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跟康叔叔谈判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0:39本章字数:2216字

    那张照片上虽然是我跟康叔叔的脸,身形也差不多,但是怎么看都觉得很别扭,到底哪别扭我又说不出来,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糖糖姐。她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或许是因为病房里的人太多,怕走漏了风声,她总是在我耳边说,这些照片经过处理,之前施艳艳总用这些照片来威胁我,现在,她要让这些照片成为绊倒她最大的证据。

    我还是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糖糖姐跟我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说盛下的就交给她来办就好。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看了看后妈,一脸茫然。

    后妈拍拍我的肩膀说,让我相信糖糖姐,虽然她那个人嘴巴刁钻,而且也不过只是个当小姐的,但是她的人脉网还是比较广的。

    我不明白,如果她真的有那么厉害,为什么还要继续做小姐这行?后妈拍拍我的手说,这就是我不懂行了,一入小姐这行,就等于把自己的身价幸福全部赌上了,就算出现再棒的男人,也不会轻易就赎身离开。

    靠自己,起码可以赚钱,可以养活自己,可以经济独立。但如果要让男人养,这日子就没法过了,而且,到最后只落得个情妇、小三、二奶的名头,以后想翻身,好好找个男人结婚生子,都不容易。

    在医院里又观察几天后,我便跟后妈还有糖糖姐回了家。因为照片被捅上了报纸,康叔叔让后妈带我去他,不用说我也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现在事情闹大了,他是怕自己丢了饭碗。

    我跟后妈都见识过康叔叔有多么狠毒,去的路上我们俩脸上的表情就如同要赴刑场一样沉重。然而糖糖姐却安慰我们道:“一会去了,你什么别说,看看那个姓康的想怎么解决!如果他敢威胁你,你就说反正你只是个女生,现在全国老师猥/亵女学生的事件那么多起,你一口咬定就是他干的,再掉掉眼泪,任他怎么狡辩,也跟你无关。”

    听了糖糖姐的话,我顿时像开了窍一样,果然她算是老江湖,这种脑子还真不是普通女人能有的。她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从包里掏出一根烟,悠然自得的点起来,刚吸了两口,而后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急忙跟我说:“对了,一会你也别跟他硬碰硬,就说自己还是个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他用各种手段威逼利诱你,你就说最近某某报社的记住还在联系你,因为失态的严重性跟影响太过恶劣了,他们还要对你的事跟踪报道!这样一说,就不怕他会在暗地里对你下什么毒手了。”

    我跟后妈张大了嘴巴,对糖糖姐的对策表示目瞪口呆,我能清楚的听见后妈在我旁边默默吞咽了一口口水的声音,我们俩都在想,上次因为要在门口谈话把她赶进屋里的举动会不会有些太过分了……幸亏不是什么大事,这要是被她恨上了,我跟我后妈两个脑子都玩不过她一个啊!

    下了车,虽然有糖糖姐跟后妈一起,但是我仍然觉得心跳加快,糖糖姐捏紧了我的手:“有些事,你不能一直逃避,把他当成你的对手,打败他就好。如果你不打败他,这辈子都要活在他的阴影下,你想这样过一辈子么?”

    “当然不想!”

    “那就是了!我们俩会看情况增援你的!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咱们背后也不是没人了!”话说到这里,我们已经来到康叔叔家的门口,我鼓起勇气,敲响了房门。门吱嘎一声打开,露出康叔叔拿一张堆满横肉且阴郁的脸来:“来的还挺快!”

    我昂着头,不再低三下四,现在,我跟康叔叔完全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我不再是那个卑微的,到处被人威胁的小女孩了,从今往后,没有谁可以让我再低下我的头!

    我跟后妈糖糖姐一行三人进了康叔叔的家,许久没回来,家里又乱成了一团,可笑的是,这幅情景就跟我当初第一次去康叔叔家的感觉似曾相识。他坐在我对面,嘴里叼着烟,地上到处都是烟头跟喝空了的啤酒瓶。因为照片登上报纸这件事,他已经跟学校请了一周的假没去学校了。

    康叔叔想了很久都没能想出圆满的解决办法,他熬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现在能坐上一官半职,还在学校里拿着铁饭碗,说什么都舍不得把这饭碗丢了。更何况,他的把柄还在施艳艳手上,想解决这个大麻烦,关键点自然在我身上。

    康叔叔望着我,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

    “你今天找我来,是不是因为照片的事?”我首先打破沉默,毕竟一直干耗着也没什么用处。

    康叔叔点点头,头一回见他这么深沉,根本不负以前的嚣张跋扈。“校长最近找我了,这件事上了报纸之后,这一周已经有三家报社的人来学校找过我,在学校引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我转过头跟糖糖姐对视了一眼,果然,这件事曝光后,对康叔叔的影响自然比我更大,毕竟我不过只是个初中生,再早熟也不可能主动跟一个肚满肠肥的老男人发生什么事。

    我点点头,按照糖糖姐叫我的话说道:“最近也有不少电视台以及报纸杂志的记者在找我,想给我做个独家专访,现在社会上不少人都挺关注教师猥亵学生这件事的,如果,我不经意间跟那些记者透露点什么不该说的话,到时候很可能会引起轩然大波……”

    康叔叔已经被推到了悬崖上,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小雅……叔叔知道以前做了很多让人接受不了的事,但是这次,算我求你了,你让那些记者放过我好不好?”康叔叔这还是头一次对我态度如此软弱,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迎头而上。

    我脸上的表情不变,仍然装出一副非常为难的样子,甚至还象征性的落下几滴眼泪来:“叔叔!就算之前我们之间有再多的过节,我也不想让事情变成今天这样,毕竟那张照片上也有我一个,我又怎么会在那些记者的面前轻易承认呢?只是……只是他们逼的我太紧了,我现在压力很大,去哪都有人戳我脊梁骨,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要不这样,你就说那张照片上的人不是我,是你之前的后爸如何?”听了这话,我微微走了神儿,转头看向后妈,后妈举着香烟的手尴尬地在烟灰缸里点了点烟灰,把头转向另一边,故意不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