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骗子背后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9本章字数:3053字

    “识相就好,那你就把当初那个女孩儿找你时发生的事情先给我从头到尾说一遍好了。”我拉了张椅子坐在他对面。使用黑符的组织是什么,这个并不着急,小米跟我说过,审讯要从简单的开开始。一上来就让他交代关键性问题,老东西是肯定不会说的。

    “那个,你说那位姑娘啊,贫道记得,记得。贫道这也是助人为乐啊,那位姑娘为情所困,需要贫道的帮助,身为修法之人,结个善缘是应该的,贫道自当伸出援手帮她一把,难道这也有罪吗?”干巴老头又开始给我打马虎眼。

    “别给我扯犊子,你们这伙人能干什么好事儿。”我一脚踹在了面前的桌子腿上,把桌上的茶杯都震翻了,吓得干巴老头就是一哆嗦。“你给她帮忙结果害死了四个人,你知道吗!”

    看到我踹桌子,老东西的心里却好像更有底了,说话开始变得油腔滑调。“年轻人,不能这样说啊,你看,如果贫道是个卖菜刀的,别人买了菜刀去杀人,难道还能追究到贫道头上来吗?贫道自从出山以来济世救人,从来没做过违法的勾当,你们不能这样对贫道。”

    我冷笑了几声,抓起桌上翻倒的茶杯就朝老东西砸了过去,茶杯在老东西的脑门上砸了个粉碎,把那干巴老头疼得嗷嗷直叫。我嫌他叫的烦,所幸上去又是两耳刮子抽了过去,“老骗子,老子明白告诉你,刚才要打死你那姑娘就是正牌的陈玄重的亲传弟子,你冒名顶替害死人命,官字两张口,你以为治你的罪是什么难事儿么?”

    老骗子可能以前也经历过提审之类的事情,听到这话不但不慌,还跟我耿耿起了脖子,大声嚷嚷说就算他冒了陈玄重的名又怎么样,大不了是被控诉个名誉侵权,让我们想判尽管判。

    好吧,我认输了。如果是在外面,我还能想些老虎凳辣椒水之类的东西来逼供,可是这毕竟是在官方机构内,我又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

    就在我琢磨着该怎么继续审问下去的时候,审讯室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了,怒气冲冲的小米手里抓着一张单子冲了进来,一把将那单子拍在了干巴老头的脸上。

    干巴老头下意识的一声惨叫,却发现这一下拍的并不疼,然而当他用手捏着那单子看了一眼之后,惨叫声甚至比刚刚还要高了几个分贝。

    原因无他,单子上明确写着,黑符教妖人危害人间,异调局高层批示,未免再度流毒于世,即刻枪决。下面还加盖着异调局的钢印,真真切切的是一份枪决令。

    “这这,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吧,你们一定是骗贫道的对不对!”干巴老头彻底慌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刚进来,人家连审问都没正经审问呢就直接下令枪决了。

    “本小姐没心思跟你啰嗦。”小米说着,对着门外挥了一下手,两名军人立刻走了进来,打算把干巴老头从审讯椅上带走。

    老头急的高声尖叫,“你们不能这样,我不知道什么黑符教,我也不是黑符教的人啊,你们不能这么诬赖好人啊!”

    “诬赖好人?那这是什么?还说你不是黑符教的?”我把从他箱子里搜出来的那张黑符丢宰了他脚边。

    “那,那不是我的东西,是金钟儿给我的,你们不要冤枉我,要抓就去抓金钟儿啊,真不是我的错啊,那天给那小姑娘做饭的也不是我啊!你们抓错人了,我真不是什么黑符教的啊!”看到两名军人真的把他从椅子上放了下来,还打算给他带上手铐和眼罩,干巴老头终于急眼了。一个骗子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却辨别某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他从小米和那两个军人身上,看不出一丝作伪的痕迹,如果再保持沉默,恐怕真的要吃花生米了。

    然而小米对他的说法不为所动,依旧坚持让两个军人把他拖出去崩了。干巴老头当场就给小米跪下了,磕着头嚷嚷着他家里还有八十的老母和七八岁的孩子,不能死的这么不明不白,求小米给他个机会让他把实话说了。

    小米竟然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冷着脸看老东西哭求。最后还是我看不下去了,才让他赶紧把知道的东西说出来。

    这个干巴老头自然不是什么玄重天师,他叫刘老三,以前是个走村窜镇的土半仙儿,靠给人看风水算命换几个钱花,十足十的一个老骗子。

    后来,他在一个叫越溪镇的小镇认识了他口中那个金钟儿。其实金钟儿我和小米也见过,就是之前在天师府接待我们俩的那个女道士。

    刘老三就是点嘴上功夫,并没有真材实料,在越溪镇刚开了摊就被金钟儿给砸了招牌。就在他万分懊恼打算去下一个地方谋生路的时候,金钟儿那女人反而把他给喊住了,问他想不想赚一笔大钱。

    老骗子行走江湖为的也就是钱而已,这金钟儿是有真本事的,有要和他合伙谋财,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于是金钟儿就拿出了她所谓的私房钱,带着刘老三到了烟京,弄出了这么个天师府来。

    事后,刘老三也曾怀疑过,一个村镇里出来的姑娘,就算长得不错还有点本事吧,也不可能拿得出这么大一笔钱吧,烟京这地方可是寸土寸金。

    对于这些疑问,金钟儿让刘老三少管闲事,安安心心的以玄重天师的身份做好他的老本行就好了。

    而我们提到的寒雪的天赋觉醒的事情,确实是在天师府弄的,但是真正动手的不是他,而是金钟儿。只不过在施法的时候,寒雪是被蒙上眼睛的,并不知道是谁动的手,那也是刘老三唯一一次知道的金钟儿亲自动手的事情。

    寒雪之所以说玄重天师未必是玄重天师,可能是因为当时她感觉到了金钟儿与刘老三的不同之处。

    那张黑符,就是金钟儿给刘老三的说让他放在放符纸的箱子里,等有什么善信来求帮的时候,就给一张黄符,自然会有效果。至于之前给我那张觅踪符则是金钟儿在我们等待他出关的时候,悄悄用手机短信告诉他的,具体为什么,刘老三自己也不知道。

    这讲述让我不由得一拍额头,真是失算了。我们把目光都放在了刘老三这个冒牌天师身上,谁都没有去注意那个明显是披着身道袍的营业员的女人。却没想到这女人才是真正的正主。虽然异调局这边也有派人去监视金钟儿,但是监视力量明显不足,只派了一名探员。而当小米让人和那探员联络的时候才发现那位探员已经人间蒸发一样再联系不上了。

    小米并没有立刻发下消息去让人全城追缉这个金钟儿,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再那么做也没有意义了。

    再提起寒雪的时候,那真是让人觉得一阵阵后怕。她的力量实在是过于匪夷所思了。除了我这个阳气稀缺的异数外,其他人包括小米都被她牢牢的控制在手里。

    根据小米的猜测,金钟儿八成是打算在寒雪报酬之后就把她拉入麾下,到时候,凭借寒雪的能力,控制几个各行业的高层人士,那么他们这些人还愁没钱没权吗?这假设真的是够任何人后怕三天的。

    一个真正的高手想在俗世中隐匿身形,是极难查得出的。想找到金钟儿,最终还是得把目光放在她出身的地方——越溪镇。

    那是冀北大山里的一个小镇子,镇上的人口并不多,刘老三主动提出要做污点证人,陪我们一起去越溪镇寻找金钟儿的行踪,小米思索了许久,最终答应了老东西将功赎罪的请求。

    事后小米告诉我,其实当时要枪毙刘老三也是异调局惯用的手段之一,那两个当兵的都是新兵,他们得到的命令就真的是枪毙刘老三,而小米本身也想要他的命,以至于刘老三这样的老骗子都上了套。

    而同意带刘老三上路则是因为经过查证,这货还真的是有一个八十的老母和七八岁的孩子,他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如果让他在里面蹲一辈子,估计一家老小不饿死也差不多了。说到底,小米其实还是个心软的女孩儿。

    我们先是按照刘老三提供的线索在烟京寻找了金钟儿三天,结果一无所获。三天后,我们打理好了行装直奔越溪镇。

    当然,没人会认为金钟儿会傻到在烟京闹出了事情就回家躲着,这么做,只是为了对那女人多一些了解,最不济,也能从她家人那里打听到一些关于她的消息。

    下了飞机,当地异调局给我们弄了一辆越野吉普就不管我们了。态度格外的冷淡。

    对此,小米的解释是,异调局中也有门户之见,除了烟京重地不排斥外来人员进京办案以排除安全隐患外,其他地方的异调局都不喜欢被人捞过界。

    这么一解释,瞬间让我对异调局的幻想破灭了,本以为是一群世外高人,却没想到和普通的官僚大同小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