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你被解雇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6本章字数:2961字

    洛北北有些好奇,刻意快慢了脚步,想着能不能听到一些关于“靡色”老板的一些隐秘,至少,能听听他的声音,哪怕知道他是男是女也好。

    解欣已经背过了身去,自然没有看到她的小动作。

    所以洛北北堪堪打开门的瞬间,她便听到了一个清淡隽冷的男声从解欣的手机里传了出来,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不过从音色上听起来,对方的年龄估计跟她差不多大,年轻的很。

    ——

    洛北北出了房间,站在房门口等了一会儿。

    没过多久,解欣便打开了门。她面色复杂的看了眼门外一脸乖巧等着她的洛北北,语气有着郁闷:“你可以走了。”

    “好。那我去送酒啦。”洛北北点点头,刚想转身离开,可看到解欣不对劲的脸色,立时又停住了脚。

    “谁还要你送酒!”果然,解欣的脸色一变。她跨出房门,伸手取下挂在她脖子上的工作牌,声音有着显而易见的不耐烦:“你被解雇了,快走!”

    “欣姐,我犯了什么错?”看解欣的脸色知道她不是在跟她开玩笑,洛北北敛了笑容,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我怎么知道!”解欣也很郁闷。刚刚老板打电话来,就只吩咐让她解雇洛北北。还让她去问洛北北最近得罪了谁。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解欣越想心里越怵,脸上的表情也越发不耐烦了:“以后你也别找我了!”不用想也知道,洛北北得罪的人,在这金城肯定是非富即贵的不一般人物。要不然,也不会惊动她们老板。

    “欣姐……”洛北北的脸色是真的变了。她急切的想跟解欣解释:“我真没有得罪谁啊。而且我……”

    “我不想再听你的解释。你快走!”

    解欣变脸变的很快,她推开向她靠过来的洛北北,也根本不听洛北北的任何解释,立刻大叫着喊来保安,二话不说的将她从会所后门赶了出去。

    洛北北被保安推搡着几欲扑倒在地,还未等她站稳,身后跟着出来的解欣便把洛北北的常服丢在了她的脚下。随即一行人看也不看她,径直关上了门。

    洛北北觉得的脑子乱轰轰的,她僵硬着弯身捡起了被解欣丢在地上的常服,站在门口看着紧紧关闭着的大门,脸色茫然又苍白。

    即将月尾了,她弟弟洛城做肾透析的钱,和洛父下个月的护理费,都还没着落……

    “我得罪了谁?”紧紧咬住微微发白的唇,她喃喃自语,“又是谁要置我死地?”

    ——

    又是一个迷人的夜,位于金城最高档奢华的雅苑小区内,傅珉渊刚刚沐浴过,正坐在真皮沙发椅上看深夜的财经新闻。

    被他放在身边的手机突然响起,傅珉渊转过身看了眼来电显示,这才伸出骨节分明的手,优雅的拿起了手机:“喂?”

    “傅先生,你让我损失了一个头牌。”从手机里传出的男音清冷华贵中,又透露出点点的疏离。

    “谢谢。”傅珉渊站起身,走至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万千灯火在闪耀,俊美非凡的脸上,扬起了别有深意的笑容。

    “不过是一个女孩子”,那边的话语顿了顿,像是在替那个被他无缘无故炒掉的女孩抱不平:“干嘛要做的那么绝?”

    傅珉渊没在继续笑了。他轻轻抬起了左手,五指张开,凭空做了一个像是把什么东西抓牢在手掌心的动作。片刻之后,他才玩世不恭的回答道:“因为她昨晚骂了我。”

    “有病。”对方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回答,顿时就毫不客气的骂了他一句,直接挂了电话。

    傅珉渊也没在意,仍是笔直的站在那里出神的看着金城的夜景。但眼底深处的眸光,却似乎又穿透过了眼前这些万事万物,看向了另一个世界的某个点上。

    当身后的白芯颜缓缓走进来时,就看到了傅珉渊长身玉立站在窗户边的身影。

    她看着窗外的冷月映照出他线条绝美的侧脸,如墨般温润的双眸注视着窗外的月色。挺拔的身形,给人一种可以依靠一生一世的安全感。但若是细看,也能看到他嘴角笑容的弧度上,那隐隐散发出若有若无般的凉意的感觉。

    而傅珉渊这个男人,正是一个以温润如玉的外表,来掩饰他内心的清冷,寡绝的男人。

    可就是这样复杂深邃的让人捉摸不透的他,仍是让白芯颜爱到了骨子里。

    ——

    洛北北彻底的失业,并成了过街老鼠了。

    所谓的彻底,就是她在整个诺大的金城内,都再也找不到肯要她做的店面了。

    而且每个人在一看见她的脸时,都立即把她赶了出去。就连超市的保洁员,也都不愿意聘用她。

    有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可怜她,悄悄的跟她说:“不是我们不要你,实在是我们得罪不起那位啊!”

    洛北北低下头,落寞的笑了笑,也没接他的话。

    那人又继续说,意有所指的样子:“洛小姐,你再想想,你到底得罪谁咯?!”

    是啊,洛北北也想知道,她到底是得罪了谁,对方才想要对她赶尽杀绝?

    不仅毁了洛家不算,这还是要逼死她们全家的节奏啊。这样的冷血的报复,洛北北自认一辈子都做不出来。

    世人都说女人恶毒起来很可怕,洛北北却突然觉得,其实男人狠起来,比女人可怕多了。

    ——

    洛北北一直在大街上游荡到傍晚,仍是没找到工作。

    就在她精疲力尽的刚想打道回府,等明天再想办法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她掏出来一看,是唐昕给她发的短信,说是约她6点在心意咖啡馆见面。洛北北一看时间已来不急,刚好心意咖啡馆就在她附近,立刻便小跑着赶到了咖啡馆。

    唐昕已经坐在那里等她了。她没画妆,显得脸色有些苍白消瘦。

    洛北北跑的气喘吁吁的,唐昕看着她,一脸的担忧。

    “北北”,她低声叫了她一句,还不待她坐定,便塞给了她一张银行卡:“这里面的两万块,你先拿着应付你弟弟这周做肾透析的钱,至于你爸爸那边的钱,我们再想想办法。”

    “昕儿”,洛北北脸上惯常的笑容,刹时就维持不住了,眼睛迅速红了起来,她喘着气,别过头,声音都嘶哑起来:“谢谢。”

    她没想到,在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会是唐昕帮的她。

    唐昕她只是单纯的在靡色做服务员的,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七千块。这两万块钱,可就是她三个月的工资啊。

    “应该的。”唐昕笑了笑,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秀丽柔弱的脸上,笑容却格外暖:“你是我朋友啊,我怎么能不帮你。”

    洛北北咬住唇,红着眼眶看着她:“昕儿,谢谢你。你帮了我,以后我会竭尽所能的回报你的。”虽然洛北北也知道,现在她说这个,根本就无济于事。

    “好。”唐昕笑着点了点头。其实她没想过要洛北北的回报的。

    抬头左右看了看,唐昕突然放低了声音问她:“北北,你知道到底是谁在封杀你吗?”

    “嗯。”洛北北点点头,连笑容都有些苦涩起来。

    其实整个金城的人,都知道是傅珉渊在封杀她了。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唐昕更加担忧的看着她,语气都越发放低了。

    嘴唇微微紧抿,洛北北苍白着脸笑了笑,有些茫然跟无奈:“昕儿,我也不知道。”

    她没想到,傅珉渊这人这么狠。她甚至都后悔她那晚为什么要那么冲动的走了。

    在小命面前,自尊什么的,显得是那么的一文不值。到后来,还不是逼着她不得不耻辱的送上门去,给他再次羞辱践踏?

    明明在他面前已经卑贱到了尘埃,竟还天真的想在他面前维持住她那早已消失殆尽的自尊心,现在想想,真的是太讽刺了。

    其实洛北北也知道,她会落到今天这种局面,全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是她以前逼迫的他太狠了,也是她太低估了傅珉渊对她势在必得的报复之心。

    “北北,你也别想太多了。”唐昕看着她黯然神伤的脸,仍是不忍心的安慰她。

    洛北北点点头,努力对着她扯了扯嘴角,示意自己没事。

    唐昕无奈的看着她的故作坚强,眸子里的神色也开始伤感起来。一时间,两人谁也没说话。最终,还是唐昕率先打破了沉默:“北北,我要先回去了,我不能跟你呆太久的。”

    解欣是知道她跟洛北北关系好的。为了不让她引火烧身,进而连累到她那边,她早就警告过她,不让她联系洛北北。

    唐昕不放心她,再次安慰着对她说:“你也别太担心,钱的事,我再帮你想想办法。”

    “好。”洛北北低下头,声音低不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