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该死的疯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6本章字数:2079字

    傅珉渊接住洛北北倒下来的身子,脸色阴沉得像是能滴出墨来。看着怀里软绵绵的一团,他狠狠地咬了咬牙:这个该死的疯女人。然后他迅速地打横抱起洛北北,向医院赶去。

    洛北北醒来的时候,腹部传来一阵剧痛。意识回笼,她想起之前自己去找傅珉渊妥协,向他求情。那一刀没能让她如愿地死去,她仍活在这个让她心灰意冷的人间。

    她抬头,看到傅珉渊阎罗一般的黑脸,她呐呐地说:“傅先生……”

    “怎么?没让你死成是不是很失望?”傅珉渊冷厉的声音响起。

    洛北北没回答傅珉渊,她知道傅珉渊肯定是会羞辱她的。她求生,他不给她一条生路,她求死,他却又让她求死不能。

    洛北北没法:“傅先生,您能不能放过我?求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计较。”

    傅珉渊的神色很是狠厉,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着让洛北北胆寒的话:“洛北北,你给我听好了。我最恨别人威胁我,所以,别再试图以死相逼,这样只会更加地激怒我。听清楚了没有,嗯?”

    尾音余韵轻佻,明明是调笑的语气,他的脸上甚至都还挂着令人心动的笑意,可是洛北北却遍体生寒。他还是不肯放过她,不肯放过洛家吗?是不是真的要她死,他才会网开一面?

    洛北北低垂着头,她已经完全将自己的自尊踩在脚下,也任由傅珉渊肆意践踏。这种滋味难以言明,洛北北只觉得万分苦涩,傅珉渊恨她入骨,怎么会放过她呢?

    看着洛北北的样子,傅珉渊心头滑过一阵异样。

    他没想到,洛北北真的来找自己,原以为她会就那么固守她所谓的骄傲,当初她出言不逊,他就真的想要给她一点教训。

    他见过洛北北倒追他时的嚣张跋扈,见过她威胁自己时的可恶,也见过她讨好自己时的小心翼翼,唯独少见的,就是她现在的样子,仿佛被人抽去了神识,只留下浓墨重彩的悲伤。她的确已经不是原来的洛北北了,现实已经慢慢地磨去了她的棱角。

    三年的婚姻,他一直都深陷在对洛北北的憎恨和厌恶当中,当初她的威胁和逼迫,致使他长久地不能释怀。他没有骗她,他的确厌恶被人威胁,所以,对于她当初的行为,他一直都耿耿于怀。

    于是,他夺了她爸爸的公司,也威胁了她,让她跟他离婚。在知道洛北北在靡色做小姐,而且她真的想要通过卖自己的初夜来达到赚钱的目的时,他的内心非常地愤怒。

    她终于如他所愿地悲哀地到了泥土里,不可否认,看着她不停地挣扎,他的心里的确有着畅快。买她初夜的初衷,的确是存了羞辱她的心思。

    看到她的时候,他如愿地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不同以往的情绪,痛彻心扉的憎恨,似乎是比当初的情绪更加地强烈。毕竟半年的经历,让她这个当年的天之骄女,体会到的是从来不曾有过的卑微,无助。

    而他这个罪魁祸首,就是她憎恨的根源。

    一时间,两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说话。

    直到护士过来给洛北北检查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的沉默才被打破。

    “傅先生。”护士恭敬地跟傅珉渊打招呼,傅珉渊摆摆手,然后走到门外。

    洛北北看着傅珉渊的背影,决绝,又让人怦然心动。当初要不是自己中了他的毒,她和她的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下定死的决心很难,尤其是当着傅珉渊的面,那是将自己的尊严踩到脚下,让自己的灵魂被鞭笞。洛北北想,要是自己真的死了,傅珉渊一定会放过她的家人,因为她死了,他就没办法再威胁到她了。

    检查过后,护士给洛北北嘱咐了一下注意事项,然后就离开了。

    傅珉渊还没有进来,洛北北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腹部的疼痛加剧,豆大的汗珠滚落,刚一下地,洛北北就像是又被人刺了一刀,钻心地疼痛。

    她伸手扶住桌子,然后慢慢慢慢地,等疼痛稍稍缓解的时候,就扶着墙来到了窗户边。傅珉渊随时都会回来,她又急又怕。好在,或许傅珉渊也不想看到她,直到她踩着椅子坐到窗台上的时候,傅珉渊才回来。

    傅珉渊一推开门,就看到洛北北坐在窗台上,半个身子探到窗外,摇摇欲坠的样子。

    听到开门声,洛北北回头,看到傅珉渊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神色满是慌张。好像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傅珉渊露出这样的神色,上次她用刀刺自己的时候,他都还是一副绝情的,无动于衷的样子。

    “洛北北,你在干嘛!”傅珉渊怒火中烧,才刚刚到医院,她又开始不消停了。

    “你别过来。”洛北北轻飘飘的声音成功地让傅珉渊止步,“你过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傅珉渊怕刺激到她,于是站着不敢动,只好想办法先稳定住洛北北的情绪。

    洛北北看着傅珉渊的眼睛,缓缓地说:“傅珉渊,你知道吗?爱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如果没有爱上你的话,我和我的家人都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傅珉渊眼睛一眯,没有答话,他慢慢地不着痕迹地向窗户靠拢。

    洛北北继续说着:“以前逼迫你,是我不对,我知道错了。现在我们也已经离婚了,你可以好好的跟白芯颜在一起了。我现在也得到了报应,只是我的家人是无辜的,求求你放了他们吧。”

    “是,你的家人是无辜的。可是,如果你死了,你觉得我会放过他们吗?想想你爸,还有你弟弟,如果你死了,我只会把对你的报复加诸在他们身上。”

    “不,你不会的。你想报复的只有我一个,我死了,你报复的意义就没有了。”洛北北摇头。

    “那你想想,就算我不报复她们,那你死了,他们怎么办?你觉得你的那个妹妹能赚钱照顾好他们吗?”

    洛北北终于落下泪来,是啊,所有的一切都得靠她,她不可能指望她死后傅珉渊还能肩负起照顾她的爸爸,还有洛城和洛盈盈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