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这么诱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36本章字数:2505字

    再次醒来时,头疼欲裂,我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空气中迷茫着薰衣草的香气。抬眼望见窗外的海景,阳光温柔还耀眼,我急忙做起身,身上是撕裂般的疼痛。

    这是哪儿?这不会是天堂吧?

    我还从来没住过什么海景房!我们老家不要说海了,就连河都被污染的不成样子,记得小时候偶尔还可以去河里洗洗澡,现在,就连路过都要捂着鼻子才能过。

    虽然空气中的薰衣草很香,但仍然有着一股淡淡的汗味弥漫在我周围。我抬起手臂闻了闻自己,瞬间羞红了脸。一定是昨晚跟陆总周旋了那么久,浑身上下掺杂着酒气还有汗水,晕倒后又没洗澡的缘故……

    可究竟是谁把我带来这里的?想必带我来的人一定闻到了我身上的味道,作为一个女生,这样不堪的自己让我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门咔嚓一声被打开了,秦少拎着一件浴衣走了进来。

    他一进门就拧着眉毛,在我面前站定,“卫生间在那边,你,现在立刻给我下床,把自己给我洗干净!”说完他把浴衣仍在我的被子上。我蹑手蹑脚地拿起衣服,朝卫生间走去。

    秦少似乎忍受不了了,吼道:“给我快点!”

    我忙不迭地拿着浴衣往厕所跑,还差点滑倒,这可怜滑稽的模样,我想这世上没有几个男人愿意见到。

    我把花洒打到最大,脑海中不断出现昨晚陆总撕我衣服,强迫我的画面,这身上确实太脏了,我忍不住在温热的水中,瑟瑟发抖。

    洗好了之后,我穿起秦少给的浴衣,这件浴衣太短,只够遮到我大腿根部的位置,也就是包了个屁股。衣领是v领的设计,领子居然开到好到肚脐眼的位置,没穿内衣的我穿上这个简直就是若隐若现!

    我骚红了脸,这哪里叫什么浴衣嘛,跟没穿一样啊!

    我用毛巾披在身上,想挡住自己胸前的风光。

    秦少早已经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手里擎着一杯红酒,在欣赏不远处的海边景色。刚刚我睡过的床很明显已经被换过了床单被罩了,空气中的那股汗味也消失不见了。

    他转过头看了看我,表情瞬间凝住。

    他用手指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示意让我过去。

    在他面前坐定后,我依然用毛巾遮挡着自己的胸。“秦少,对不起,昨晚差点又被我搞砸了……”

    我不知道他把我带到这里过夜究竟是什么意思,刚刚洗澡的时候我也感觉昨晚应该没有人碰过我,毕竟我昨晚的那幅模样,我想是男人都应该下不去嘴的吧?

    秦少应该是个有洁癖的人,从他家全部纯白色的装饰就能够看出,而且打扫的一尘不染,有钱的人就是好,不用自己做家务,家俬都是那种特别舒适高档的,难怪有些人不断拼搏也要努力赚钱,人上人的滋味,确实很好。

    秦少喝了一口酒,眼神十分玩味的望着我的胸口。

    他坐到我身侧,鼻子在我的头发上嗅了嗅:“嗯,现在这个样子,才像个女人嘛。昨晚你身上的那股味道,简直要把我恶心吐了。”

    听了他这话,我羞得双颊通红。

    “哈哈哈,我就喜欢你这股害羞劲儿,白日焰火里的那些女人,经年累月的伺候男人,羞耻心什么的,早就喂狗了,也就是你新来的,还多少有点这股劲儿!”

    “可她们很多人也很漂亮,很妩媚啊,男人不都喜欢那样的吗?”我不明就里,在我看来,像我这种羞涩的生瓜,脸蛋一般,身材一般,整个人就像个没发育好的小丫头,那些习惯了风月场所的男人又怎么会喜欢呢?

    秦少摇摇头:“你不懂男人,男人都喜欢初恋的感觉。那些媚俗的玩物只能当作一时发泄的工具罢了,而每个男人心底都有最柔软的部分,那就是他们第一个爱上的女人。现在的你,最能令他们产生这种怀恋初恋的欲望。”

    我低着头看了看自己,还是有点搞不懂,我不明白,有几个男人会去夜总会找初恋的?

    秦少见我愚钝,也懒得继续跟我掰扯,他用手指撩开我身上的毛巾,撩开了胸前浴衣仅有的布料。我的脸已经不能用红来形容了,我不知道他究竟要对我做什么,虽然他长得很帅,是很多白日焰火那些女孩们心目中的男神,但我仍然不想被他……

    身子很不争气地开始发抖,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样。

    他见我这个样子,似乎觉得更加有趣,而后一把将我抱在怀里。

    “你知道么,你跟一个人很像。”秦少一改往日里那种冷漠且轻佻的口味,突然沉沉的抛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僵在他怀里,我知道,我可能这辈子都当不好一个小姐,因为我控制不好逢场作戏的度。

    他并没有像那些可人一样对我上下其手,而只是安安静静地把我拥在怀里,他的怀抱很温暖,甚至比康俊哥的都要温暖人心。我渐渐的放松了警惕,就这样被他宠溺的拥在怀中,也不知道我们俩就这样抱了多久,直到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我们两个之间的这份宁静。

    有时候,当一个人很怀念另一个人的时候,他会把哪怕只有丁点象的人也当作是怀念的那个人。

    我知道,老板给我的一个拥抱其实什么都算不上,毕竟他是秦氏企业的老总,他想要哪个女人易如反掌,又怎么会对我这样一个农村来的丫头付出真心。我一直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会在秦少的手下平步青云,最大的原因。

    “你这样穿,很诱惑,以后上班的时候可以穿的性感,但是不要穿这类的浴衣,答应我好吗?”

    我点点头。我当然不想这样穿,如果不是工作需要,我恨不得天天穿着高领的衣服……

    “好了,今晚你就别上班了,最近我让苏岑给你调整一下客人,别以为昨晚我救了你,你就跟别人不一样了!我只是觉得你很有趣罢了,该做好的工作,一样要好好做。”

    “我明白的,我会努力,虽然我现在做的还不好……”

    “哈哈哈哈,我就说你有趣,我头次见到做小姐还要努力的人!”秦少边大笑边出了房间。我又骚红了脸,刚刚说的话也确实不太过脑子……什么叫我会努力……真是愚蠢至极。

    我想白日焰火里的小姐做了一个月以上还没完全适应的,恐怕也就只有我一个人吧?其他的女孩子我看来几天或者一周的时间,就能在客人面前表现的游刃有余了。

    我望着面前波光粼粼的大海,望着面前秦少刚刚遗留下还未喝完的红酒杯,我悄悄地拿起来,喝了一口。这红酒果然跟夜总会里的那些稍微逊色的口感不一样,那股稍带巧克力味的清香扑鼻而入,让我多少有点沉醉其中。

    酒真是个不错的东西,可以令人短暂的忘掉烦扰,虽然它可以令人心跳加速,却也同样令人意乱情迷,难怪,从古至今,酒都是男人跟女人之间用来调情的最佳饮品。

    喝完了酒,我不敢多做逗留,身上只有这件浴衣,我四下找了找,衣柜里满是秦少的西服套装。唯独只有一件女装,这件衣服被套在塑封袋里,是件白色的蕾丝长裙,我咬了咬牙,在他的桌子上留了张字条,然后把衣服换上,离开了秦少的无敌海景别墅,回了白日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