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意外的救命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9本章字数:3058字

    “你这个疯女人!疯了,你已经疯了!”看着寒雪拎着匕首向小米刺去,坐在小米身边的牛半山在那里低低的念叨着,面对死亡即使他是个男人,也难以抑制那种恐惧。

    “你说的对,我是疯了!如果我没疯的话,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那念叨声让寒雪停住了刺杀的动作,转头看向牛半山,“那就你吧,牛馒头,有的时候人说实话是很讨厌的,你不知道吗?”

    寒雪说着,拿着匕首的右手往右一扫,猛的向牛半山挥去。然而匕首的锋刃顶上牛半山的衣服,却没有刺进去。这当然不是寒雪突然收手了,而是她的胳膊被一只手给拽住了。

    寒雪傻了,她呆呆的看着我,显然眼前的情景已经出乎了她的意料,“你,你怎么做到的?我明明已经把你束缚住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寒雪再次歇斯底里了起来,被我拽着的手臂疯狂的摇晃着。她从没想过有人被自己制住生魂以后居然还能动。

    “小女孩,你太过天真了,难道你真的以为,你那什么禁制生魂的天赋能力,可以奈何的了我么?”装,我现在完全是在装。当看到小米自动松开寒雪的手时,我就知道寒雪已经对大家动手了,可是我偏偏没有中招。我也不知道这是因为我的天阳命还是因为我的阳气不足,总之我就是可以动。

    我的个子要高过寒雪半头,站起身来以后,完全是俯视着寒雪,加上那装出来的气势,寒雪竟然有些被压得喘不上气来的样子。

    “我不信!我不信还有我控制不了的活人!三年!”寒雪之前说过她要想禁制别人的生魂,操纵别人的生魂,就要以牺牲自己的寿命为代价。从在群里制定规则要十年寿命,以及她敢一次控制这么多人来看,控制一般人的生魂,需要付出的代价并不是很大。

    然而此时的她已经急眼了,一张嘴就喊出了三年,显然是要玩命。

    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朝我的身上缠了过来,我顿时觉得自己的身子一僵,可也仅仅是僵了那么一瞬间,下一刻,我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里,整个身子都变得暖洋洋的,不光不难受,还很舒服。

    满心的费解之中,我习惯性的抬起手来挠了挠头。

    寒雪的面色顿时变得一片死灰。她哆哆嗦嗦的指着我,“你,你为什么,为什么会对你无效!”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再多花点阳寿试试?”我调侃了她一句,事实上,我却摸到了一点门道。原本从地下室泛上来的那一点黑气我还能隐约看见,可是在那阵舒服之后就完全看不到了。

    寒雪用来束缚我的,是她自己的阳寿,现在看来,她的阳寿似乎变成了我的阳气。以我现在的阳气亏空程度,恐怕她把阳寿都给我,也不一定能填满这个窟窿。

    “寒雪,你还是跟我去自首吧,像你这样有本事的人,只要肯跟上面配合,还是能得到宽大处理的。”寒雪这丫头有点疯,但是我却不怎么厌恶她。这事儿要怪,还是得怪花公子那个渣男,如果不是他在几个女孩儿之间乱搞,事情也不一定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听了我的话,寒雪的嘴角上突然挂上了一抹蔑视的笑,“秦冲哥哥,我还没输呢,你说这话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还没等我弄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小米突然站起身来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压根没想过小米会突然袭击我,被踹得向后退了两步,身子几乎弯成了大虾的形状。紧接着,原本要被寒雪用刀子割的牛半山也猛然扑了上来,一下把我撞倒在地上。紧接着小米、李肃、赵柯、梁廷容、月陌、陆孝辰、孟德,甚至一边还在睡着的晚归都爬了起来,向着我扑了过来。好像叠罗汉一般,一群人,把我压到了最下面。

    我怎么说也算是条壮汉,身上押上一两个身材苗条的姑娘还真不算什么,可是这一下子是压了多少人啊,我感觉屎都要被压出来了。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法把上面的人掀下去。

    寒雪手中握着匕首,好整以暇的走到这叠罗汉旁边,蹲下身子把那寒光闪闪的匕首贴在了我的脸上来回刮动着,就好像在给我刮胡子。而压在我身上的那些人似乎都被她给封住了嘴,一个个只能发出“呜呜嗯嗯”的声音,没法说出话来。

    “秦冲哥哥,你真厉害,居然不会被我束缚住,不过那又怎么样,你现在还不是被死死的压在下面?你放心吧,我怕血,不会用刀杀死你的。等一下我会给他们设置几条自杀指令,等你被压死之后,我就跑了哦,到时候,没有人会知道这事情其实是我做的。”寒雪的声音又恢复了开始时候的俏皮。现在的情况再次回到了她的掌握之中。

    “你不要执迷不悟了。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被压得满脸通红,这次虽然没有被掐脖子,但是那种窒息的感觉一点都不比被掐住脖子来的差。“一旦杀了不该杀的人,就算你想回头,也来不及了。”

    “回头?我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从下定决心要复仇那天起,我就已经不可能有什么回头了!”寒雪说着,苦涩的一笑,把匕首插在了我面前的地板上,“你想出来可能只有一个机会,把压在你上面的人杀掉,否则,他们会压你到死的。”

    恶魔般的笑容浮现在女孩儿的脸上,她转回身坐到沙发上,笑眯眯的看着我,似乎在等着看我的选择。

    我的脑子飞快的转着,想要找个办法出来。我不是杀人狂,当然不可能把压在我身上的人都杀了,更何况里面还有小米呢。

    对,小米。我努力的抬头看了一下,紧压在我身上的是牛半山,再往上就是小米,此时她也被身上的人压得满脸通红,恐怕就算我能撑下去,她也撑不下去了。

    死几个还是全都死?久寻无法之后,这个念头终于充斥了我的脑海,是,这也许真的是唯一的办法了,谁让我不是个法力通天的天师,而只是个普通菜鸟呢?

    “阿嚏!”就在我的手几乎碰到匕首手柄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寒雪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嘴里嘟囔了两句是不是着凉了之类的。我下意识的把目光移了过去,下一刻,很奇妙的一幕出现在我的面前。

    寒雪依旧坐在沙发上,而她身后,则有一个人形的淡黑色影子,漂浮在半空中。那外形很是娇俏,头低垂着,一头长发将面部遮了个严实。

    “滋滋”两声电流声想过,客厅顶上的吊灯突然闪烁了两下,那种突如其来的光影变化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寒雪也有些惊疑不定的左右张望着,想看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过显而易见的,她天赋异禀,能用阳寿来控制生灵,却并不能看到她身后漂浮着的死灵。

    电灯的闪烁变得更加频繁。一明一暗之间,我隐约看清了那张遮掩在黑色长发下的面孔。漂在寒雪身后的那个死灵竟然就是真正的福欢!

    这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一般来说,人死之后会有七天的迷茫期,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当然也不会出来作祟。

    福欢大概是在这客厅里被毒死的,魂魄就飘荡在附近,听了我们之前的对话,她已经知道自己死了,从而摆脱了迷糊的中阴身状态真正成为了死灵。

    杀自己的凶手就在眼前,她当然不会放过寒雪。可惜的是,福欢死的迷糊,身上的怨气不足,根本就不能像花公子那躲起来吸收了一些阴气的鬼魂一般对活人发起攻击,她能做到的也只是让电灯闪烁,让寒雪感到冷而已。

    “去,去找花公子!”我憋红了脸,拼命喊了这么一句出来。用手狠狠指向了窗外的方向。

    “你说什么?去找他?让他给我修电灯?还是说你已经产生幻觉了?”寒雪被我这一嗓子喊得莫名其妙,

    而她不知道的是漂浮在她身后的福欢的鬼魂福至心灵的顺着我手指的方向迅速飘了出去。

    就在我即将窒息的时候,“哗啦”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从窗子那边传了过来。一个浑身挂满了积雪的男人握着一片碎玻璃从窗边的地上爬了起来。福欢的鬼魂离开以后,灯光已经恢复了明亮,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了那个男人的样子——花公子!

    “怎么是你!你不是已经被秦冲弄得魂飞魄散了么!为什么你还能回来!”这一下,寒雪真的是被吓到了,她尖叫一声就朝沙发后面躲了过去。

    花公子根本连理都不理她,大踏步朝这面跑了过来,肩膀朝前一个冲撞撞在了压着我的肉山上,那些人立刻被撞的向后倒去。压在我身上的就只剩下小米和牛半山了。

    双眼泛翻白的花公子看着我点了一下头,然后从地板上拔起匕首,一手玻璃一手匕首,大踏步的朝寒雪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