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凶屋幻象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39本章字数:3028字

    天黑之前,我们收到了异调局的信息反馈。在进入金家老宅的六名失踪驴友中有四男两女,其中有一对男女是夫妻,彭玲姐则是单身。之所以彭玲姐失踪那么久,也是因为彭家被异调局给封了口,没有向大家提起这事儿。

    在旅店里过了相对平静的一夜,第二天一早,我和小米早早的就来到了金家老宅。

    原本我和小米昨天晚上就想来的,却硬是被还没醒彻底的刘老三给拉住了。老骗子用他行走江湖几十年的人生经验告诉我们,不管是行骗做贼还是别的什么,事先踩盘子都是很重要的。对于这一点,我和小米也不得不认同。

    我琢磨着进宅子得先跟钟思天打个招呼,结果不知道这老哥头天到底喝了多少,这都早上九点多了,隔着门都能听到里面不停传出来的呼噜声。无所谓了反正我们来这里镇长都已经准许了,等出来的时候再跟他说好了。

    也许是凶名远播也不怕贼惦记,金家老宅的大门并没有上锁。我们俩很轻易的就走了进去。金家原本是烟京里流落出来的皇族,这院子是按照老烟京四合院的形制基础上建造的,只不过相对于普通四合院,金家老宅更大,里面有足足三进的大院子。

    与想象中的那种破败古宅不同,这宅子里干净的很,院中有几个光秃秃的老树,地上的积雪中却并没有半片飘落的树叶,说明这地方经常有人进来打扫。在第一进院子右手边的屋子的窗台上,我看到了六叠用石头压在那里的纸钱。

    北方的纸钱不同于南方的黄色草纸,而是用白纸剪成天圆地方的制钱形状。眼前这几叠纸钱并没有开始泛黄,说明放在这里的时间也不久。

    “这间应该就是当初那些驴友死亡的地方。”小米站在房间门口,不知道是否该进去。

    按理说现场是一定要勘察的,可是如果这宅子里的鬼小姐真的是对女人有反应的话,即便是白天,小米进去也未必会安全。

    “你守着,我进去看看。”

    我拍了拍小米的肩膀,独自走到门口,却觉得衣服一紧,扭头看去的时候只见小米脸上露出了一点扭捏的神态,然后也没说话,只是把一块刻着符文的玉牌塞进了我的手里。

    这玩意儿我还是第一次见,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既然她给我,就拿着好了。

    第一只脚踏进房门的那一刻,我就感到一股阴冷的气息向我整个人席卷了过来。从上到下几乎是一瞬间陷入了阴冷的状态。

    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掏藏在衣服里的试阴纸,结果掏出来的却是一堆黑色的纸灰。

    不得了啊,这地方大白天的阴气都有这么重,要是到了晚上那还了得?

    这间屋子以前多半是佣人房,里面虽然有三四十平米大小,摆设却很简单,靠墙摆着一张足够四五个人睡的木床,在床边的角落里还丢着几顶已经沾满污物破烂不堪的帐篷。

    帐篷显然是彭玲姐他们留下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被清理掉。

    更让我感到诧异的是,这二十年没有人居住的房间里,床上居然还摆着被褥,只不过那些被褥很是凌乱,上面有不少干涸的血迹,让人不忍卒睹。显然,这就是惨案当天留下来的。

    我忍着恶心用手在被褥上翻了翻,想找一些线索出来,没想到线索没发现,反而翻出来一个塑料打火机。

    塑料的东西,保存起来还是相对容易的,从外观上看并没有什么破损。拿在手中,我下意识的用手按住砂轮往下拨了几下,“次啦啦”的火花喷射中,我突然觉得脑袋一晕,然后眼前的所有景色都瞬间模糊了起来。等我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愕然的发现那打火机还被我拿在手里玩着,而周围的场景却已经彻底变了样。

    我所身处的地方依旧是在那间屋子里,可是时间已经从早上变成了夜里,尽管有些蜡烛和应急灯照亮,屋子里还是非常昏暗。

    而在我身边,莫名的多出了好几个人来,其中一个巧笑倩兮的美丽女子赫然竟是彭玲姐。

    我顿时有些懵了,下意识的就想朝彭玲姐走过去,可是我发现身体居然开始不听使唤,脚底下没动一步,反而是从不知道哪个衣兜里摸出来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

    短暂的懵逼之后,我终于清醒了过来,这恐怕是和在老校舍时候一样,看到了类似于瞬间现场的东西。

    只是与上次不同的是,我并不能控制这身子,也听不到眼前这些人在说什么话,只是能看到他们的动作而已。

    我附身这人刚刚把香烟点上,一个女人就撅着嘴巴一副傲娇模样的走到了“我”面前,用手指顽皮的点在了我的鼻子上,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这女人的资料我看过,她就是驴友团中那对夫妻的妻子。

    只见这女人用手指在“我”眼前连慌了好几下,然后就一把夺过“我”手中的烟扔到了院子里去。同行的几个人,包括彭玲姐在内看到这一幕都开始笑着和“我”打趣。而“我”本人也是不好意思的挠着头,似乎是在道歉。

    这有点不对劲儿啊。从这群人的相貌来看,我附身的应该就是那个丈夫,为啥“老婆”这么不给“我”面子,别人还都笑的这么开心呢?要知道资料中这位丈夫一直都是烟民,而他老婆并不怎么管他抽烟。

    就在这个时候,一缕如轻烟般淡泊的声音终于打破了我耳中的死寂。

    那是一种如泣如诉的呢喃,由远及近。

    一开始我还听不清到底是什么,当那女人扑进“我”怀里撒娇的时候,我终于听清了,那是一个女人在说:“你有,那我的呢?我的在哪里?”

    一瞬间,我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那种危险感,就彷如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让我的神经都快绷断了。

    尽管知道我是处在类似于瞬间现场的幻境之中,我还是张嘴大声的朝彭玲姐喊了起来,告诉她厉鬼来了,赶快跑。

    可是彭玲姐根本就听不到我的呐喊,我就这么听着那念叨声由远及近,最后竟然到了“我”的头顶上方。

    “我的,哪个才是我的。我要我的!”

    那呢喃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癫狂。我心中大叫不好。虽然我很担心彭玲姐,但这毕竟是过去发生的事情,我能做的也仅仅是作为一个旁观的看客,然而让我郁闷的是,这玩意儿既然悬在“我”的头上,那多半第一个死的就是“我”啊,这屁的线索都没有看到呢,就直接挂掉了,是不是太扯淡了!

    还没等我吐槽结束,眼前突然一暗,“我”的脑袋好像被什么罩住了一样,紧接着,就是一阵震动那种蒙了块布的黑暗感迅速变成了被人捂住眼睛的感觉。再过了几秒钟,“我”的身子倒在了地上,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了。

    耳朵里,传来一声声饱含幽怨的“不是”“也不是”,随着每一声传来的都是人体倒地的声音。当五声响过之后,那幽怨的女生变得癫狂了起来,更加撕心裂肺的呐喊着:“都不是!为什么都不是!我的到底在哪里!”

    一阵嘶号之后,那女人的声音就渐渐远去了,四周重新归于了一片黑暗的宁静。

    “秦冲,你怎么样了秦冲,你别吓唬我啊!”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了小米的呼唤声,我这才猛然回神,愣愣的看向门口的方向。

    此时小米满脸焦急,身体紧绷着,看那模样,似乎我再不回神,她就要冲进来一样。

    “我没事,小米,你别担心。”我冲她摆了摆手,“刚才我在这里站了多久?”侧头看看,那个打火机还在我的手上。

    “站了有十几秒吧,我喊你也没反应,刚刚到底怎么了?”小米很是关心我的状况,看到我没事儿,也打消了冲进来的心思。

    “没什么,就是看到了一些怪异的图像,小米,赶紧离开。”我摇晃了下脑袋,随手把打火机丢到了床上。刚刚的画面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离开?必须出门去?”小米疑惑的看着我,“你的意思是说,不光这房间里不能进女人,整个宅子都不能进?”

    “嗯,大概是吧。咱们出去说。”我挥了挥手,示意小米赶紧离开金家老宅。幻象中那个女人的声音可是由远及近的,说明她根本就不仅仅是局限在那一间屋子里。

    而当我们俩从金家大宅的门口走出去的时候,却迎面撞上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我被撞的一个咧斜,老乞丐则干脆向后翻了一个跟头,滚的满身都是土。

    说实话,那乞丐真的是挺脏的,但是毕竟他年纪大了,我还是打算上去扶他一把的。谁知道老乞丐在地上翻了个滚儿,坐在那里抬头朝我们看了一眼,紧接着,就是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朝着我身边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