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窗外的姐姐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9本章字数:3025字

    “救命,救命啊!”在雪天开车走山路,是很容易让人疲惫的,我躺在床上早早的就睡下了,毕竟明天还要根据刘老三记忆中见到金钟儿的地方去打听消息。然而我刚刚进入迷糊状态,就听到窗外有人喊救命的声音。

    水伯讲的故事一下子在我眼前浮现,我一骨碌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水伯这间旅馆的门脸临街,客房的窗户却是朝着另一面的,我在窗户上看不到什么,就索性出来,打算去门口看一看。

    刚打开门,我就看到隔壁小米的房门也打开了。而另外一边刘老三的房门则是开了一条缝,刘老三那老骗子把脸凑到了门缝边上偷偷朝外张望。

    “老骗子,想看就出来一起看,扣扣索索的干什么,有本小姐在,你还怕那些游魂野鬼吃了你不成。”小米对于刘老三的畏缩行径甚是鄙视。

    “那是,那是。”刘老三讪笑着打开了门,摸着脑袋走了出来,“游魂野鬼哪有吕小姐您可怕啊。”

    “你说什么!”小米眼睛一瞪,狠狠翻了刘老三一眼。

    “没,没有,我什么也没说。”刘老三连连摆手,“我说吕小姐漂亮可爱,温柔体贴,和秦小哥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小米听到这马屁又是翻了个白眼,轻哼了一声,也不再理刘老三,拽着我就往楼下走去。

    “救命”的叫喊声距离我们所在的旅馆越来越近。今晚月色还算明亮,我们也没有开廊灯,只是掀开窗帘的一角朝外面看去。果然如水伯所说的,几个摇摇晃晃的人影出现在小镇的街道上,胡乱的喊着求救的话语。

    其中一个似乎发现了我们在这边的窗户偷窥,竟然朝着我们跑了过来。

    刘老三吓得身子后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和小米则是站在窗边并没有动,只是把窗帘给拉了个严实,遇到这种情况,你越是慌张越是鬼叫,就越容易被那些非人存在给抓住,不如安安静静的呆着,目标还会小一点。

    随着一阵跑动与呼喊,在月光的照耀下,一个人影已经映在了窗帘上。它一边喊着救命一边用手在窗子上拍了几下,许是见到我们这里没有动静,就转身离去了。

    我和小米都暗自松了一口气。之前就决定了不趟浑水,把这里的事情交给本地的异调局去处理,我们下来查看纯属是好奇,可没打算和那些玩意儿正面对上。

    那身影离开后,我和小米再次凑到窗前悄悄拉开了帘子。然而,就在我们把脸贴到窗边的一瞬间,窗户外面,一颗脑袋猛然从窗台下冒了上来,和我们俩来了个脸对脸。

    那张脸简直是极度的恶心,就和水伯说的一样是个腐烂的葫芦脑袋,一颗眼珠子被神经吊在眼眶下面,另一颗虽然还在眼珠子里,却也是灰败无神。一头长发乱蓬蓬的好像稻草一样粘黏着各种各样的污物,不光骇人,还恶心无比。

    我和小米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玩意儿吓得一哆嗦,身子不由得向后退了一下,然后那家伙就用手拼命的拍着窗子,嘴里还不停的大喊着“救命,求你们救救我啊!救命啊!”随着它的拍击,玻璃窗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恶心的手掌印,看得人一阵阵的反胃。

    “怎么啦怎么啦?”一楼靠近门口的一间房间打开了,水伯披着衣服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我和小米正站在窗边和外面的鬼物深情对望,水伯吓得差点和刘老三一样坐在地板上。

    反应过来之后,水伯立刻冲上来要把我们两个拉走,还说只要人离开,把窗帘拉上,那些鬼物见不到人的话,过一会儿就会自己离开。然而我和小米谁都没有动。

    这当然不是因为窗外的鬼物长得好看什么的,而是我和小米都注意到了那鬼物左边下巴上的三颗痣。

    那是三颗红痣,呈等边三角形排列在鬼物的左下巴上,看起来,是何等的熟悉。

    我看着那张腐烂不堪的脸,努力脑补还原着眼前这死鬼的容貌,然而越是还原度高,我的心就越沉。怎么会是她?怎么会是她!

    我的手不停地哆嗦着,按在窗户玻璃上隔空抚着那鬼物的面颊,“彭玲姐,是你吗?这,这一定是在开玩笑,这不可能是真的吧……”

    旁边的小米做出了跟我几乎一模一样的反应,她的整个人同样在颤抖着。我们俩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样的东西。

    这次的混水,想不蹚都不行了。

    彭玲,是我儿时的玩伴。好吧,或许说玩伴并不太确切,应该说她是我们的大姐姐,是大家的保姆。彭玲姐虽然没有城市里的姑娘那么妖娆,但是在我们的村子里也是一等一的小美女,不过她不喜欢和同龄人玩,偏偏乐意跟我们这些小毛蛋子厮混在一起,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也会拿来跟我们分享。

    她下巴上的三颗痣简直是标志性的东西,大人们都说那是美人痣,说彭玲姐以后一定是给大官做夫人的命。

    后来,我们这群孩子慢慢的长大了,彭玲姐也到了读大学的年龄,她是我们山村里的金凤凰,考上了省城里最好的大学。从那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彭玲姐了。却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越溪镇看到了已经面目全非的她。

    “水伯,您到屋子里去躲好。”小米深吸了一口气,从怀里摸出几张符纸走到了门口,握着门把手的那只素手分明在颤抖。尽管我不记得,但是小米坚持称她是我的青梅竹马,她小时候也一定在我们村子里住过,而村子里的孩子就没有一个不喜欢彭玲姐的。

    我用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这个时候,我应该和她一起面对的。

    “娃子,你们两个要干什么!被鬼迷了心窍不成!现在可不敢出去,那是要命的!”水伯看到我们俩的样子立马就急了。我们俩要是开门出去,死在他门口,那这麻烦肯定会落到他的头上。

    “无量天尊,你二人休要着急,此等邪物理应从长计议,切不可草率应之。”刘老三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刚刚他就想阻止我们,可是有些话他不敢说,现在既然有人开头了,他也连忙应和着。

    “水伯,你放心吧,不会有事儿的,我们动作很快。”小米狠狠的一咬牙,用力拧开了门把手,我毫不犹疑,跟着小米一起冲了出去。

    旅馆前面小院的门大开着,浑身肮脏破烂的彭玲姐就站在窗边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情绪看着我们。

    “彭玲姐,你,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我心里装的全都是满满的心痛,尤其是看到她的腰间还挂着当年我用木头雕刻出来送给她的小桃心的那一刻,我甚至想扑上去把这个肮脏恐怖到让人不敢直视的女鬼狠狠抱进怀里。

    “姐姐……”小米同样发出了一声低唤,手上的符纸没有在第一时间贴出去。

    而已经成为鬼物的彭玲姐刚刚还狂躁无比的拍打着窗子,此时看到我们两个出来,又听到那两声姐姐,它的动作也僵住了,还在眼眶里的那只眼珠在我们两个的脸上不停地扫量着。

    “姐,我是秦冲啊,你还认得我不了?姐!”我此时已经是强忍着泪水了。

    彭玲姐听到我的呜咽,身子猛然颤了几下,然后双手一张朝着我和小米扑了上来。

    其实我可以在第一时间把她踹开的,可就像丧尸电影中那些不忍对已经尸化的亲人下手的傻逼一样,那一脚我怎么都踢不出去。

    下一刻,彭玲姐用力抓住了我的两只胳膊,然后一甩,竟然把我整个人给扔进了旅店里面,紧接着,一个娇小的身子飞进来砸进了我的怀里,竟然是小米。

    我和小米从地上挣扎着仰起身子,却看到彭玲姐嘴里不停的叫着“救命”却是向着小院外面冲了出去,还把一个看到这边有人出现而冲过来的鬼物给撞翻在了地上。

    “快,快关门!”水伯看到这情景立刻就冲到门边把门关了起来,然后回头对着我们两个就是一阵数落:“你说你们两个瓜娃子不要命了,自己去死可以,不要害你水伯还不好?这鬼物万一闯进来了,不光你们三个,就连我这老头子都活不成!我老头子还想多活几年呢!天一亮你们就赶紧走,我老头子的店不收留你们,给钱也不收留!”

    说完,水伯气冲冲的走回他的房间里,片刻之后转了回来,把我之前给他的那五百块钱狠狠的丢在我的脸上。

    “呵呵,无量寿福,水老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原本和水伯站在同一战线的刘老三这时候说话了,他做了个深呼吸,摆出了一副高人模样,“实不相瞒,贫道此来,其实就是为了越溪镇之事,我这两名弟子不成器,性子是冲动了些,可是水老哥你要是真的把贫道师徒三人赶走了,以后,还有人管你们越溪镇的鬼事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