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密室女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9本章字数:3034字

    别墅里的众人,再次一筹莫展的坐在沙发上,尤其是福欢,她刚刚好像以为自己的推理很精彩,可是当她看到晚归的事情以后,才知道自己的推理屁都不是。

    “我总觉得,似乎还有另一个人存在……”月陌被吓得开始疑神疑鬼了,然而她这不经意的一句却是提醒了我们。

    另一个人的存在,真的是有可能的。今天的聚会本就少了一个人。而造成这一切的那家伙,即便能让自己看起来和普通人一样,也没必要非要以普通人的形象出现啊。

    “寒雪!可能是寒雪干的!”小米真是和我心有灵犀,我还没开口,她就给说了出来。

    福欢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小米,“为什么说是寒雪干的?寒雪并不在这里啊。总不至于她在千里之外扎小人诅咒我们吧。”

    “有人可以证明吗?”我轻笑了一声,这妮子这是还没接受鬼的存在啊。那个叫寒雪的只是她说自己受伤了而已,她真的受伤了么?她现在人在哪里?也许,她就躲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窥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也说不定呢。“不如这样吧,小米,你陪着大家留在这里。福欢跟着我走,把这栋别墅整个搜查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小米点头,叮嘱我要注意安全。屋子里其他几人则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于明显已经超出大家认知的东西,这些人都很明智的选择了沉默。福欢好像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很安静的跟在了我身边。陪我去巡视整个别墅。

    门,被一扇扇的打开,没有,没有,还是没有。不光眼睛看不到什么不对的,捏在手心里的探阴玉也没有什么反应。

    跟在我身边的福欢开始变得焦躁,不知道是对未知存在的恐惧,还是对找不到凶手的着急。

    最后,在一楼的角落里,一扇装修的和旁边墙壁几乎融为一体的门吸引到了我的注意。如果不是手心里的探阴玉开始发凉,我甚至都没发现这扇门。

    “这扇门是通往哪里的?”我回头问着福欢。有钱人家有些暗门是很正常的,不过,在我从这里路过的时候,福欢好像没有提醒我这里还有一扇门的意思,也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不是一些秘密收藏。

    “这扇?”福欢很明显愣住了,“这里哪有门啊。”

    这反映倒是有点出乎意料,我已经在墙上看到一个藏在小壁画里的钥匙孔了,她却连这里有扇门都不知道?说的好像这别墅不是你家的似的。当我把钥匙孔指出来以后,福欢表现的也很诧异,连声说她根本就不知道别墅里还有这样一扇门。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福欢在手中那一大串钥匙里寻找这扇门的钥匙,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那串上的每一把钥匙都是有标识的。“这扇门的钥匙,好像不在这里。”

    “不在?”我别有意味的看了福欢一眼。如果是平时,她说不在那就不在吧。可是这个时候说一扇被隐藏起来的门的钥匙不见了,那就有点耐人寻味了。“没有备用钥匙么?”一般来说,这种别墅的各种钥匙不应该只有一把吧,如果在这串上找不到的话,只要去找备用钥匙就好了。

    “我不知道啊,我根本都不知道有这么一扇门,这边都是杂物间什么的,平时只有保洁才会来这里。旁边就是垃圾房。”福欢的脸上带着几分嫌弃,向我解释了一下。“要不就算了,我都打不开,就算寒雪真的在别墅里,她也不可能进得去这扇门吧。”

    “那可说不定。”我用手按着门板,轻轻敲了一下,这扇门似乎很厚实,不知道我能不能踹的开它。“我能暴力点吗?”

    “随便啊。”福欢耸了耸肩,她家里能在这地方买得起一栋别墅,那也是挺有钱的,应该不会在意一扇门。不过当我用眼角的余光瞄他的时候,我觉得这小妞有些不对劲。家里出现了自己没去过的地方,她不应该表现的比我更好奇吗?

    我后退了两步,深吸一口气,猛地向前一个小跳,以左脚为支点,整个人猛地一个转身,右脚如迅雷一般向着门锁的方向踢去。这是模仿的精武英雄里李连杰的旋身侧踢。只听“砰”的一声,我感觉脚下的地板似乎都晃动了一下,可是那扇被我踢中的门竟然安然无恙,依旧紧紧的闭着。

    我被震得倒退了好几步,右腿一个劲儿的发麻,他娘的,要不是踢中的一瞬间我看到了这扇门门缝处的晃动,还真以为自己踢到的一面实心墙呢。

    “你没事吧。”福欢见状连忙上来扶住我,我感觉右脚都没法沾地了。

    “没事,就是这扇门太邪门了,军工产品还是咋的,踢都踢不动。”相对于自己的脚,我更在意的是这扇没有被踹开的门。越是保护的严实,就越说明后面可能有问题。

    “要不还是算了吧,等白天我找人来开一下,开锁公司什么的应该没问题,就是现在外面下雪,大半夜的肯定没人来了。你要是觉得这扇门有问题,大不了咱们先把门封了。”福欢一边说,一边用手在我腿上捏着,满脸都是关心。

    “没什么,一扇门而已,行侠仗义,连个门都进不去,咱还混个屁啊。”这年头,电视上的法质节目什么案子都演,有时候还真能学点东西,比如开锁。

    我从衣兜里摸出一块口香糖放倒嘴里嚼软,然后吐出来按到锁眼上,再取出一根铁签,把那些软化的口香糖一点一点的捅了进去。等口香糖差不多全捅进去了,把铁签往锁孔里一插一拧,只听“啪嗒”一声,锁头就被拧开了。

    嘿嘿,当暴力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我们就用技术来解决好了。

    “我们走吧。”我把手按在门上轻轻用力,将门推开了一道缝。一股阴冷的气息顿时顺着门缝吹了上来,我和福欢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一股寒意袭上心头。

    “那个,我,我有点怕。我们要不要喊几个男生来啊。”福欢开始胆怯了,今晚的事情已经够离奇了。

    “用不着,你就算喊他们过来也帮不上什么忙,不添乱就不错了。”推开那扇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向下的楼梯。昏暗,漆黑。我在周围的墙壁上摸了几下,没有摸到电灯开关,也不知道福欢家的人是怎么下去的。

    点着打火机,顺着楼梯走下去,一股古怪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孔。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不是单纯的霉腐味儿,说不出来的那么古怪。

    每一步踏下去,都会在楼梯上溅起一大片烟尘,这地方似乎有日子没人来了。

    楼梯不长,很快的,我就进入了那间地下室。

    打火机的火苗不大,周围的东西被照的很是昏暗,看不太清楚。这地方……怎么看起来像是地牢啊,墙上挂着绳子、铁链、鞭子之类的东西。一个普通的大户人家弄这些玩意儿干什么?

    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咣当”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接连好几声“啪嗒”声,我急忙转头去看,却是福欢不小心撞在了一张桌子上。有几个小物件因为晃动滚落到了地上。

    然后,我们俩都尴尬了。

    福欢撞上的似乎是一个工具台,上面摆满了成人玩具,刚刚掉在地上的那几个也是。我瞬间就明白了,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地牢,而是一个类似于主题酒店之类的地方。我猜这应该是福欢老爹弄来玩的,毕竟城会玩。这种所在,他自然不会告诉福欢了。

    “咳咳,你们家人玩的真那啥。”我一边尴尬的挪耶着福欢,一边俯身去捡地上掉落的东西。然而就在之间即将碰触到那小玩具的时候,我猛然看到地上的灰尘中有一条拖拽过什么东西的痕迹。

    我顿时丢下玩具,顺着那痕迹走了过去。那行痕迹直接到了一堆杂物后面,而在这堆杂物后面——赫然躺着一个女孩儿的尸体!这个女孩看上去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身上穿着一套看起来有些肥大大的衣服,倒在那里,脸色发青一动不动。

    在女孩儿的身上,我的眼睛总算捕捉到了阴气。不过女孩儿的阴气并不是很浓重,就是一般新死者的阴气量。

    “天呐!这里怎么会有一个死人!怎么会这样!”福欢顿时被吓得惊慌失措,她可能从没想到过,在这个自己未曾踏足的地方,已经有了一个人死掉了。她的脸上全都是后怕,估计是想到了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我们的时候,如果那个凶手出现了,她会不会也跟这个女孩子一样,早早的躺在这里。

    “不要慌。”我安慰了福欢一下,走上前去查看尸体。女孩显然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尸体已经凉透了,翻开眼皮,粘膜一样是鲜红的颜色,明显也是死于氰化钾中毒。可是……明明就有生魂在里面搞事,为什么两个死者都是死于中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