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老宅诡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9本章字数:3063字

    阴兵借道,通常都只是在特定的环境下才会出现,这也就成就了《走进迷信》里的那种说法。雪天,绝不是阴兵借道的典型天气,更何况水伯说这里所谓的阴兵也并不是古代士兵的鬼魂,而是几个从山外来的游客。

    “啥?游客成了阴兵?”我顿时一阵诧异,怪不得之前水伯听到我的敲门后不出声,还坚持要我念一声“阿弥陀佛”,原来其中还有这样的内情。

    “嗯,游客。说起来,真是造孽啊。我们这镇子,前些年也是不错的旅游点,经常有你们说的什么驴友、背包客之类的跑到我们这里来耍,当然,还有一些是跑到山里来收山货的老客。这话是前年夏天吧,正是人多的时候,当时镇上有七八家旅馆,全都住满了,就连一些镇上人家的空房都住满了,然而在那天擦黑儿的时候又来了六个人,结果麻烦就这么惹下了。”

    水伯又是一声叹气,手上夹着的蘑菇久久没有送进嘴里,仿佛一下子没有了胃口。

    “水伯,您别光说啊,吃,吃块肉,小米最喜欢听故事了。”小米说着,夹起一只鸡翅放到了水伯碗里,她这时候倒是露出了娇俏可爱的那一面,安定着老人的情绪,免得老爷子说到一半说不下去。

    “唉,好,我吃,我吃。”水伯忙不迭的点着头,僵硬的老脸上挂上了点笑模样,夹起鸡翅咬了一口,然后继续给我们讲了起来。

    “当天,那几个游客到处投宿,都找不到能过夜的地方,赶上那天下着点小雨,又方便不能搭帐篷,那伙人坐在饭馆里犯了愁,后来有个不懂事儿的小年轻跟他们说,要想找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其实也不难,镇上就有现成的,而且不收房租什么的,只要他们敢去就成。”

    老爷子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酒,“造孽啊。”

    当时,六名游客已经是走投无路了,连忙问到底在哪里,那年轻人倒也没有吊他们胃口,告诉他们去镇子东北角的金家老宅就可以,看宅的人就住在老宅旁边的一个小院里,只要他们不怕事儿,可以求看宅人把他们安排在老宅的客房,反正老宅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游客们听了以后自然是很高兴,对他们这些驴友来说,最重要的是遮风挡雨,其他条件好坏倒是并不重要。当然,离开前,那个小年轻也告诉了他们之所以金家老宅没人住是因为里面闹鬼,可是那些驴友都是所谓有文化的城里人,根本就不相信什么鬼鬼神神的,一溜小跑就奔向了金家老宅。

    老宅闹鬼的事情由来已久,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

    金家本是镇上的大姓,很多人都姓金,他们原本是满清皇族一脉,逃到这里躲避兵祸。皇族注重血统,本家自然成了镇上的领导者,而金家老宅就是历代金家本家老太爷的住所。

    二十多年前,金家大小姐金此曦看上了镇上一个小伙子,两人也算是两情相悦。小伙子多次上金家提亲,可是都被拒绝了。现在说起来,也没什么特别大不了的理由,就是金家老爷子嫌这小子出身不好,配不上他们金家皇族后裔的身份,家里有没什么钱。要搁在现在,十有八九,金小姐就跟小伙子私奔了。

    可是当时那年月,人们思想都保守,金小姐被软禁在家里备受煎熬,最后在金家老爷子硬给她指了一桩婚事后,在婚礼前一个月割腕自杀了。

    金此曦是金家独女,这丧女之痛让金老爷子悔不当初,然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在金大小姐头七回魂的那一天,对软禁自己,剥夺自己爱情的亲人展开了无情的杀戮。金家一门上下二十七口无一幸免,死了个干干净净,而且一个个都是死状奇惨。

    那天晚上镇上不少人都听到了金家老宅里发出的惨叫声,也有些大胆的进去看,可是只要迈进金家老宅的就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

    从那以后,金家老宅似乎成了恐怖的代名词,很多人在夜里都听到过老宅里传出人临死前的惨叫声。

    再惨烈的死亡,也只能震慑人们一时,随着时间的流逝,镇民们对金家老宅的恐惧感也渐渐的减轻了,这一晃二十年,金家老宅里曾经发生的事情已经从不堪回首的往事变成了人们嘴边津津乐道的恐怖故事。镇里有几个闲汉甚至还以敢不敢去金家老宅过夜来比试胆量。

    也正因为这个,当时谁也没拿这太当回事,由得他们去了。

    第二天早上,没人看到那六个驴友从金家老宅出来。当然,也没人把这当回事,毕竟驴友本来就是一群自由的人,说不定人家半夜里突然兴起想爬山就走了,就连看宅的老头都没在意。

    然而七天之后的晚上,却有人听到一声“救命”声在镇子里响起。夏天的夜里本来人们睡的就迟,镇上也没啥娱乐,人们就爱凑个热闹,听到喊声就一个个跑了出来。结果,他们看到了无比恐怖的一幕。

    喊叫救命的就是之前住进金家老宅的驴友之一,他那身印着海绵宝宝的冲锋衣非常的显眼,然而这个人已经不可能是活人了,他的脑袋不知道被什么力量用力的箍过,已经变得和一个葫芦似的,眼睛那一条被勒得不像样子,两颗眼珠子都爆掉了。

    脸上和身上的皮肉更是已经腐烂,浑身上下都是干涸的血迹和腐臭的尸液。

    他每喊一声“救命”,嘴里都会有尸虫被喷出来,吓得几个胆小的都尿了。

    当时有个旅店因为客满了关门比较早,而且旅店规格比较高,隔音很好,每个房间也都有空调,里面的人都睡了,并不知道街上发生的事情,结果那个人跑到了旅店门口敲门求救。店主睡的迷迷糊糊的,刚把门打开,还没听到街上的人吆喝的是什么就被那家伙扑倒了。

    再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没人知道了,大家战战兢兢的过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天亮才有胆大的跑进旅馆里去查看。那叫一个惨啊,老板一家子,还有那些住客们,死的满走廊都是。一个个都被撕咬的不成样子。

    后来,镇上的警署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事情了,因为署长也是亲眼看到那驴友跑出来求救的,这事儿也没办法处理。要知道天朝可是命案必破的,这怪力乱神的事儿报到上面去不吃通报批评才怪。最后索性来了个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一把大火把那旅馆连带着尸体全都烧了,以火灾事故死亡结的案。

    然而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第二天,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不同的只是出来呼救的驴友换成了另外一位。接连六天,六个人全都单独出现了一遍,到了第七天,干脆是六个一起出现,把整个镇子搅得鸡犬不宁。

    而这六个人的死相完全一样,都是脑袋被什么箍了。

    第七天之后,一切并未停止,那六个死去的驴友时不时的还会在夜晚出现。凡是被他们抓到的人无一生还。曾经有胆大的警员在正午时分进到金家老宅查看过,可是除了那地方格外阴冷外什么都没看到了,连六个驴友的尸体都找不到。

    那些亲身经历过惨剧的驴友没有一个再愿意到这地方来,同时也会告诫身边的人千万不要来。而镇上的人们也都养成了天一黑就关门,且绝不轻易给人开门的习惯,要不是听到了越野车的马达声以及我念的经文,就算看我们三个长得正常,水伯也不会开门的。

    于是乎曾经很是热闹的小镇渐渐冷清了下来。其他旅馆相继关门歇业。要不是还有那么一些胆子大的老客会来这里收山货,水伯家的旅店也早就关门了。现在就算开着,也不靠它营生,而是水伯自己上山挖山货打野味儿换钱。

    水伯讲的故事简直听的我头皮发麻啊。山间小镇外加鬼宅,这已经够渗人的了,还有六个到处瞎逛的死鬼。

    按理说这么一个旅游镇,对这边市里的经济多少都是有带动的。而公家这边也并非像水伯认为的那样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人。

    而这镇子上的怪事居然猖獗至今,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清理这里的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异调局觉得不值得。第二种更糟,那就是本地的异调局根本就没能力清理。

    还真是让人头大的事情。我们怎么也没想到跑来这里调查一下金钟儿的家世背景会遇到这么麻烦的事儿。

    回房之后我跟小米低声商量了一下,问她这事儿到底是管还是不管,小米有些举棋不定,毕竟她是个菜鸟而不是个白痴。最后小米还是决定不多管闲事,交给本地的异调局去处理。

    最让我们郁闷的还不是听说了老宅闹鬼的事情,而是金钟儿。

    水伯在镇上几十年,人面也算很熟的,当我问起金钟儿的时候,他非常肯定的说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女子。这一下,刘老三就尴尬了,因为小米开始怀疑他带我们来到底是找线索,还是把我们送进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