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去求后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38本章字数:2343字

    回到家,我换衣服的时候望着身上的疤痕,整个人已经近乎崩溃了。后妈把我送到康叔叔家,难道就想让我过这种日子?或许她也根本就不知道他会变成这样吧?

    生活教会我的,永远不是美好。我在压抑的长河之中,从随波逐流,到学会了挣扎,现在的我还不会游泳,但是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让这些人全部加倍偿还给我。

    想到这,我换了衣服,疯一般地冲出家门,赶上了最后一班通往我后妈住的地方的末班车。之前碍于后爸跟姐姐,我一直不敢回去找她。毕竟在遇到康叔叔之前,后爸对我来说才是真正可怕的人。但是现在,我不怕了!

    来到家门口,我来回踱步了很久,不知道该怎么说,天色渐渐黑了,我知道如果回家晚了,被康叔叔抓到肯定又是一顿毒打,甚至,甚至他可能还会让我做上次做的那种事,想想我都觉得崩溃。

    我敲响了门,结果开门的却是个我不认识的中年大妈。我愣在原地,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找谁啊?”中年大妈表情不善,她手上还拿着袋垃圾,看样子正打算出门去。我一把接过大妈手上的垃圾,学着微笑说道:“阿姨,我想问问,原来住在这里的那户人呢?是搬走了吗?”

    见我是找之前的住户的,大妈这才缓和了下脸色:“哦,你找原来住在这的那家人啊?原来这住的那家人太乱了,这家男人把妻子打得住院了,现在男人在局子里蹲着呢,妻子好想去了北京附近的一个村子,这家还有个小姑娘,据说跟他爸还不清不楚的,世风日下,真是什么事儿都有啊!”

    估计这个大妈以前因为没怎么见过我,所以还以为我跟这家子的人没什么关系,开启了八卦模式,跟我吐槽了不少我走之后发生的事。

    “我是这家女主人的远房亲戚,我妈还说让我来了镇上要来找他们帮忙,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样……”完了,这下彻底完了,我心里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也这样消失不见了。找不到后妈,没有人会再给我撑腰了,没有人能从康叔叔那里把我带走了,我该怎么办?

    “不过也因为这家人闹得不可开交,我才有机会买下这里的房子,毕竟这个镇子挨着廊坊跟北京,以后说不准能升值呢!对了,那男的他老婆搬走的时候,我听说她要往另外一个村子搬,那边挨着北京更近,你去那找找或许能找到她。不过要我说,能不联系就最好别联系了,我感觉那一家人都挺有问题的。”这女人貌似是个离过婚的独身女人,八卦神经开启之后就不容易关掉,拉着我就一直说一直说,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我匆匆跟她道别后就急忙回家了。

    那时候的通讯跟网络还不是很发达,更何况像我们这种生活在村子镇上的人,本身就要比大城市中的条件更加落后一些。那段日子,我一放学就各种跟别人打听周边的村子,找寻着后妈能去的地方。

    终于,我打听到后妈曾经的一个朋友,她也是做小姐的,只不过洗手不干了,现在跟一个木匠结了婚,生活勉强还过得去。她告诉我后妈现在在一个村子里租了个套小房子,好像是重操旧业了听说。

    听到这,我心头一紧,后妈是不是又开始做小姐了?这边呆不下去,就换了个地方?后妈的朋友给了我个大概的地址,让我自己过去找。她其实还挺纳闷的,我都已经脱离后妈那家子了,现在还在上学,到底为什么还要回过头去找她?

    我也无法解释那么多,只好拿着地址匆匆道谢后便去那个村子继续找她。

    再次见到后妈的时候,她正站在街头,一只手夹着烟,顶着一头金灿灿的黄头发,身上穿着的衣服布料很少,皮革做的小短裤发出一股廉价刺鼻的味道,超大的渔网袜,鞋跟有些歪的高跟鞋,脸上的浓妆遮掩着她的沧桑,她站在不远处,跟一个腹部肥满的老男人在那周旋着,好像是因为给钱给少了,我妈气得正用鞋跟踹着他,没想到却被老男人一把推在了地上。

    我急忙跑过去,抱着趴在地上的她,回头冲着老男人大喊:“混蛋!别碰我妈!你再打她我就报警了!”

    老男人见我跑过来,笑得更加猥琐了:“哎呦卧槽,人家都说上阵父子兵,现在出来卖都流行母女两个同行了啊?要不我加点钱,咱们来个双/飞如何啊?”说着老男人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仍在我妈的身上。

    “你滚!这钱本来就是我应得的!我女儿不卖!赶紧给我滚!”我妈抓起钱,慢慢地站起身,刚昂这一推,把她的脚给弄歪了。自从上次她的脚崴过之后,就一直这样反反复复,受点轻伤就容易伤到脚踝。

    我们母子二人一起瞪着老男人,把他蹬的有些尴尬,毕竟这是在大街上,他骂骂咧咧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我搀着她,一起朝她租住的房子走去。

    原来这个村里住的大部分都是刚刚老男人那个年纪的糟老头。因为那里有些想法的年轻人都去北京打工了,所以村子里剩下的青壮年很少。没男人,村子里年轻点的女人也自然留不住,要不嫁给了隔壁村,要么她们也跑去北京打工,当然,去北京她们能做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这帮糟老头整天在家对着看了几十年的黄脸婆,自然就想跑出来偷吃。

    我妈做的这种叫老头乐,以为来找她的男人都是四五十岁,年近半百的那种老男人,他们的消费能力太低,每次给个五十一百的就想上一次。对比城市中的那些小姐,这个价钱根本就没法比。

    这个村里基本上都是自己的房子,空出来的破房子才会租出去。这种自建房听说北京本地也有一些,条件跟环境都特别不好,一般正经的人是不会住在这种房子里的。

    后妈租的房子就属于这种自建房,虽说不用住地下室那么苦,但这个房子的条件也相当的差。外面的门就跟两个木头板做的一样,打开门锁,一进门就一股霉味,潮气扑鼻而来。这样的房子冬天冷夏天热,遇到雨水季节,房间里的被子都会变得特别潮湿。房间里摆着一些简单的日用品,还有一些暴露的衣服。厕所脏的令人作呕,厨房里也摆满了快要发霉的饭盒。

    后妈现在的生活,只能用颓废两个字来形容,看样子,没有我在的日子里,她过的也很苦。

    女人,如果没有选好男人,这辈子可能都会被毁了。

    我看着这些,心像被针扎一样的疼,我走过去,抱住后妈,开口道:“妈,你怎么过成这样了?妈,以后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

    我后妈一把推开我,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刚刚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