点子。

    撕下日记上的驱鬼符塞进兜里,我深吸了一口气,把那本日记和文书一起递到了老校长的手上。而且我故意把文书放在了上面。

    果然,当老校长看到王威为了给他和江乱影报仇,不惜牺牲自己炸毁了土匪窝的寨门,最后那帮土匪都被点了天灯时,面部肌肉开始抽搐。

    接下来,老校长翻看了王威的日记。

    看着看着,老校长就不自觉的念了出来,当念到王威终于知道了周子萍诬陷老校长的时候,老校长和周子安的面部表情都扭曲了起来。

    造成这一屋惨剧的,只是一个谎言,外加人性中的自私、贪欢与冲动。

    老校长把日记本甩给了周子安,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他。周子安把笔记本中的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老校长面前跪了下去,“咚咚咚”一连串的响头磕在地上,一声声带着呜咽的话语撕心裂肺,“对不起!老校长,我错了!我是畜生!我冤枉了您老人家!我是畜生!”

    老校长拿起那份部队下发的文书,重新翻看了几眼,脸上的怨恨与愤怒渐渐变成了一种以慈祥为主色调的复杂神情。他用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周子安的头,嘴里吐出了四个字:“善莫大焉。”

    随着话音落下,老校长的身上涌起了一团团散发着淡淡微光的颗粒状的东西,好像风中的蒲公英那样逐渐消散了开来。

    当年的冤屈,总算是洗清了,犯下罪孽的学生跪在他面前哭泣忏悔,老校长的心结也算是解开了,可以从此超脱再入轮回了吧。

    就在这时候,原本跪在地上的周子安猛然抬起头来,一双凌厉的眼镜看向我们这面。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什么,周子安已经从地上一跃而起朝我们三个扑了过来。

    小米动作稍快一点,反射性的刺出了金钱剑,周子安一把抓在她的金钱剑上,立刻传出了“滋滋”的皮肉烧焦声,然而周子安却没有停下,顺势拽住小米的胳膊把她朝门口的方向猛地一拖,身子一闪到了小米身后,一脚踹在屁股上,把小米踹得踉跄了几步出了教室。

    然后就是我和王东,在这过程中,周子安身上的阴气就仿佛在燃烧一样,两只眼睛里全是火一样的红芒。

    在撞在走廊墙壁上的时候,我真是从身懵到心,这怎么就突然一下发飙了呢?

    抬头朝里看去,之间双眼放光的周子安朝我们冲了过来。我正要下意识的咬舌尖,却见周子安双手大张,死死的抵住两边门框,用他那沙哑到极点的声音对我们喊了一声:“跑!”

    听到这声喊,我们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教室里那些鬼学生刚才不对我们动手,是因为有老校长在弹压着,然而现在老校长超脱而去了,再没有人能管制它们了。

    在我们抬脚的那一瞬间,教室里的鬼学生们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疯狂的扑了上来,却被燃烧着灵魂的周子安死死的挡在门里。

    在下楼的过程中兴奋的鬼嚎声和凄厉的惨叫声不停地钻进我们三个的耳朵。没有人回头去看,但是那声声惨叫却像铁锤一样砸在了我们的心里。

    周子安,也是个苦命的人。他用了半生的时间去为心爱的女人复仇。死了之后,又用自己的灵魂来帮我们逃走。也许,魂飞魄散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赎罪吧……

    老校长,周老爷子,你们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