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脱衣舞娘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35本章字数:2445字

    “听说你前段时间出了事,我心里一直放不下,向姐告诉我你今天会出台,我就急忙赶过来了,谢谢你肯来见我。”男人突然非常严肃的对桃姐说出这番话,一个男人,能如此尊重的对一个小姐说这些话,让我对桃姐更加刮目相看。

    然而桃姐却一脸落寂,她一直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轻抿一口:“别这么说,你不欠我什么,倒是我一直在给你添麻烦,我听说是你帮我摆平的那件事,谢谢你……”

    “没关系,谁让我喜欢你呢,能为心爱的女人做点事,是一个男人的荣幸。”

    我跟旁边坐着的男生面面相觑,两个人突然变得很尴尬,气氛越来越生分。

    桃姐点燃一支烟,一只手抚上男人的脸,“我会忘了他的,以后我不会再辜负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吧,让我彻底忘了他,我才能来到你身边。”桃姐的话,就像一块颇有分量的石头一般,在男人的心底激起涟漪。

    他转过身,双手握住桃姐的肩膀,激动地晃了晃她:“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肯给我机会,跟我在一起了?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都等了两年了!自从你来了白日焰火,我心里就再也装下过其他人了!”

    桃姐被他搞得有点哭笑不得,两个人就这样相拥在一起,虽然桃姐脸上是在微笑,可我却看到她的微笑中隐藏着一种无奈与苦涩。

    我并不了解桃姐的过去,我只是觉得她很有手段,能够把男人掌控于股掌之间。可是今天这一幕我倒是有些看不懂了,难道桃姐真的想安安心心的嫁作人妇了?

    虽然我跟这个男人也不过只有一面之缘,但是能肯定的是,桃姐嫁给他绝没有错,他可以给她幸福,只要她心无旁骛,懂得珍惜就可以。

    下了钟,我领到了五百块的出台费,而桃姐领到的却是一张几万块的支票。做人的差距就是如此之大,桃姐不过几句窝心的话,几个拥抱,几个吻,就能让这个男人为她如此神魂颠倒!可我真的没看明白她到底对他做过什么,顶多不过是举止优雅,懂得如何跟他聊天罢了。

    回到化妆室,几个女孩立马向我们投来嫉妒的目光,我知道,她们都觉得桃姐赚钱太容易了,也生气所有高级别的客人都只能由桃姐来服务,她们总觉得如果给她们机会,她们也可以做的像桃姐一样好。

    术业有专攻,其实每行每业都有能够独领风骚的风云人物。桃姐之所以会在这里如此受那些有钱客人们的欢迎,最大的原因就是,她能够处理好媚俗与高雅之间的转换。

    她可以被富商们当作女朋友带出去出席各种酒会,跳舞礼仪皆不在话下。她也可以被公子哥们带出去夜店嗨舞,不论是性感撩人还是慢绕轻跳,都不难不到她半分。她就是那种上的了厅堂,入的了厨房,人前女神,床上荡妇的女人中的极品。

    试问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呢?

    桃姐坐在化妆镜前整理了一下妆容,然后淡淡的对我说道:“今天这个男人,你记住,下次他再来的时候,你自己去,我不会再见他了。”

    听了这话,我不由的愣住,刚刚还跟人海誓山盟,现在怎么就不再见他了?

    “我跟他没可能,你放心,他是个好男人,不会为难你,我只希望你可以帮我陪陪他,因为他想要的,我确实给不了。”

    听了这话,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特别生气,想起刚才男人脸上满足的神情,就跟一个孩子得到了心爱许久的玩具一样。可桃姐怎么能说变脸就变脸,尤其还是对这种濒临灭绝的极品好男人!

    “我才不去,要去你自己去!人家明明喜欢你,你却这么对人家,既然你不跟他在一起,干嘛还收他支票?还说那些给人希望的话?”我犯了小姐中的大忌,我这样一说,大家就都知道桃姐今天的出台费收入不菲,这会让一些手脚不干净的女孩产生妄念。

    我有些后悔,急忙拿着烟喝跑到阳台上抽烟。

    桃姐悄悄走过来,似乎并没有因为我说的话生气。

    “他的条件太好,我配不上他,他妈妈私下来找过我,要给我一笔钱让我离开她。我没拿那钱,不过还是准备离开他了,所以才有今天的这场戏。我拿了他的支票就是想让他知道我跟普通的小姐没有任何区别,跟他在一起只是为钱。所以下次我不会再见他了,就让他以为我是个拿了钱转头就忘了他的婊子吧!可我又不忍心看到他难过,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安慰安慰他,我真的不想看到他堕落……”

    原来桃姐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坏,听了她的苦衷,我只好勉为其难的点点头,一想起刚才那个文质彬彬的男人会有多失望,我就莫名其妙的心疼。

    “好,我答应你,下次他来,我去见他……”

    说完,桃姐脸上的表情这才露出一点宽慰的笑容。

    “不要觉得我狠心,跟不对的人在一起,时间久了伤害会更大。”桃姐回了化妆室,她用化妆棉轻柔地卸着妆,今天她不会再出台了,而我却依旧要留在这,补补妆,调整微笑,去迎接下一个客人。

    今天晴晴没来上班,听说好像发烧了,正在房间里休息。我看了看自己的手,回忆昨天是不是下手有些重了,心底多少觉得有点愧疚。

    不知道是不是客人们都知道桃姐今天要出台了,所以都一堆扎了过来,这是我来白日焰火之后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客人。但是桃姐出了一台就回去休息了,导致很多客人都非常不满,苏岑今晚忙坏了,到处给人赔礼道歉,受了气还不敢跟桃姐发火,毕竟桃姐随便拿次消费,很可能就比他一年的工资还多。

    为了安抚那些客人躁动的情绪,苏岑只好把安安请了出来。安安就是之前早上我遇到她在那练功,性格有些古怪的女孩。最近一直都没怎么看到她,要不是苏岑硬是把她拉出来,我都快把这个人给忘了。

    不过就算她现在出现,我也有些认不出她了,原来她最近消失,是去动手术了,脸上到现在还有点没有完全愈合的淤青。

    我看着她的脸,有点害怕,化了那么浓的妆的脸加上淤青,完全就跟个僵尸一样,不过在舞台灯光的照耀下,还算看得过去。

    安安一脸的怒意,能看得出来,她是被拎出搬出来救场的,毕竟桃姐只有一个,就算把她拉出来陪客人也陪不过来这么多人,我们这些雏儿那些男人又看不上,能想到这招也着实难为了苏岑了。

    安安今天穿得相当暴露性感,跟她以往演出的服装大相径庭。然而即使如此,台下的客人们貌似还不买账,有几个男人口口声声的喊着桃姐的名字。甚至有人还朝台上的安安泼酒。

    安安也是个暴脾气,一直靠跳舞在白日焰火混饭吃的她哪能受得了这个气,她抓过麦克风,对着台下的那些男人大声呵斥道:“你们欣赏不了艺术,没关系!老娘今天就让你们看一看,到底什么才叫跳舞!”

    说着,她把麦克风一甩,慢慢地开始解开上衣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