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第一名死者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9本章字数:3103字

    “馒头馒头!谁要馒头!”牛半山吆喝着,端着一屉白花花的大馒头走到了餐桌旁边。“嘿嘿,尝尝俺的馒头,这可是俺在梁山泊的厨房苦练了十八年的手艺,绝对够松够劲啊!”

    这土匪笑的很夸张,而其他人,则对他的说话方式习以为常,原本嘛,他在群里就是这个样子的,早就习惯了,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还真的会蒸馒头。

    “馒头!你就知道馒头!”月陌端着一盘滑溜鸡片从厨房走了出来,把盘子往餐桌上一放,顺手从蒸屉里拿起一个馒头,朝着牛半山的大嘴就扔了过去,那个馒头不偏不倚正中牛半山的嘴,把他那张的大大的嘴巴堵得严严实实的。

    “呜呜……”牛半山夸张的闷叫着,一副噎着了的样子,旁边的福欢在他的后背上猛拍了两巴掌,这才算帮牛半山把那馒头给弄出来。“呼……”牛半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哎呀我的妈呀,你们是想看现实版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是咋的。我说月陌啊,您是青楼的妈妈桑,又不是六扇门的捕头,你说你弄死了本土匪对你有啥好处啊。”牛半山在那里不知道是抱怨还是搞笑。

    “嘿嘿,我看你还是老实交代吧,月陌这么整你,多半是你去她那玩儿没给钱。”一旁的孟德也在起着哄。

    除了牛半山的馒头,在座的每人都弄了一道菜,你别说,这大大小小一桌子人,还真就每人都有点拿得出手的手艺,十几道菜,道道都是那么的好吃,这让一路奔波的众人真正的放松了下来。

    只有陆孝辰很少动筷子,心事重重的皱着眉。她这是有些触景伤情。今天来的人中,有好几对,都是网上的情侣,卿卿我我,你侬我侬。陆孝辰看到他们的样子,肯定是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死去的老公。

    “孝辰,你怎么了,不高兴?你老公欺负你了?”晚归和陆孝辰的关系很好,看到她愁眉不展的样子,立刻凑上来询问,然后还高声对我说:“我警告你啊,不准欺负我们孝辰,不然小心群里的姐妹们组团去把你推了。”

    我那个无语啊,躺着也中枪。什么叫组团把我推了?你们当打游戏杀BOSS呢?不过你们想来推就推,经历了宋玉,老子还怕你个小丫头。

    “我没事,就是不知道寒雪怎么样了,我有点担心她。”陆孝辰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一下。

    “你们在担心寒雪啊,那可多余了。”坐在餐桌对面的福欢一边剥着大虾,一边说:“其实在我们的群主大人到这里之前,我就已经接到寒雪的电话了,那倒霉孩子把脚扭了,让我替她请假来着。”

    吃过晚饭,大家整了点娱乐节目,就早早休息了,毕竟今天基本都是从外地赶过来的,旅途劳累,要玩有的是时间。

    二楼有十几间客房,我们四人来之前,福欢就已经给大家进行了分配,基本上是一人一间,只有两个例外。首先就是花少爷和晚归住在一间,这俩人的关系在场的好像除了我之外都是心知肚明。在众人暧昧的眼光中,花少爷和晚归算是就这样被送入洞房了。

    第二对就有些尴尬了,是我陆孝辰。咳咳,我扮演的角色是陆孝辰的老公,住一起自然没什么不妥,可是我这毕竟是冒牌货啊……

    “那啥,要不,给我个床单,我睡地板就好了。”脱离了众人的视线,陆孝辰的表情恢复了原本的凄苦模样,这让我觉得更加别扭。

    “没事,和衣睡,一人一边就好了。”她很是淡漠的躺到靠里的半边床上,看着窗外的景色。

    “你说,会不会是寒雪?”我刚躺下就听到背对我的陆孝辰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吓得我又从床上坐了起来。“你说寒雪不来,是不是因为她杀了我老公,所以心虚?”

    声音冰冷,没有任何感情。陆孝辰现在的情绪有些极端和偏执了。

    “应该不是,虽然不知道造成这一切的家伙目的何在,但是他的目标应该不是你那很少出现的老公,而是其他人。我觉得罪魁祸首可能就混在这几个人当中。”嘴上这么说,其实我现在也挺迷茫的。

    按照一开始的设想,只要这些人聚在一起,我仔细看看他们身上的阴气就能看出个大概,然而悲剧的是就在来之前的那个晚上,我的阳气又恢复了一口,看阴气的本事又下降了一大截。即便我很努力的眯眼去看,也没看出来谁不对劲。

    之前在厨房跟小米私下交流了一下,小米说这次的罪魁祸首未必阴气浓重,因为它操纵的是生灵而不是死灵。遇到生灵的人很可能像之前陆孝辰那样,床都上了却不知道对方已经不是人了。

    陆孝辰还在要再说什么,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在走廊里响起。我们俩双双从床上坐起,对望一眼,冲出了房间。

    因为刚刚分开休息不久,大家都没有睡,这声尖叫把所有人都吵醒了。小米、李肃、赵柯、福欢、梁廷容、牛半山、月陌、孟德,全都已经到了走廊上,没出来的偏偏是同住一屋的晚归和花少爷。

    “晚归,出什么事了!”第一个冲到门前的,是平日里喜欢装疯卖傻的馒头大盗牛半山。他用力的锤着晚归的那间房门,可是没有人来开门,只是听到晚归在里面不停的哭着。

    “福欢,有没有备用钥匙!”我冲福欢问了一声,看到后者摇头,我一把拽开牛半山,抬脚踹在门锁的位置,房门立刻应声而开。

    一步踏进房间,当我看看清里面的情况之后,顿时有些尴尬。花少爷正面色发青,嘴巴大张的仰面躺在床的一边,而晚归则是抱着被子坐在花少爷的身边,把头埋在双腿中间,不停的哭泣。

    “小米,快来,看看这人怎么,有没有救。”我朝后面喊了一声。

    其实小米一直就跟在我身后,我喊出来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花少爷的身边,先是探了一下鼻息和脉搏,摇了摇头,表示人已经死了。

    然后伸出手来,翻开他的眼皮,只见眼皮下的粘膜成鲜红色,非常的怪异。小米的目光在四下里扫了一下,只见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小药瓶,看那标签,应该是男女没羞没臊的时候吃的那种药。小米微微皱了下眉,这都年纪轻轻的,身强体壮,又不是七老八十了,怎么还吃药啊……拧开瓶盖,只见里面全是一粒粒的胶囊。

    此时,晚归见大家都进来,也没有刚才那么惊慌失措了,哭声渐渐的停了下来。

    “晚归,花少爷没有事,只是休克过去了,不用担心。”小米非常淡定的用被子盖上花少爷的尸体,用一种长出一口气的语气跟晚归说着。

    “是吗?真的?”听到小米的话,晚归也渐渐镇定了下来,缓缓的把头从腿间抬了出来,脸上,挂满了泪痕。

    “恩,真的,没有事,可能是太兴奋了导致的昏厥,他吃了几颗药?”小米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拉过被子,盖住晚归的身体。

    “吃了……吃了三颗……”听说可能只是过度兴奋,晚归终于平静了下来。

    “三颗啊,多了点。”小米说着,把头转向了门口的方向,招呼几个男人。“你们几个,赶紧着,把他抬出去吹吹风。”

    “恩。”我走到床边,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花少爷的脸,轻叹了一声。晚归是因为刚刚惊吓过度,神智还不清楚,被小米给蒙住了。这人分明已经死透了。小米叫我们抬出去,也就不想太过刺激晚归。要不死了一个不说,再吓坏一个,那真的是大事件了。

    当然,去处理尸体的是孟德,我还得在这里看看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他……花郎他真的没有事么?”晚归颤巍巍的问出这么一句,她和花少爷早就确定了网恋关系了,私下也见过好几次了,感情还是很不错的,今天花少爷突然成了这个样子,让她非常的担心。

    “没事,你就放心吧,这种情况我见过,他刚刚是不是好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样,捂着脖子,呼吸不匀,然后抽搐了几下就倒在床上了?”小米轻描淡写的说出一系列的反应,从晚归的表情上能够看得出来,小米说中了。

    “恩……是这个样子的。他还低低的叫了一声……”晚归木呆呆的点着头。

    小米当然是在故作轻松,她刚刚说的那些根本就是氰化钾中毒的症状,小米刚刚还翻了花少爷的眼皮,里面的粘膜呈现出鲜红色,这也是氰化钾中毒的一个显著表现,患者皮肤粘膜和血液呈现鲜红色,此乃血液含氰化血红蛋白之故。

    看到晚归冷静下来了,小米这才再次开口问道:“晚归,你们以前见面的时候,他也吃药么?”

    晚归摇了摇头把床头柜上的那个药瓶拿过来递给小米看。“他说朋友推荐给他的,想试试,所以就吃了三颗……”

    小米点点头,拿起那药瓶,冲着大家招呼了一声,“都别在这里堆着了,你们几个姐妹照顾下晚归,福欢,龙熠,你们俩跟我去看看那边抢救的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