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又一张黑符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8本章字数:3005字

    “呃,天师,其实今天要看事儿的不是他,而是我这个朋友。”看到这位玄重天师一上来就玩江湖骗子那一套,小米也是玩心大起,一把抓住孟德的手拽到玄重天师面前。

    玄重天师有点尴尬。这小妮子不按套路出牌啊,难道不应该是被点出有黑气的人着急忙慌的上来询问吗?

    “我这位朋友的右手被脏东西个伤到了,现在不疼了,可是却不能像以前一样灵活了,医院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问题,请天师您帮帮忙,看看他的手还有没有的救。”小米说着,一脸急切的抓着孟德的右手,平举起来在玄重天师面前。

    “哦?被脏东西伤到了?”玄重天师缓步走到孟德的面前,捏住他的手,前后看着。孟德有些窘迫,不知道我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天师……您看,我的手还有救么?昨天晚上我就觉得手里面好像有火在烧一样,疼得我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后来总算不疼了,手就不听使唤了。”孟德也是个聪明的,将自己当晚的遭遇跟这位天师说了一下,却隐去了之后跟我们交流时知道的东西。

    “你的手啊……”玄重天师看了半晌,终于放开了孟德的手,“你手部的灵体可能受到了妖术的伤害,想回复损伤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会很消耗法力啊。”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要钱!

    “天师,求您帮帮忙,只要能治好他的手,多少钱我们都可以出。”

    “咳……施主,莫谈钱,缘法讲究心诚则灵,沾上铜臭就不好了。”玄重天师一本正经的说着,把一只枯瘦的老手聚在胸前,嘴里念念叨叨的念了一阵不知道什么东西,然后打开旁边的一个锦盒,从里面取出一张黄色的符纸贴到了孟德的手上。

    我在一边看的连吃了两惊。第一惊,是我隐约看到那张符纸贴在孟德手上的一瞬间竟然爆发出一团黑烟,那显然是阴气。第二惊,则是我瞄到这死牛鼻子的锦盒里贴边放着一张黑色的符纸,符纸上的绿色符文就和当初王玄给我那张一模一样。

    我不会忘记,王玄临死前曾经对我说过一句:“组织不会放过你的。”他口中的组织到底是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可是那张一模一样的黑符,让人想不联想都难啊。

    “年轻人,感觉怎么样啊?”干巴老头脸上挂着神秘莫测的笑容,静待孟德的回答。孟德则是难以置信的摇晃了一下自己的手,脸上那种喜色简直难以遮掩。

    现在是下午两点,一天中阳气最为旺盛的时段,之前小米就说过他的手在下午两点的时候还是会感到灼疼。为了在女孩儿面前保住面子,孟德一直都是忍着的,而在这位玄重天师给他贴了符之后,一股阴凉感立刻钻进了他的手里,把那股灼痛硬生生压了下去。

    “好了,不疼了。大师,您真灵啊。”孟德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的感谢了。

    “贫道在山中苦修,为的就是一朝出世济世救人。施主能在这里见到贫道也是一番缘法。”玄重天师说着,把目光重新落回了我身上。“这位施主,贫道看你的情况其实也不容乐观啊。”

    他没有说我身上有什么问题,而是从锦盒中抽出一张黄符,咬破手指,用指尖在符纸上点出一个血点,然后折成三角形状递到我的面前,“这张辟邪符贫道用自己的精血开了光,拥有百邪辟易的功效,你把它带在身上,千万不要离身,可保你平安。”

    我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一副很恭敬的模样接了下来,还对着玄重天师打了个稽首。

    干巴老头看我接的爽利,很是高兴,跟我们又攀谈了几句,就让那描眉画眼的女道士送客了。临出来前,我说要给老家伙钱,可是这个玄重天师却说和我们相逢是机缘,不以黄白之物论之,硬给拒了。

    离开天师府,我们并没有直接去找那个群主,而是寻了个幽静的咖啡馆坐了下来。在路上,孟德不住嘴的夸着玄重天师有本事,一张符就把他的手给治好了,对此,我和小米都只是冷笑。

    “拆开看看吧。”我把那张叠成三角的符纸丢到了小米的面前。

    “觅踪符,追踪人用的。他折之前我就看出来了。”小米把那张符丢了回来。“我说,那位干巴老骗子不会是看上你了吧,不然干嘛给这玩意儿给你。”

    “看上我了?没准还真是这么回事。”我把看到黑符的事情给小米说了一下,小米的眉头立刻就皱起来了。原本她只以为这是个挂着陈老抠儿名号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却没想到是个邪教妖人。

    至于为什么给我觅踪符,多半也是看上了我的天阳命,打算暗地里搞些什么龌龊勾当,小米摸出一小块磁铁,用觅踪符重新包好让我继续拿着。磁铁的磁场可以扰乱符纸的法术场,包在觅踪符里面,就让老王八蛋满世界找我去好了。

    “你们说啥呢?那个天师是骗子?不会吧,他要是骗子的话,为什么我的手没事了?”孟德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们俩,很是惊讶。

    “骗子也不一定全都没本事,忽悠人的障眼法还是会一些的。”我盯着孟德的手看了一会儿,他手上的阴气现在已经开始消散了。“我说哥们儿,你还是童男子不?”

    “冲哥,你问这个干嘛啊。”孟德被我问了个大红脸。

    “你现在去厕所,往自己手上尿点尿,就知道为什么我说那老东西是骗子了。”

    孟德又是一脸蒙逼,可是当小米也说让他去试试的时候,这实诚小子还真的去了。过了三分钟,孟德呲牙咧嘴的就回来了。符纸上那点阴气在童子尿的冲刷下瞬间就消散了,他的手不疼才怪。好在小米的水灵辟邪符还是有效的,给他贴了一张。

    我问小米现在应该怎么办,是不是先把这老家伙给收拾了。小米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老家伙的事情不着急。反正露出狐狸尾巴了,她让异调局的同僚去跟进一下,我们还是先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了才是正经。

    很快,孟德就在网上找到了那个群的群主。拥有皇帝的身份,孟德在群里的地位还是很高的,跟群主陆孝辰也是非常的熟络。

    陆孝辰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在线的,所以找她并不是件难事。按照小米的嘱咐,孟德并没有跟陆孝辰说太多,只是告诉她自己来了北京,希望有时间的话可以聚一下。

    陆孝辰自然是非常的高兴,很爽快的就把自己家的地址告诉了孟德。至于为什么不把事情的重要性告诉陆孝辰,原因还是在于现在并不能确定这个陆孝辰跟传说之间有没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如果她跟这传说鬼怪有关系的话,那么告诉她这件事无疑就是打草惊蛇。

    联系完了已经很晚了,我们找宾馆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叫了辆出租直奔陆孝辰家而去。

    车子缓缓开进小区,却看到前面好像有什么事发生。

    110、120的车子都在8号楼3单元的门口停着。在地上摆着一副担架,上面明显躺了一个人,一块白布,从头盖到了脚,看不清面目。担架旁,一个年轻女人正在那里不停的哭泣着。看上去相当的可怜。

    担架旁边的地上,有水不断的渗着,这个死者一定是浑身是水,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小米示意我们不要再看了,赶紧上去找陆孝辰才是正经事,晚了的话,可能死的人更多。然而在路过那个哭泣女子身边时,孟德不经意间瞄了一眼,紧接着就愣住了。

    他走到那女人身前,缓缓蹲下,嘴里难以置信的念叨了一句:“陆孝辰!”

    哭泣的女子听到身边有人跟她说话,一边哭,一边缓缓的抬起了头,目光,落到了孟德的脸上。“你,你是……孟德?”女子泣不成声,一句话,断断续续说了半天,才算说完。

    “是,是我啊,我是孟德,陆孝辰,这是怎么了?这……这位是……”孟德看到陆孝辰这个样子,不觉也乱了方寸,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他似是想问地上躺着的这个死人是谁,可是却问不出口,也是啊,这种情况,换了谁,谁问的出口呢?

    “孟德!”刚刚就呜咽不止的陆孝辰看到自己的朋友,“哇”的一声痛哭出声,猛的扑进孟德的怀里嚎哭了起来。孟德被这一变故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小米给了他一个眼色,他才非常尴尬的抱住陆孝辰,用手拍着她的后背不住的安慰着。

    我没有打扰他们走到旁边一个高个警察身边掏出支烟递了过去,“同志,这是咋了?那人怎么没的?”

    高个警察接过烟,朝着担架上的尸体,看了一眼,“哥们儿,我要跟你说他是淹死的,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