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老板秦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35本章字数:2478字

    男人被手下打得浑身绵软无力,跪在众人面前。

    苏岑看见他,脸上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尴尬,孙总抽了口烟,眉头紧锁,一脸笃定的表情。

    “这是我这几个月才收的一个小弟,他身手不错,跟你的身手有几分相似。”听了这话,苏岑有点耐不住了。

    “身手相似?这年月打架还有什么身手可言的?不都是抡起胳膊抬起腿么!”

    “那可不一样!原本,我以为跟这小子接应的,应该是个姑娘,但是看到你我才发觉,或许跟他一起偷药的,应该是个男人才对!”孙总这话说得苏岑一惊,就连我这个局外人都能看得出,苏岑绝对跟今天这事有说不清的关系。

    跪在地上的小子又吐了几口血,看样子怕是撑不住了……

    “我不管您是混哪条道上的,我苏岑是白日焰火管事的,如果你继续这么闹下去,我只好让我们老板派人来了!”苏岑严肃不笑的时候看起来还挺正经的,不过白日焰火门外停的车越来越多了,加上里面的这种氛围,连我都开始跟着紧张起来。

    客人听到响动,基本都跑出来了,有的看热闹,有的直接走掉,连小姐的出台费都没给。

    正说话的时候,向姐突然从门外走进来,在她身侧的还有一个比较长得挺年轻的一个男人。这男人唇红齿白的,身材有点纤瘦,来白日焰火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见。

    向姐笑盈盈地看着孙总,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隆重介绍了一下。

    “各位,这位就是我们白日焰火的老板,秦少。”所有人立马都90度给这个秦少鞠躬,我愣了几秒钟,突然感觉腰上有手在碰我,然后也让我一起跟着鞠躬。

    那个叫秦少的男人看起来非常年轻,听说是个富二代,其实他能有现在的财力,还不是因为背后有个牛逼的老爸。所以,连向姐这么有头有脸的人物也得哄着他。

    秦少之所以会来,并不是因为这个孙总在这找茬,而是他今天本来就是要来找白日焰火里的一个女人的。

    孙总见秦少都来了,还以为自己面子很大,立马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

    “呦呵,看样子白日焰火也不过如此啊,还没怎么打,老板都跑出来劝架了!”

    秦少缓步走过来,嘴角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孙总是吧?您好,我叫秦为,是这里的老板,您这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孙总本以为他会跟其他同年纪的男生一样,让手下抄家伙跟他火拼的,结果他却和颜悦色的?难道是个怕事的怂包?

    “算了,不说废话了!这小子跟你们这个管事的,应该拿了我点东西,我今天就是来查明原因的,那些货,虽然不多,但是至少能卖这个数。”孙总笔画了五根手指。

    秦少也是聪明人,一下就明白孙总嘴里说的货是什么东西了。

    他来到苏岑面前,二话不说,飞起一脚就踹了过去,把苏岑踹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什么嘛,原来是个喜欢窝里横的?我在心底暗暗的鄙视着。

    “得得得,大家都是老江湖,别跟我这演这些套路,赶紧让他把货交出来,咱们两清。”事以至此,孙总也不愿意多浪费时间,毕竟这事闹大了,把警察引来,最后还是不好收场。

    可秦少显然一脸不满足的模样,“这怎么行,我才刚来,戏,才刚刚开始!”说着,他拍了拍掌,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男生从他身后走出来,把几包白色的东西扔在地上。

    “你看,这是不是您要的东西?”

    孙总的手下把地上的东西拿起来,嗅了嗅,点点头,而后递给他,这才他的表情才稍显放松。

    “嗯,既然秦老板已经把货还给我了,那我也不多纠缠了,今天在这给你造成的损失,改日我会加倍补偿。”

    “那不用,咱们今天就当交个朋友,以后欢迎孙总常过来坐坐。”

    孙总带着一行人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看得我在一旁也觉得气闷,原本以为这个秦少爷能狠狠地教训他一顿,结果居然这样就完了?真是让人失望!

    苏岑跪在地上,浑身发抖,我还从来没见过他如此害怕的模样。

    果然,这个秦少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如此亲和。为了惩罚苏岑,他居然叫人把他的指甲给起了,而且是十根手指。他也不开除他,反而让他继续呆在白日焰火里帮他工作。这里的人似乎早已经习惯了他的作风。

    苏岑被撬开指甲的时候并没有打麻药,他的惨叫声跟杀猪一样,吓得我半天说不出话来。对比孙总,秦少完全就是一只笑面虎,你永远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苏岑被带回房间休息了,刚刚他已经疼晕了,我们这帮小姐一个个恭恭敬敬地站成一排,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秦少在我们面前走了一遍,突然他在我面前停住脚步。

    温热的手指突然伸过来,勾起我的下巴。

    我缓缓地抬起头,看他的眼神有些躲闪。

    “秦,秦总好……”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刚刚苏岑的惨叫给我留下的阴影还未消散。

    “你新来的?”

    我点点头。

    “听说你把晴晴给打了?”

    听了这话,我浑身打了个冷颤,虽说那件事是晴晴自作自受,但我只是个新来的,一个新人把一个老人给打了,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

    他突然抬起手,作出要抽我的动作,我闭起眼,我知道不能躲,躲了可能更麻烦。挨几下顶多也是当时疼,忍忍也就过去了。

    良久,他的手掌确实落在了我的脸上,但力道却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

    他拍了拍我的脸,威胁道:“还没有人敢在我秦少的地盘上撒野,苏岑的下场你也看到了,如果你敢给我耍花样,相信我,你只会比他更惨!”说完秦少便转身离开了,向姐急忙上前,帮他递上一根烟。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白日焰火,今天晚上还真是难熬。本来上次跟晴晴撕逼已经激发出我隐藏已久的愤怒,可现在被秦少这么一吓,我又开始变得唯唯诺诺,胆小怕事了。

    回房间后我才意识到,刚刚谁都去大厅了,就唯独桃姐没到,做头牌还真是好,连老板都要给三分面子。

    “你今天被秦少教训了?”桃姐坐在化妆台前,往脸上抹着化妆水。

    我点点头,颓丧地躺在床上,望着屋顶的灯,默默的发呆。

    “秦少可不是好惹的,别看他脸上笑嘻嘻的,但是论手段比谁都狠,他可不是个头脑简单的富二代,他的能力胜过他父亲。”

    “我知道……,可我在他那已经算是黑户了,估计再犯点事,他该把我的指甲也给拔了。”

    “那可不一定,秦少喜欢特别的人,今天他对你的惩罚也太轻了点,之前也有个小姐闹事,他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在她的胸上烫出了一块疤,那可是生烫!”

    听了桃姐的话,我脑海中突然有那种皮肤被烫焦时发出的呲呲声,想想都觉得恐怖,这个秦少根本就不是人。

    “所以,你以后还是低调点吧,在白日焰火里的女人,不管多牛逼,都是他秦少的,没有他,就没有我们……”

    从未想过当个小姐还要如此举步维艰的,特别是当我越来越接触到自己会被卖来做小姐的真相后,对这个世界就更加的失落与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