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36本章字数:2345字

    回到别墅时,白日焰火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女孩们在化妆室里七嘴八舌讨论着,苏岑也懒得跟她们解释,只是一个人自顾自地坐在那里抽烟,任她们吵闹。

    向姐也在自己的办公室十分发愁。

    我望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这一切皆因我而起,我不过是想帮个人罢了,怎么就惹上了这么大摊子事儿。

    我前脚进门,后脚秦少便赶了回来,见地上到处都是碎玻璃渣子,他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而后转过头看了看我:“林雅青,够可以的啊?白日焰火经营了这么多年,这还是头次被搞成这样!”

    我低着头,不敢直视秦少的眼睛,小声嘟囔着说道:“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会想办法补偿的……”

    秦少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有时候他真的跟安安很像,尤其是在对我们这种穷人表示不屑时的那种轻蔑。

    “补偿?你拿什么补偿?你现在还欠我一身的债,你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吗?就算在这卖一辈子,我估计你都还不上!”秦少疾步朝楼上向姐的办公室走去。

    晴晴跟静儿正好从楼上下来,跟秦少在楼梯上擦肩而过。

    晴晴拿了件衣服,跑过来给我披上,“你跟秦少吵翻了吗?刚刚他上去时那表情恐怖的吓人。”

    我拽了拽衣服,叹了口气道:“我惨了,我估计就算在白日焰火做一辈子小姐,也够呛能还的清这么多钱了……”

    晴晴急忙把我抱在怀里,不停地拍抚着我的后背,“别难过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突然意识到,秦少上楼八成是去找向姐的麻烦了,眼下搞成一团糟,他肯定要对她兴师问罪的。向姐已经护了我不少,我不能再让她为我受委屈,大不了,我把自己身上的器官都卖了,也把这钱给平了。

    想到这,我急忙往楼上跑,也顾不上身上被打的酸疼,也顾不上现在自己的形象有多么邋遢。

    果然,刚到向姐办公室的门外,我就听到秦少在里面摔东西,发脾气的声音了。

    “我养你们这些废物是干什么吃的?还任凭他一个小小的孙全辉,就把我的私人会所搞成这样?这要传出去,我秦家的脸以后还往哪搁?”向姐明明比秦少大十多岁,但是他训她的口气,就跟训自己手下的小弟一样。

    我有些听不过去了,立刻推开办公室的门,冲到秦少的面前,跟他对视。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来的勇气,都已经到了这种节骨眼了,还能冲着老板发脾气。

    “这事跟向姐没关系,向姐也不过是为了保护我,保护白日焰火,打架搞破坏的又不是她,也不是她能阻止的,你凭什么跟她算账?要算,冲我来!”我一口气吼完这些话,整个人激动地涨红了脸。

    在朝他发脾气的时候,我似乎把这段时间压抑在心底里的怒气也一并冲他发了出来。

    秦少微微眯起眸子,对着向姐摆了摆手,他上来一把抓住我的后勃颈,将我按在了办公桌上,一条腿死死地压在我身上,我被他弄得很疼,但我仍然不说求饶的话,哪怕是疼,我也不会吭一声!

    “从我记事开始,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在我面前这么放肆!林雅青,别以为我姓秦的是吃素的,以后别哭着来求我!”秦少边说边伸手开始扒我身上的衣服,我这才醒悟过来,他根本就不是要打我,对一个女人最大的惩罚,莫过于夺取她的贞操啊!

    我拼命地抓住桌子的边缘,想趁机对着他的弱点踢过去,这样说不定我就能逃过一劫,谁知他的力气太大,我根本就没办法逃脱。

    向姐走的时候没把门关严,让路过的安安看到了这一幕。

    安安冲过来,推开压在我身上的秦少,带着哭腔控诉道:“你还是不是人?”

    我被他压得直咳嗽,他下去之后好半天我才缓过气来。

    秦少此时的脸阴沉的已经没法看了,“你想怎么样?”

    “你跟我说过,你不会背叛你老婆!可现在怎么又对她这样?难道以前都是骗我的?”安安的甩掉胳膊上的包,一屁股坐在地上,双脚不停地来回蹬着,那样子就像小女孩跟着爸爸撒娇耍赖一样。

    秦少将坐在地上的安安拉了起来,他对待安安的动作举止很明显比对我温柔许多,两个人之间也充满了默契,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或多或少,我有点点嫉妒。因为在我的印象中,秦少很少对我和颜悦色的,我总是能成功的将他激怒……

    安安用小粉拳捶打在秦少的肩膀处,“你说过因为你老婆才不能娶我的……还记得吗?就在你买了我初夜的那天晚上……”

    老婆?我瞪大了眼睛,看秦少的样子,还有上次去过他家,明明没有女人生活的迹象啊?原来他有老婆?

    不过也是,家里有老婆,出门养情人,没事再来欢场做做乐,对于这些有钱人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没什么稀奇。不过感觉秦少也算是好男人了,起码他还会告诉安安,不想那些给点钱就骗感情的,完全把女人当成是玩物。

    秦少抱了抱她,哄着道:“好了,别说了,我说过的话,自然记得。我们真的合不来,你钱也还得差不多了,干嘛还要留在这?算了,今天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看你还是走吧,我还有帐要跟这个丫头算!”

    秦少已经开始赶人了,安安看了看我,而后才关了门,出了办公室。

    看到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我这才发觉自己现在是真的没救了……

    我躺在办公桌上瑟缩着身子,秦少像个怪物一样渐渐地走进我跟前。

    他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枚尺子,挑起我的下巴,让我仰起脸来直视他。

    |“说吧,你打算怎么补偿我?”他的鼻息投在我脸上,从未跟他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我的心脏剧烈的狂跳,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我努力赚钱,慢慢还你……”

    秦少的拳头突然从我的耳侧砸下来,很明显,他对于我解决问题的态度并不满意。

    “太慢了,我要你立马还!”他突然开始脱身上的衣服,那副样子跟禽兽的孙总没什么两样。这什么情况?我现在有点看不明白了!像我这种乳臭还未干的女孩,秦少居然会想要?

    “求求你放了我吧,只要不让我……让我做什么都愿意!”我近似哀求般,希望他能放我一马。现在的我已经不苛求能跟康俊哥在一起了,但我也不想随随便便把这清白的身子就这样给了人。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滴落在办公桌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眼泪起了作用,秦少居然从我的身上下来了,他斜着眼睛瞥了我一眼,狠丢丢的说道:“最讨厌女人哭哭啼啼的了,你不是想补偿我吗?明天晚上八点,你准时去我家等我!我会让你好好补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