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我是傻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36本章字数:2517字

    我总以为以德报怨会让世界变得美好,但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自己是个傻叉。

    昨晚我喝的那杯酒,我跟孙总周旋的那一个多小时,还有秦少的出手相救,我都归结于自己的运气好,虽说我不太喜欢秦少的性格,可还是打心底里感激他救过我。

    但我一直想不通的是,昨天晚上安安后来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她没找人救我?而原本我的那桌客人没见到我的人,却没找我又是什么原因?我心里一直纠结着,所以我打算找安安问个清楚。

    这次秦少并没有把我带回他的无敌海景房,也没有跟我多说一句话,我知道自从上次我在老家不知道好歹的把他赶走后,他就懒得理我,救我可能也就是举手之劳吧,毕竟那个孙总跑到vip顶级包房也没有经过任何人同意,在秦少的专属包房里乱搞女人,换了是我也受不了!

    当晚我跑去安安单独的化妆间,她果然在里面。

    看她的样子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而我的身体因为昨晚喝的那些酒,还有些难受。

    “你昨晚为什么没找人来救我?不是说好的,你出去就找人来吗?”

    安安坐在椅子上,用粉扑在为自己补粉,见我过来声讨她也没有转过身跟我说话,而是自顾自地继续在那对着镜子描眉画眼。

    我拉过她的转椅,让她面对着我。双手握在椅子把手上,我瞪圆了眼睛望着她,“你说啊!为什么不找人来救我?我在里面被他折磨了那么久,我以为你会帮我!可你人呢?”

    安安一脸不耐烦的模样,她推开我,从椅子上下来:“我没找人?你看见了吗就这样说我?如果我不找人,谁通知让秦少跑来救你的?如果不是我,你早都被那个糟老头强奸一百八十多回了,现在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你谢我都来不及,居然还朝我发脾气?”

    听到她这样说,貌似解释得通,可我心里还是有些疑虑,毕竟秦少并不是天天在白日焰火里,请自己的安保人员来救我不是更快么?这曲线救国的招数多少有些令人匪夷所思啊!不过毕竟我现在还算是完好无损。

    或许真的是我多疑了吧?我的怒气渐渐平息下来,走到安安的身后,“对不起安安,刚刚事我太激动了,我跟你道歉,还有,谢谢你昨你找秦少救了我。”

    安安也叹了口气:“没事,我也得谢谢你,昨天要不是你先救了我,估计我现在就已经被那个老头睡了。算了,我没生你的气,真的。”

    本来我想离开,却突然被安安抓住了胳膊,她脸上的表情有点难为情的样子:“小雅,我可以问你一句话吗?”

    我点点头:“有什么话你就问呗,咱们好歹也算是共患难过的。”

    “你……喜欢秦少吗?”安安的语气卑微又软弱,跟她平时高冷的女王范儿一点都不搭边。

    我楞楞地看着她,“我当然不喜欢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你看你真是多想了!”我急忙打哈哈,虽然我对秦少有好感,可毕竟我喜欢康俊哥在前,不可能坐他次车,被他救一次就喜欢上他吧!

    安安呼出一口气,看样子像是心理有什么大石落了地一样的舒畅。

    我注意到安安化妆台上放着一串项链,那串项链是祖母绿宝石做成的,虽然低调却透露着高贵典雅的气质。我还是头次见这么漂亮的项链,安安也注意到我的目光,她指了指那条项链说:“你喜欢?你喜欢的话,可以试着带带看的!”

    我急忙摆摆手,“不了不了,我只是觉得它很漂亮。”

    安安的脸上瞬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是啊,它确实很美,是秦少送我的,因为……因为他花高价买了我的初夜……第二天早上,他就让人把这串项链拿来给我了……”

    原来是秦少送她的,怪不得一提起来她会如此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听她说是秦少买了她的初夜后,心里竟有些不适滋味。我知道自己不该如此,他们郎才女貌,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点点头,跟安安又寒暄了几句后便回了房间。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今天就不打算出台了。

    晚上迷迷糊糊的睡到很晚,突然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脸,我拼了命的想要挣扎,却发现身体怎么动都动不了。我想叫,却也叫不出声音来,这种感觉让我怕的要死。终于,过了几分钟,我的身体才缓缓的恢复知觉。

    清醒之后才发现,原来我刚刚是所谓的鬼压床了……

    桃姐最近只接一台就回来休息了,她听见我刚刚说的梦话也被吵醒了。她下床朝我的床铺走过来,帮我盖了盖被子。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天,你的头居然这么热?”桃姐摸到我脑门的时候,就跟抹了铁锅被烫到了一样,立马抽回了手。

    我望着她,口干舌燥,头也晕晕的:“桃姐,我刚刚做了个噩梦,感觉不大好。”

    “傻丫头,我去给你拿点药,你吃完了,蒙着被子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就什么病都没了!”说完,桃姐喂我吃了药,而后我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睡到接近中午的时候才醒过来,那时候桃姐已经不在房间里了,不知道是不是睡多了的缘故,脑袋一直都嗡嗡的疼。我披了件外套,想去员工餐厅吃点饭,谁成想刚一出门我就看见一地的玻璃碴子。

    下到二楼,化妆室的门半敞着,里面的东西被砸的乱七八糟,幸亏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不然一定会引起人员骚乱。不过即使如此,看见眼前的这一幕我也觉得有些可怕。

    向姐突然拿着一份报纸,从楼下愤怒地冲了上来。

    她把报纸甩在我身上,大吼道:“看看你干的好事!现在谁都知道我们白日焰火里的小姐不喜欢接客,还给家里人打电话告状这事了。小雅啊小雅,我真是闹不明白,你昨晚给孙总女儿打电话的时候想没想过后果是什么啊?你看看,现在这事都登报纸了,以后我看我们白日焰火干脆关门大吉好了!”

    我拿起报纸,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大标题:中介公司老总在白日焰火夜总会嫖娼被抓,女儿哭诉当场……

    看样子,昨天这事并没有结束,我天真的以为孙总看见自己的女儿就能善罢甘休,灰溜溜的跑回家,却没想到不知道这件事被人捅上报纸。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

    昨晚的事确实太过蹊跷了,我也不知道是该跟向姐认错,还是解释自己的苦衷。可是到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对方现在摆明了就是要来白日焰火闹事,而起因却是因为我……

    向姐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而后从鼻腔里喷吐出来,两个手指在鼻梁上捏了捏,不管是哪家夜总会的话事人,遇到这种事肯定很头痛。

    “向姐,对不起……要不这样,我先出去躲躲,等这个孙总消气了再回来。”

    向姐听了我的建议,也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只能先这样了,这货他妈的也不是个善茬,你要是继续留在这,说不定还会发生什么!走吧,现在就走,我让苏岑带你去我们另外一个地方。”

    我上楼匆匆收拾了下行李,跟在苏岑身后打算离开白日焰火。怕有人提前堵在门口,我跟苏岑还特意准备从后门逃跑,谁知,一只脚刚踏出门口,我就撞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