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多角情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9本章字数:3035字

    “当时花少爷虽然已经死去了,但是他刚死,灵魂还处于生灵和亡灵之间的状态,并没有完全成为亡灵。所以我想你当时死死的看着窗户那里的一副发呆的样子,不光是在装做被窗外那个根本不存在的花少爷吓傻,而是在努力的控制着花少爷的半生魂。”

    福欢此时的脸色已经快没有人色了,她的两排贝齿紧紧的咬着,似乎已经放弃了辩解。而她这幅样子,也让其他人对我的推理更信服了几分。

    “在看尸体的人离开那间房间以后,你操纵着花少爷的生魂,带着尸体躲到了窗外,当时你可能是想暂时把他藏在那里吧,可是你没有想到的是我上楼的速度太快,你没来得及把他藏好,反正也杀人了,索性就把我这个碍事的家伙一起杀了算算。所以,在我伸出头去张望的时候,你试图让花少爷掐死我。而我从楼上跑下去的这段时间,则给了你藏匿尸体的机会。估计花少爷的尸体现在就在哪个雪坑里埋着吧。”、

    “你……你胡说!我只是个普通人。”“福欢”的辩解苍白无力,甚至没有什么能拿出来反驳我的话,这并不是一个过于老奸巨猾的女孩儿。陆孝辰的眼神,此时已经像刀子一样剜着“福欢”这让她更加的紧张。

    “你这根本就是污蔑!就算我有嫌疑,可是你有什么证据说就是我做的!我哪里看起来像个邪恶的巫婆?你们觉得我长得有那么阴森么?你这些神神鬼鬼的推论,放到任何一个人身上也可以说的通!为什么不说是你自己操纵了花少爷!”“福欢”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我冷冷的哼了一声,有的人就是这样,不见棺材不掉泪。“那为什么花少爷的鬼魂上了尸体的身却不杀我而是追着你不放呢?花少爷刚刚状态已经是死灵了,他摆脱了你的控制,看到你以后,就要杀你报仇!”

    最后这个问题问出口,“福欢”的眼中杀意陡现,那种森寒简直是直入人骨髓,看得我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你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再抵赖下去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福欢”的声音无比阴沉。不过,此时似乎不应该再喊她“福欢”而是应该喊她为“寒雪”。

    “你说的都没错,人是我杀的,原本我也只是想杀那么一两个,与你们无关,但是既然你非要戳穿我,就谁都不要走了。”她的话把在场的人都给惊呆了,她真的是寒雪,她杀了福欢和花少爷不算,还想把这里的人都杀了?

    那一瞬间,坐在她身边的几个人要么想离开她那里,要么想把她抓住,可是,他们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连动一根手指都难。原本抓住寒雪手腕的小米,更是鬼使神差的松开了她的手,小米此时满脸都是难以置信,显然,那并不是出于她自己的意愿。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不如你就把事情给我们完整的说一说。好歹,也是朋友一场。”陆孝辰同样动弹不得,不过那不妨碍她用仇恨的眼神盯着寒雪。

    “孝辰姐,你是个好人,我没想过害死你老公,那是个意外。”寒雪并没有得意的意思,语调极其黯然。“我是属于天赋异禀的那种人吧,可以控制生魂。至于什么是生魂,你们也已经知道了。”

    寒雪转身用手摸了摸小米的面颊,“小米姐,你长得真漂亮。要是我有你这样的一张脸蛋,可能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吧。”幽幽一叹,寒雪侧身躺到了小米的怀里。“群里的古怪,确实是我弄出来的。为的,就是让你们这些看着我难过的家伙也受到应有的报应!”

    大家听的都是不明所以,什么报应不报应的,她到底遭遇什么了?

    寒雪侧过身子,把脸冲着天花板,让人看不清她的脸上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那天,我早早的就来到了这里,比你们任何人都早。说实话,一看到福欢那个小丫头,我就来气,她穿着那身汉服,在等着大家,很古朴,很好看,但是我知道,她是为了给某人看才特意穿上这么一身衣服的,所以,我毫不犹豫的用随身带来的氰化钾杀了她。”

    “既然你可以控制别人的生魂,为什么不用你的天赋能力,而选择用毒药来杀人呢?让死亡变得更离奇一点不是更好么?”小米不解的问着。明明她只要把手往下一探就能制住躺在她怀里的寒雪,可是那两只手偏偏就是不听使唤。

    “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需要代价的。那种能力每使用一次,都会缩短我的寿命,为了在群里设下那个诅咒,我牺牲了十年的寿命,而且,如果一上来就搞个什么离奇死亡,大家一定会离开这里的,为了完成我的目的,我需要尽可能的把你们留在这里,这场雪,下的真是时候。”

    就像我说的那样,寒雪毒死了真正的福欢,跟她换了衣服,扮作她的样子去迎接我们大家。身材上的差异,寒雪也很无奈。她没打算那么早动手的,全都是因为受了刺激。但是也只能这样,因为有人知道今天福欢一定会穿汉服的。

    我们今天一进门,寒雪就知道是来找茬的了,她看了群里的段子,知道陆孝辰的老公其实已经死了。

    花少爷的死,确实是像我说的那样,寒雪利用上楼换衣服的时候,给他下的毒,其实寒雪也没有想立刻毒死他,毕竟啊,能让花少爷离开这里后才死掉的话,她的嫌疑会小很多。

    当时寒雪还故意把那颗放了毒药的胶囊摇到了下面,按她的设计,等花少爷吃到那粒胶囊,毒发身亡的时候,聚会早就不知道散了多久了,谁也想不到是她下的毒,可是事情偏偏就那么巧,花少爷倒霉的一次就中招了,于是乎后面的事情开始逐渐脱离了她的掌控。

    “那你为什么想要杀掉花少爷?他跟你有过节么?”我一边问,一边看了看依旧在熟睡的晚归。

    “过节?哼!”寒雪又是一声冷哼,“你们不知道吧,这个家伙,平时在群里那么活跃,有的时候还装的很正人君子,可是在私下里,却是一个善于欺骗女孩子的花心大萝卜!”

    不说不知道,在私底下,花少爷和寒雪其实有很多交流。寒雪当时被花少爷迷惑了,答应在网上做他的女朋友,甚至还拍了很多很私密的照片给花少爷欣赏。

    然而实际上跟花少爷有这种关系的并不只是寒雪一个人,后来寒雪才知道福欢居然也跟花少爷有着这样的关系。

    再后来,晚归来到了群里,还爆了照片,不能否认,晚归确实比寒雪漂亮,胸部也比她丰满,充满了女人味儿。花少爷于是抛弃了寒雪和福欢,开始公开追求晚归。

    不得不承认,花少爷确实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没过多久,晚归也在他的追求下沦陷了,成了他的新女友,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居然给他惹下了杀身之祸。

    福欢是个单纯的女孩儿,她依旧对花少爷存在着幻想,希望能挽回这个自己非常喜欢的男人的心。于是,听说陆孝辰要组织聚会的时候,福欢非常的高兴,专门买来了自己认为最漂亮的衣服准备穿给那个负心的男人看。

    “她是个傻女孩吧,不过我跟她可不一样,敢于辜负我,那么,就做好死的打算吧。既然是要除掉那家伙,就连情敌也一起除掉好了,所以我杀福欢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手软。只可惜,我还没来的及想好杀死晚归的计划,就被你们戳穿了。”

    “你还没想好杀死晚归的计划?那你让她的生魂出窍做什么?”寒雪这话却是让我有些诧异了。

    “那是个意外,跟我没关系。是花少爷那家伙舍不得晚归,想要带她走而已,我怎么能让他们双宿双飞?所以,我把她的生魂召唤了回来,我要想一个更痛苦的方法让她死去!”和那可爱的脸蛋很不协调,寒雪现在脸上全都是怨毒的神色。

    她从怀里摸出一把连鞘匕首,“刷”的一声,匕首出鞘,锋刃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刺眼。“本来我这次的目的就只是花少爷、晚归和福欢,可是你们非要逼我,那就没什么说的了。”寒雪说着拿着匕首,缓缓的走到我的面前,“秦冲哥哥,你可真厉害。要不,我就从你开始?”她的语气中,满是疯狂的味道。

    “刀子,是冰冷冷的,就这么划破你的脖子。你的血会喷出来,喷出好多好多,喷到哪里都是,红艳艳的。”寒雪用舌头舔着匕首的边缘,那语气,分明已经疯了。“不,不对,我不先杀你,我要先从你的朋友杀起,你们这些有本事的人不都喜欢做英雄,喜欢多管闲事吗?看着你的朋友被杀,你应该会很痛苦吧。”

    寒雪笑的越来越癫狂,猛地转过身子,一刀向僵直不动的小米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