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笑面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8本章字数:3052字

    “淹死的?怎么个意思?”我顿时有点懵了。虽然那人身上有水,但是也不会是淹死的吧,你在湖边海边跟我说人是淹死的我可以理解,可是这居民小区里别说游泳池了,连个臭水坑都没有,人怎么会淹死?

    高个警察看我满脸不信,索性打住不说了,我连忙从兜里掏出一整盒软中华塞进他兜里,“哥们儿,你就给说说呗,我挺好奇的。”

    高个警察摸了摸兜里的眼,又上下瞄了我几眼,“你是干啥的?记者?”

    “不是不是,我这不是过来找朋友么,您也看见了,事主家的就是我们朋友。这赶上了,不得关心下么。”我连忙陪着笑脸。这烟京不同于东江,谁知道人家大烟京的警察买不买小米这菜鸟探员的帐,该装孙子还是装装吧。

    高个警察有些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这才压低声音对我说:“我说哥们儿,你这人上道,我也就不瞒你了。这个死者的情况非常的奇怪,刚刚法医已经上去鉴定过了,这个男人是淹死在自家的浴缸里面的。”

    淹死在自家浴缸里?这太扯了吧。

    看到我不相信的表情,高个警察继续说道:“这个男人就是单纯的溺水,没有任何外力胁迫的痕迹,也没有心脏病发作之类的突发疾病。根据尸体的僵硬程度来判断,这个死者大约死在六个小时以前,也就是半夜三点左右。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浴缸里全是水,他就那么面朝上的泡在水里,而且那神态……”

    高个警察刚说到这里,那边突然传来了另一个警察的喊声,他当即抛下我跑了过去,只给我留下满脑子的问号。

    我把探听到的事情跟小米说了一下,小米示意我跟她一起上去先看看现场,反正尸体一时半会儿运不走。

    陆孝辰家在三单元的301室,我们上去的时候,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了,并且告诉我们就算是死者家属现在也不能出入现场。好在小米是异调局的正是探员,在出示了证件之后终于成功进入了301.

    301室的地上,满是水迹,这应该是死者被从浴缸里抬出来的时候弄的。循着水迹,走进卫生间,浴缸里还有多半浴缸的水没有放掉,

    小米从包包里取出一个罗盘测算了一下,又让我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一圈,然后我们两个都很诧异的发现这间卫生间实在是很“干净”,没有任何非人气息的存在。

    我走进卧室看了,卧室布置的很温馨,床头上还挂着一副大大的婚纱照,应该是陆孝辰和她老公的合影,两个人笑得是如此的甜蜜。床上,被子凌乱的堆在那里,显然,因为事出突然,陆孝辰根本没有来得及收拾房间内的一切。

    死亡地点没有发现,就只能去看尸体了。

    我俩下了楼,已经有警官把地上的尸体抬上了车,陆孝辰依旧在孟德的怀里哭泣,不过声音已经逐渐低了下来。在一位警察的带领下,我和小米上了120的车子。关上后门,警察伸手就要去掀那盖着尸体的白布。

    “等等。”小米制止了他的举动,“还是让我来吧。”有古怪的尸体都必须谨慎处理,否则随时都可能出现起尸之类的意外,让外行人碰触,实在是太过危险了。小米伸出手去,并没有直接去掀那白布,而是将手悬在尸体上方,仿佛在感知什么一样,半晌,她终于抓住了那块白布。

    “臭傻蛋,这下面的东西恐怕有点麻烦啊。”说完,她终于把白布掀了起来。

    白布单下盖着的,正是那个婚纱照中的男人,皮肤有些发胀,明显是在水里泡了一段时间了,可是他的面部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被淹死的人!被淹死的人通常都是面部痛苦、扭曲、七孔流血。这个男人不但没有那些表象,相反的,还显得很安详。对,就是很安详他的嘴角甚至还挂着一丝微笑!

    “红衣鬼、笑面尸,此物一出必不祥!”小米的脸色有些白了。

    异调局的探员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尸体有两种,一是身穿红衣的尸体、二是脸上带笑的尸体。红衣鬼就不解释了,有点常识的人就知道红衣之人死后会变厉鬼。而笑面尸本身并不可怕,尸体主人的灵魂要么已经往生了,要么就是魂飞魄散了,可是让这尸体的主人变成笑面尸的东西才是真正可怕的。

    动物的本能是非常强大的,一个人在临死之际所表现出来的本能状况是很难抑制的。就好像一个被吊死鬼媚惑上吊而死的人,也许他的脸上会有一些古怪的表情,但是最基本的那些吊死的特征还是无法免除的。而这笑面尸,则是被非常强大的力量控制着,连死亡前的本能反应都被抑制了。

    “看样子,真的有点麻烦了。”小米微微叹了口气,将那白布单再次盖到了尸体的脸上,“去问问那个女人吧,也许,她知道一些什么。”

    “恩。”

    下了车,看到陆孝辰依旧扑在孟德的怀中哭泣,孟德不住的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看样子,她的情绪已经稍稍缓和下来了。

    “要不,咱们还是晚点再问吧。”我是想弄清楚事情,可是就这么上去问一个新寡的女人她丈夫是怎么死的,是不是有些残忍?

    “放心吧,有我呢。”小米说着,把一张黄符扣在手心里,走到陆孝辰的背后轻拍在她身上,然后蹲下身子关切的问了一声:“孝辰,好点了么?我是小米。”

    不知道是符咒的作用,女人抽泣声越来越小,身子也逐渐停止了颤抖。她抬起脸来看了看孟德,又看了看旁边的小米,轻轻的点了点头。那是一张安神定心符。

    “真不好意思,昨晚知道你们要来,本来很开心的,谁想到……家里竟然……竟然……”说着话,陆孝辰的眼泪又好像关不上的水龙头一样,哗哗的流了下来。

    “好了,好了,孝辰,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要太伤心了。你要是再哭坏了身子,你老公泉下有知也会心疼的。”孟德再把陆孝辰抱得紧了一点,没有经验的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

    “孝辰,我跟你说,其实我不光是你的网友,也是公安系统的人。如果我告诉你,你老公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一股非人的力量害死的,你肯配合我们,一起为你老公报仇吗?”小米比孟德更了解女人。软语安慰并不能让一个女人振作起来,但是仇恨和执着可以。

    “什么?你说什么!”陆孝辰原本已经失去了焦点的眸子里重新出现了神采。“你说我老公不是自然死亡?是被人害死的?为什么!为什么那个法医要骗我!他告诉我我老公是不小心自己淹死在浴缸里的。对啊,怎么可能是自然死亡,我老公的表情,那表情好怪,绝对,绝对不是自然死亡!你们……你们是不是知道点什么?是不是知道是谁害死他的!你们告诉我,需要我怎么配合你们,只要我能做到,只要能抓到凶手,要我怎么样的都可以!”陆孝辰激动了起来,看那模样,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

    小米点了点头,伸出手在陆孝辰的太阳穴上轻轻按揉着,“孝辰,冷静一点。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发现你老公的时候是怎样的情况?他的身体具体是什么状态?”

    “当时……”陆孝辰的两只眼睛通红,非常努力的在回忆着当时的事情,“当时,正是早上,我起床准备洗漱去上班,起来以后,老公还睡在我身边,然后,我就穿着睡衣,准备去卫生间,可是,可是……”说到这里,陆孝辰的瞳孔开始紧缩,仿佛是想到了什么非常非常恐怖的事情。

    “我看到……我居然看到我的老公就那么仰面倒在放满了水的浴缸里,仰面朝上,他的脸上还带着一种……一种非常非常诡异的微笑。当时我就知道一声尖叫,然后飞快的跑回卧室去看,我明明记得,在我离开卧室前,我老公是在床上的啊,为什么……为什么就成了这样!”

    陆孝辰说到这里,又激动了起来。好在大概意思已经说清楚了,就是说她醒来的时候老公在身边,走到洗手间,老公已经死在浴缸了里,回到卧室,床上没人了。可是这么说的话,她早上看到的那个是什么呢?

    我突然想到了刚刚高个警察说的死亡时间,“陆孝辰,你昨晚三点多的时候还醒着么?”

    “恩,醒着。”陆孝辰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当时都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你三点多还醒着,能不能给我们说说。”直觉告诉我,关键的地方就要到了。

    陆孝辰说她昨晚跟孟德联系好了以后几个朋友一起去KTV唱歌两点多了才回家。她洗了个澡,就先到了床上,然后她老公也去洗,洗完回来,大约也已经三点半了,昨天玩的比较兴奋,索性就做了一些男女之事。“做完以后,我们就睡了,之后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