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霸王硬上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36本章字数:2644字

    进到客房,这里跟上次醒来的房间略有区别,不过好在也是面朝大海,床上的家私睡起来也特别舒服,比白日焰火里的那种小床要舒服上一百倍。

    卧室里的窗户是那种推拉式的,外面还有一个小阳台,我从阳台走出去,望着面前的大海,海风直面吹来,整个人变得清醒了许多。

    正当我享受着无敌海风时,突然有双手从身后一把将我的身子抱住,我吓得浑身一哆嗦,这房子里除了秦少跟我,应该没有第三个人啊!我战战兢兢,想回头又不敢回,身体也是杵在原地,一动不敢动,毕竟这阳台也没有围栏,要是跟身后的人纠缠起来,从这上面掉下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是你吗?”我试探性的问道。

    “转过神来!”秦少霸道的口吻在耳畔响起。

    我就知道这孙子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我!这丫就是个伪君子,刚刚还演的跟自己有多清高一样。

    我小心翼翼,慢慢地转过身子,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难怪,估计刚刚我回房间后,他又跑去喝了不少酒,酒后乱性这事看样子任谁都挡不住。

    我用双手推着他,试图将我们彼此之间拉开一段安全距离。可他完全不顾我,一把将我搂进怀里,他的力气好大,我即便像要挣扎也被他禁锢的动弹不得。

    他的唇强硬地覆在我的唇瓣上,舌头想要撬开我的齿颊,我死命的咬紧牙关,就是不让他进来。他怒了,手指狠狠地掐在我的脖子上,搞得我只好张开嘴,而后他的舌头便冲进来,使劲儿地在我的口腔里肆虐侵夺。

    虽说平日里,我跟客人逢场作戏的也接过几次吻,但其实懂小姐的人都明白,小姐一般是不喜欢客人舌吻的,因为舌吻只喜欢跟心爱的人才可以。所以懂事的基本就是在嘴唇上象征性的亲热一番就作罢了,像秦少这种的是小姐最最厌恶的。

    像他长得高大俊朗一些的还好,如果遇到那种四五十岁的老男人做出这种举动,亲完了吐出来都说不准。

    我气急了,使劲儿地把他推开,望着他一身的酒气,愤怒的骂道:“你个混蛋!你不是说为了我的安全才让我来这的吗?你现在这算什么?酒后乱性?秦老板,好歹也得先给出台费!你是想包钟,还是想包夜?哦对了!我的初夜还在呢!给我少了,我可不卖的!”

    “你他妈别用那种口吻跟我说话,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女人!张嘴闭嘴就知道钱钱钱!”秦少被我激怒了,不管他想不想承认,他都是打心底里瞧不起我们的,我知道。

    他身上变得很热,欲火好似要把他燃尽一般。

    “对啊,我们就是这种女人啊!如果不做小姐,我们还能靠什么赚钱?既然你这么瞧不起我,干嘛又要帮我?既然那么看不上我,又为什么要这样欺负我?你跟那些嫖客又有什么两样?”我委屈的开始流起眼泪来,天下男人都是如此,说话不算话!

    “好,你喜欢骂我,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禽兽!”说完,他一把把我抱起来抗在肩膀上,不论我怎么挣扎,他都把我抱的死死的,而后仍在床上。我急忙朝床头退去,手捂着胸口,门就在我的左手边,我打算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就赶紧冲出去。

    可惜,我的想法早被他一眼看穿,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绳子,把我的双手,双脚都绑在了床头上……我整个人都呆住了,难道说秦少喜欢玩s?

    “你这个混蛋,臭男人,变态,傻逼,赶紧放开我!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就喊人了!”我不停地哭闹着,做着最后一丝的挣扎,女生真的不能跟男人一起单独过夜,尤其还是这种喜欢玩s的男人,因为他的举动,永远都会超出你的想象,以及承受范围……

    秦少下床,从旁边的衣柜里拿出一个箱子,箱子里装着的东西简直不堪入目。很难想象,他以前的女朋友到底都是怎么过来的?或许,分手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器具吧?

    他一会拿起一个皮鞭,一会又拿出一个项圈上面带个球一样的东西,这些玩意有的我连见都没见到过!

    “你到底想干嘛?你如果对我做一些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事,我就,我就咬舌自尽了!”

    没想到我这句话倒是把他惹笑了,他扔掉手中的那些东西,而后凑过来坐在我面前。

    “好吧,看在你是第一次的份上,那我就对你温柔一些!至于那些玩意,以后咱们再慢慢解锁新姿势。”说着,他开始胡乱地把身上的衣服扯下来,而后欺身而上。

    “不行,如果今天你上了我,你就,你就犯法了!”我急中生智,突然想起自己还没到18岁,如果他现在这样对我,我应该可以把他告上法庭。

    “什么?你没满18岁?”秦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坐在我腿上两眼直愣愣的望着我。

    “对!我还没满18岁!你现在这么对我,就是犯法,如果你不想秦氏企业因为你爆出丑闻的话,我劝你现在就放了我!”这已经算是我最后能抓住的救命稻草了,如果这个禽兽还是执意硬上,那我就真的没办法了。

    然而这招好像对他貌似有点效果,他从身上下来,还抱过被子,盖在我身上。

    “哦,我不太喜欢跟未成年人发生什么关系,毕竟那地方干瘪的跟张饼一样,其实玩起来也没什么意思。刚才是我喝多了酒,抱歉,你睡吧。”他把那个箱子收拾好重新放回衣柜里,然后把门摔上就走了。

    我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这丫还真是个精神病。再他这么纠缠下去,我这小心脏都要被吓出毛病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睡不着了,起床去厨房开始做早饭,等秦少起床时,我早已经吃完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了。他有点起床气,头发乱糟糟的,穿着一套灰色的睡衣,睡眼惺忪的模样就跟邻家大哥哥一般。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他的模样,居然有点愣神了。

    不能否认的是,他不穿西装的时候简直……帅呆了……

    “这些都是你做的?”秦少望着一桌子花花绿绿的小菜,小米粥,还有几张又薄又香的春饼惊叹道。

    “当然是我做的了,不是我做的还能是你做的?”我嘟着嘴,不屑的说道。

    “切,别小看我,我好歹也有几道拿手菜的!”看他那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就是在找虐。

    “那好,你说说你都有什么拿手菜?”

    “红烧牛肉面,老坛酸菜牛肉面,小鸡炖蘑菇面,还有辛拉面!”

    “呵,原来都是方便面,这还用你做?是个人就能做的好吧!”

    “嘿!我发现你越来越放肆了!信不信我把你从这扔出去?让孙总的人把你轮奸个一百八十遍。”秦少开始耍起很来,引的我只好啧啧啧的嘲笑起他来。

    “切,说不过人就用别人来压我,有本事今天晚上的晚饭你来做。把我扔出去好啊,我宁可被他们轮奸,也不愿跟你这个变态一起留在这。”

    不知道是不是我说的太过分了,刚吃了几口饭菜的他就摔了碗,冲到楼上去了。

    我自知刚刚说话确实有点过分了,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跟他在一起,就会放松警惕,说话了无边际,甚至变得放肆起来。

    没过一会,他又换上了一身严肃的西装,脸上的表情也阴沉着,拉的老长。看样子他要出去工作了。

    临走时他扔给我一个盒子,“这是我给你配的手机,按1是快捷键,能直接拨通我的电话,手机你给我拿好了,不需弄丢了,我给你打电话,必须在三声之内就接听,不然,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他便出了门,留我一个人在这大房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