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过阳气需谨慎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8本章字数:3058字

    一路夺命狂奔,我们甚至在楼梯上还遇到了许诺那几个死去的朋友,这下家伙虽然和我也算有一面之缘,可是在楼梯上遇到我的时候,却一点都没有客气,一个个抡着铁链就朝我砸了过来。

    对于这种货就不能惯着。楼梯上的阴气可没有老校长那间教室那么种,舌尖血喷在鞋底上,一脚一个全部踹飞。

    好不容易冲出了老校舍的大门,就听到身后“砰砰”几声响,回头看去,那一个个化装成老校长的COSPLAY之魂,好像撞在透明玻璃上一样的贴在门口。看来,即便老校长不在了,校舍对它们的束缚作用还是存在的,多一步都走不出来。

    “东哥,你怎么样啊?受伤没有?”许诺在这里已经等了很久了,看到王东狼狈的样子立刻就迎了上去,王东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摇着手示意他没事。许诺又眼泪汪汪的看向了那几个曾经的同伴。

    “小米,你还好吧。”我好不容易喘匀了那口气,走到旁边给不停咳嗽的小米拍着后背。小米一边咳嗽,一边摇着手,身子却是不停的打着颤。

    她现在的样子非常的狼狈,衣服破了不说,手上的金钱剑也蒙上了一层粘稠恶心的液体被她丢在了脚边。左臂依旧无力的垂在身边,手心上的乌青颜色淡了不少,然而她的左半边脸都开始发青了,这显然是阴气在向全身扩散。入骨的阴冷感让她的牙齿不停的打着架。

    “我没事……本小姐才不会被这点麻烦难住呢。”她嘴上这么说着右手却是不自觉的抱在胸前一副冻秧子的模样。

    “死鸭子嘴硬。”我很不客气的把她搂进了怀里,拉开上衣的拉链把她半个身子包裹了进来。这绝没有占便宜的意思。凡是经历过那种彻骨奇寒的人,都知道那种感觉是有多么令人难以忍受。

    几个COSPLAY之魂后面,鬼学生们也从楼梯上冲了下来,一个个撞在那面看不见的屏障上对我们张牙舞爪。

    其中冲在最前面的一个竟然是那个身上只剩骨架说要让我填满它的女鬼。她的一只手上捏着一块破碎的布片,很明显,是从周子安身上撕下来的。

    “秦老弟,那些鬼没有追下来吗?”王东走到我身边低声问着。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难道说他看不到老校舍门口的情景吗?

    回想当初,我和许诺从里面逃出来的时候,他好像也是看不到的。不光王东,就连小米的眼神也没有落在那些鬼物身上,她一边哆嗦,一边抬头看着四楼那间教室的窗子,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我却能看到那间教室的窗子里在不停的向外飘散着淡黑色的气体,相信用不了多久,阴气就会消散大半吧。

    是不是说,能看到这里面情景的人就只有我一个人?还有之前那个穿越,他们都没有,只有我有。可能这就是天阳命的不同之处吧。

    我招呼他们三个上了我的路虎。先把许诺和王东送回去,然后带着小米回了我的别墅。

    今天折腾的也够劲儿了。老校舍的恐怖就在于老校长和那教室里浓郁的阴气。没有了这些,只要等小米养好了身子,那些鬼学生们根本不足为惧。挨个清扫了就好了。

    “小米,我一会儿给你弄点热汤面吧,看你冻得那样子,以前没遭过这种罪吧。”一路上,小米都保持着沉默,到了别墅,我一边往车库里面倒车,一边和她搭话,然而小米这次依旧没有回我。

    我把车停好后连忙探过身子去看小米的情况,只见她的两只眼睛微闭着,身子不停哆嗦的同时眉毛上竟然结出了两条霜花。脸上的黑气不是那么浓郁了,可是额头开始发红。我用手摸了一下,她的脸蛋冰冷,额头却滚烫滚烫的。

    这是被阴寒之气给冻得发烧了啊。

    我连忙把她抱出来跑进了浴室。在抱着她跑的时候我才发现,她身上的运动服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挂满了霜花,一片湿漉阴寒的感觉。我一边往池里放着热水一边嘬着牙花子。

    这当然不是在心疼热水,而是我觉得吧,把她连带着这些破烂衣服一起泡进去,似乎不太好。可是……你说我要是就这么给她脱了,她醒了以后会不会宰了我?

    有多久没有主动脱女孩子的衣服了?好吧,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脱过。别拿口水喷我,真的,我那婆娘在床上的主动程度绝对超过你们所有人的想象,几乎每次都是她扑上来把我脱光的。

    当我把小米那件沾着鬼物腐液的运动服脱下来的时候,一股属于少女的淡淡体香顿时钻进了我的鼻孔。熏得人有些发醉。

    因为喝尸油的缘故,宋玉身上是没有体香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一个女孩儿身上的味道。带着淡淡的清甜味,弄得我的精神都出现了一刹那的恍惚。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小米那破了好几个口子的衬衫也被我解开了,露出了只穿着内衣的美好身体。

    去他娘的!一不做二不休!

    把仅穿着内衣的小米放进了浴池里。

    池水温热,氤氲的水汽弥漫在池面上,将小米那娇美的面颊衬托得彷如仙子一般。

    身子浸泡在热水里显然让小米的状况好了一些。牙齿打架的也不那么厉害了。我坐在池边不停的用手往她并未进入池中的肩头上撩着热水。

    这时候,我发现小米左边的锁骨窝里有一颗小小的红痣。我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它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那颗红痣是那么的熟悉。仿佛在我遥远的记忆之中,这小东西占据着一席之地。

    现在这个样子,热汤面什么的小米是肯定吃不了了,我去厨房煮了一碗姜糖水,给她灌了两颗感冒药下去,然后就在池边守着她。

    她身上的寒气消减了很多,阴气却一直盘踞不散,有什么办法能给她驱散一下阴气呢?要不,用我的阳气?不是说天阳命的阳气对阴气有着绝对的克制么?我的眼神在小米玲珑浮凸的身子上扫了一下,不由得又吞了口口水。臭丫头,哥哥这是为了救你,嘿嘿,得罪了……

    朦胧中,我的眼前被一片白色的雾气所笼罩了,眯起眼睛努力的向远处看去,只能隐约看到一座大山模糊的轮廓。

    这是到了什么地方?我是在做梦,还是穿越了?为什么什么都看不清楚?难道在梦里,我到了传说中的烟京不成?

    疑惑间,一股“哗啦啦”的水声突然从左边几十米外响起,与之一起传过来的,还有人嬉闹的声音。

    我转过身子,在迷雾中缓缓的前行着。直觉告诉我想弄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就得去把在水中嬉闹的人找出来。

    可是这一步步的踏出来,我却觉得脚下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熟悉,就好像我已经走了无数遍一般。

    这是我出生的那个小山村吗?在路过一棵北方杨的时候,我看到了上面刻着的一道横线,那是我小时候,为了和同伴比身高刻下去的。

    再往前十几步,应该就是村边的那条小河了。

    嬉笑声更加的清晰,站在河岸边上,我看到在水里面有两个小孩子正在嬉闹,雾气太过浓重,我看不清两个小孩儿的面孔,只是觉得其中一个的动作特别像我自己。而另外一个,却显得既熟悉又陌生。

    四周的雾气猛然变得更浓了,浓到我只能看到两个孩子的轮廓,以及第二个孩子肩膀附近一个彷如在不停燃烧的红色小点。当我正要走上前去看的更清楚点的时候,水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拽着我的头发把我狠狠的拉进了水中。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我脑子里第一个意识竟然是这河水温热到异乎寻常。紧接着,就是呛水的感觉。

    我的脑子在那一瞬间清醒了过来,这特么不是在做梦,这是被人把我拉进浴池里了!

    我赶忙扑腾着把头探出水面,然而抓着我头发的那只手竟然把我死死往下按去。

    我抬手用力拍开了那只手,同时向后退了两步,打眼一看,只见小米满脸愤怒的坐在浴池边上对我不停的咬牙切齿。在她身边的池水泛着一点微红。

    “小米,你干嘛!老子好心好意的给你暖身子,给你过阳气,你还想杀人是咋的!”

    “你个混蛋,竟然敢对本小姐做这种下流的事儿!我要宰了你!”小米说着站起身来就想向我扑过来,然而刚站起来,她就眉头一紧,用手捂住了小腹,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我对你做什么了?”我满头都是雾水。

    “你还有脸说!你刚说你给我过了阳气对不对!”小米抬手一指她腿间飘荡的血迹,“你个该死的混蛋,竟然趁人之危!”

    “打住!”我立马抬手制止了她追打,“我是给你过阳气了,不过只是把舌尖血喂到你嘴里了啊。”

    “放屁!那你怎么解释这个!”小米愤怒的用手指着泛红的池水。

    “这个……”我满脸无辜的挠了挠头,“据我估计吧,你大姨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