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小雅归你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36本章字数:2672字

    袁总将他的秘密说出来后,我端着酒杯,张着嘴巴愣神了许久。

    原来,袁总从小也跟着后爸后妈长大,有一次,他撞见后妈偷情,后妈怕他说出去,就污蔑他偷东西。当时全家人都信了后妈的话,大家有的数落他,有的打他,把他吓坏了,导致成年后的袁总,不论跟多么妖艳的女人在一起,都无法顺利的亲热。

    “看你的样子,从没想过你从小也过得这么辛苦。那你说,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会竭尽全力。

    他喝了杯酒,双手插在一起,脸上的神色有些犹豫。

    “你说吧,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我都会帮你。”

    袁总说:“如果你愿意,从今以后就别来白日焰火上班了!我想包你,你每个月需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直到你帮我治好我的病。”

    “你要包我?可我还没想过要这样生活,我会来到这,是因为欠了债,我只坐台,不卖身的!你这个要求,我恐怕没办法答应你……”如果要靠牺牲肉体来帮他治病,就算他人再好我也不会答应。

    袁总的表情没什么起伏,他似乎早已经预料到我会拒绝:“没关系,你现在不答应,不代表以后不答应。我可以等你,改变心意的话,随时打电话给我。”袁总将他的名片拿出来,放在我手心里。

    我拿过来看了看,上面写着袁启胜,HK集团总裁。

    “这个忙我恐怕真的帮不上了,不过你的秘密我可以做到对别人只字不提。这个请你放心。”

    自从上次他在白日焰火遇到我时,突然就有了正常男人的反应。离开这里后,他马上找到当时的女朋友,可结果仍然不行!所以,从那以后他便断定,我是唯一能治好他的药。

    包房里昏暗的灯光下,他的嘴角微微扬起,笑得如此迷人。如此美好的男人,老天却也偏偏要跟他过不去。

    或许是觉得跟他有着同样痛苦的童年经历,我对他的感觉忽然变得熟络起来。也或许是因为谁对帅气的男人都欠缺抵抗力。

    “既然你对我可以,就证明你应该还没有完全丧失这方面的能力,实在不行你去国外看看,或者也可以找一些民间的偏方,我相信总有办法可以治疗你的病。”

    “恩,没关系,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那我今天就先走了,以后不管有什么事,你需要人帮忙了,就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毕竟,你是知道我秘密的唯一的人。”袁总起身,朝我凑过来,他用手指轻轻地在我的鼻梁上刮了一下。

    这种宠溺的举动,让我突然有种穿越的感觉,好像很多年前也有男人会经常像这样刮我的鼻子。

    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袁总已经离开了。

    还没等我回到化妆室补妆,向姐就急匆匆的从对面走过来,看她拧着眉头的样子,好像出了什么事。

    “臭丫头,你是不是把秦少得罪了?他刚刚突然宣布把白日焰火交给新老板打理了,而且今晚还要搞一个什么拍卖之夜!”向姐像支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突的说个不停。

    我被她搞得一头雾水,“换老板?秦少到底是抽了什么风?我不过就是在他家顶了他几句嘴罢了,至于这么大的怨气?”急忙冲到楼下,白日焰火的小舞台上站着苏岑,他抬眼看了看我,表情有点尴尬。

    台下坐着很多老板模样的男人,大多数都是大腹便便的,油光满面,有的秃顶,有的头发渐白。庞大的身体,有的一个人都能占两个人的座位,看上去,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今天,是我们新晋头牌小雅的初夜拍卖,请大家踊跃举牌出价,价高者得!”舞台上挂着巨幅海报,海报上的我笑的一脸荡漾,简直俗不可耐,我知道,这是秦少在故意整我。说不准他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老男人们蠢蠢欲动,手里握着牌子,蓄势待发。看着他们的样子,我就觉得恶心,且不说初夜,哪怕就是让我在他们身边陪酒唱歌,我都得做点心里准备,更不要说让我们把初夜给他们了!如果今晚,他非把我卖了,那我还不如一头撞死在这。

    苏岑望着我,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让我上来站台,既然是拍卖初夜,除了舞台上我的巨幅海报,也得让下面那些人见一见我的庐山真面目,这样也便于拍出高价。

    算了算时间,袁总刚离开没多久,现在冲出去,说不准还能拦下他,让他帮我把这件事挡过去。

    想到这,我从大门冲了出去,正好袁总的车刚刚发动,见我突然冒出了,吓得他赶紧踩了急刹车,车子,在距离我仅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下。

    “袁总!帮我!”不由分说,我急忙打开车门,把还有些懵的他脱下车来。

    “发生什么了?你这么着急?”

    “秦少疯了,未经我同意就在里面拍卖我的初夜,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个忙,只要你想办法把我买下来,我就跟你走。”见我的样子跟语气很急,袁总知道我并不是在开玩笑,他让我缓缓气,而后便跟着我一起进去,打算帮我摆平这个烂摊子。

    刚刚我逃跑引起了不小的躁动,台下的老男人拿着手举牌朝苏岑身上扔。

    苏岑指了指我得方向,大喊道:“她回来了,你们别扔了,拍卖正常开始!”说着,袁总从舞台旁边随便捡了个牌子,而后坐在台下,准备开始竞拍。

    初始价格从一万开始,每举一次牌子,就是加一次一万的价码,如果想多加,直接喊话就可以。

    经过几轮加价大战,我的价格居然攀升到了十万,对于一个刚入行没多久的小姐来说,这个价钱已经不低了。然而加价的势头仍然有增无减,而袁总却一直气定神闲的坐在台下,手上的牌子却一次都没有举起来过……

    什么嘛,刚刚他还说会帮我,这么快就把诺言忘了?还是说,他觉得我初夜的价格已经不值那么多了,拍下来也不划算?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值多少钱,但他起码也装一装啊!

    苏岑在台上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除了上次安安初夜的竞拍,白日焰火里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热闹过了。

    额头上,手心儿里的汗越来越多,我急得差点在台上开始跺脚,可我又不能让秦少看我的笑话,看到我怂,表面上只要佯装自己很淡定的模样。

    终于,当我听到价钱已经炒到五十万时,我已经无法淡定了。如果袁总再不帮我,我估计今天晚上就凶多吉少了。

    终于,袁总伸出牌子,大喊了一句:“我出八十万!”

    众人回头望去,齐刷刷的看向袁总,在他们眼里,大约都认为袁总是个冤大头,不过是买一个丫头的初夜罢了,居然就出到八十万的天价。

    袁总的财大气粗把众人震慑住了,良久都没有人再举起牌子。

    苏岑在台子上准备敲响一锤子:“八十万一次!八十万两次!八十万三……”

    “一百万!”果然,秦少出现了,他从楼梯上晃晃悠悠地走下来,跟袁总打了个照面。

    袁总的脸色微变,我知道一百万这个价格对于包个小姐来说有些太多了。于是闭了闭眼,估计是逃脱不开秦少的魔爪了。既然如此,能还上我欠的那些钱也就罢了,牺牲我的第一次,总好过一直被他这样欺凌。

    “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一百万……”

    “三百万!”

    这次秦少没有再跟价,苏岑报了三次价格,并没有人再出来推翻价格。于是,袁总便顺利成为了我初夜的买家。他缓步走上台,当场写下了三百万的支票,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它们居然轻巧到只用一张纸便可以承载。

    苏岑用一条粉色的丝带系在我的脖颈处,而后将丝带的低端放在袁总的手掌上。

    “袁总,今晚小雅就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