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脱光跳舞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36本章字数:2546字

    门口站着一个正在抽烟的男人,他身后还跟着好几个穿着黑色西服,身材魁梧的壮汉。而为首的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康俊哥……

    脑子里突然思维变得混乱,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在堵我。如果我现在跑出去,正中下怀不说,还有可能让康俊哥为难。所以,我一把拉住苏岑,告诉他不能跑,于是我们俩又回了白日焰火的别墅里。

    向姐一听后门有人堵着,气得直拍桌子。

    “这是要造反啊!前门也有人,后面也有,他们这是不打算让我们做生意了啊!”向姐无奈的抱怨道,苏岑也在一边悄悄的不说话。

    这次事态的严重性超出了我的想象,“那不能通知秦少来帮忙么……报秦少的名号,会不会让他们知难而退?”

    向姐皱着眉头,“没用的,秦少今早把安安送回来之后就飞去北京的分公司开会去了,最早也的明天上午回来,远水救不了近火啊!如果今天这姓孙的把咱们白日焰火给平了,秦少明天回来也只能去找他算账,遭罪的不还是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听了向姐的话,貌似是彻底完蛋了……

    我走过去,拍了拍向姐的肩膀:“向姐,一人做事一人当,他敢让人砸了咱们的化妆室,就不怕把整个白日焰火夷为平地。我估计来头也不小,不如你把我交出去吧,这样还能把白日焰火保住,也能保全所有人的安全。”

    向姐跟苏岑的脸上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们估计没想到我这还没到二十的小丫头,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向姐摇摇头,坚决不同意。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我把你交出去挡事,这事要传出去以后我向姐还怎么在这圈子里头混?我也是混夜总会太久了,秦少的面子也大,很久没遇到这种事了,不知道以前的那些人脉还用不用的上。你好歹也算是我手下的人,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出去冒这个风险。”

    不管怎么说,向姐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我还是非常感动的,但是我明白,祸是我闯出来的,我不能让她们跟着我一起受委屈。

    “向姐,你就让我去吧!”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先回房间去,我自己来想办法,实在不行我让秦少调派点人手过来,我就不信,今天还反了这孙子了!”说着,苏岑就把我往楼上的寝室推,而向姐便开始各种打电话,求爷爷告奶奶的找人来帮忙。

    直到傍晚,她仍然没找到几个能帮的上忙的人,而今天秦少坐飞机,去分公司也一直联系不上,我们这些人都太低估了这个孙总的实力。

    向姐抽了很多烟,弄的整个办公室里乌烟瘴气,我知道,她一定是没办法了。

    我跟桃姐借了一套比基尼,穿在了身上,随便披了件小外套,而后来到向姐面前。

    “你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穿成这样?今晚这生意都不能做了,穿这样给谁看?”向姐的话里一股浓烈的火药味。

    “向姐,你信我,今天晚上让白日焰火正常营业,至于那个孙总,我闯的祸,我自己负责。他今天就是找人把我轮奸了,我也受着。别让我一个人,害大家以后都没有栖身之所就不好了。”

    “你一个丫头片子,你在这逞什么能?如果你出了事,白日焰火也好不了。”

    “我会跟他们去别的地方的,不会影响白日焰火的,你放心好了。”

    “不行!”向姐把桌子拍的震天响,“你丫胆子还真挺大哈?还敢跟他们走?出了白日焰火,他们弄死你估计都没人知道,我的那些朋友不是不能帮忙,而是不敢帮忙。他们都说这个姓孙的大有来头,而且他家里的人跟秦少也有商业来往,我们得罪不得。所以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能轻举妄动,别给我废话,老实呆着,等秦少回来发话再说。”

    向姐很坚持己见,我只好妥协道:“那我们今晚该正常营业就正常营业吧,如果他来找麻烦,我去包房里给他跪着就是,大不了……大不了我把我的初夜给他,不……要……钱……”

    “你啊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年轻人就是爱冲动!你昨晚要是能这么乖,至于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么?”

    我垂着头,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淌着,“向姐,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今天,不管他让我干什么,我都努力满足他,只要大家能安然无恙就行。”

    向姐把我拥在怀里,竟也湿润了眼眶,她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后背,“你啊,真是个又实在,又傻的好孩子。向姐没多大能力,今天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她松开我,对着苏岑大喊一声:“开门,白日焰火今天正常接客!”

    苏岑转身让安保人员去把大门敞开,白日焰火里像往常傍晚那样开始变得忙碌。

    大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车门敞开,孙总在车里坐着,嘴里叼着雪茄,一副你看不惯我,也干不掉我的狠样。

    我来到车门前站定,想求他原谅:“孙总,昨天晚上都是我的错,我当时喝了点酒,不知天高地厚的做错了事,您要想惩罚,就罚我吧,别连累了别人。”

    孙总从车上下来,狠狠地吸了口雪茄,他的老脸上还带着墨镜,一手边掐着腰,边在我身子周围踱步。

    “小姑娘,你也是够狠啊,居然敢把我女儿叫过来?还让那帮娱乐记者蹲在门口偷拍我的照片?今天,凡是销量高的报纸杂志还有门户网站,都有我的头条新闻,拜你所赐,我现在可是这里的大红人了啊!你说,我该不该原谅你?你这让我以后还怎么做生意?”说着,孙总把雪茄按在我的肩膀上,用力地捻了捻。

    一股烧焦的味道扑鼻而来,我强忍着肩膀上的灼疼感,紧紧咬着双唇,我知道,现在就算是他把我往死里整,我也不能说个不字。

    孙总把我搂在怀里,边走边指了指白日焰火一进门的小舞台,“诺,想让我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既然你能让我上报纸,我也能让你的照片火遍网络。这样,今晚你就在这台上给我学着安安的样子,跳那种特别性/感的脱衣舞,我就饶了你,如何?”

    我刚点了点头,孙总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推到了舞台正中央。

    现在这个时间,已经有零星几个客人过来找小姐出台了。他们坐在台下的散台上,望着台上穿着暴露的我,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

    向姐见孙总揪着我的头发不放,急忙跑过来,笑脸相迎。

    “呦,这不是孙总么,您看您这是干什么,来咱这不是寻开心的嘛,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向姐端过来一杯酒,想敬孙总一杯,却被他一巴掌给挡开了,酒杯摔在地上,向姐尴尬地站在那里。

    孙总继续揪着我的头发,贴在我耳边说:“你放心吧丫头,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给我脱,给我跳!我就不信了,我堂堂一个龙氏企业的总经理还能被你一个丫头玩了?那我也太他妈没面子了!”

    我被孙总揪得头发都疼,可自始至终都一声没吭。我站在舞台上,周围围观了不少人,安安、晴晴、静儿都在台下望着我。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望着门口的方向,眼角含泪,只要在后门守着的康俊哥不过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让他看见我脱衣服跳这种下作的舞蹈,把初夜献出去我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