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咸涩的味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6本章字数:2100字

    洛北北在病床上躺着,透过那扇她差点跳下去的窗子,看向外面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雨丝迷蒙交织,有什么东西流进嘴角里去,咸涩的味道那样绵长,一寸一寸地,丈量着无人倾听的浓浓悲伤。

    第二天,白欢打来电话,洛北北在电话里只是一味地说自己还好,她没有跟白欢说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

    靡色她已经回不去了,医院那边也快要到缴费的时候了,唐昕的钱还没回,还得找个时间去看看洛盈盈。洛北北想得头疼,她没有时间再耗下去了,可是傅珉渊不发话,金城没有哪个地方敢收她。

    不工作的话,她要到哪里挣钱呢?

    医生再来换药的时候,洛北北询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医生只说还得再住院观察一下,并嘱咐她安心休息。

    可是她要怎么安心?张姨一直看着她,逃跑是没可能的,看来,如果想要出院的话,就得打电话给傅珉渊了。

    洛北北懊恼地叹气,她现在要怎么跟傅珉渊说呢?

    来到医院已经三天了,洛北北觉得自己待得要发霉了,她主动跟张姨提出要到楼下散散心。好说歹说,张姨还是要用轮椅推着洛北北去楼下。

    好不容易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洛北北心情终于明朗了一点,她深深地呼吸,吐纳。然后给了自己一个笑容,她是坚韧不拔的洛北北,纵然以前有些跋扈有些混账,而且还做了错事,但是从今往后,她一定会好好加油的,一定要让爸爸和弟弟妹妹过得开心。

    在外面停留了一会儿,虽然不舍,洛北北还是在张姨的劝说下回到了病房。就在她的身影消失之后,一个男人定定地站在拐角的地方。

    “是她?”

    慕斯年站在原地看了那个身影很久,他想:会是洛北北吗?

    “去查查刚刚坐在轮椅上的那个女孩子。”慕斯年淡淡地吩咐。

    “是。”

    洛北北回到了病房,她想了想,还是拜托张姨给傅珉渊打了一个电话。

    张姨按洛北北说的转述给傅珉渊听,说着说着,只听张姨对着手机那头说:“好的,我让洛小姐听电话。”说完,就把手机给了洛北北。

    洛北北像是接到了一个烫手山芋一样,她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对傅珉渊说:“傅先生,我想出院。”

    傅珉渊没有回答,洛北北又赶紧说:“我已经好了,我想出院,可以吗?”

    就在洛北北以为傅珉渊不会理她的时候,傅珉渊开口了:“伤口好了?”

    经过电波的过滤,傅珉渊磁性的声音又跟平时有所不同,洛北北听了,心里一颤,不知道是怕的还是被电到的。

    她咬咬唇,心里骂了傅珉渊两句,然后毕恭毕敬地回答:“我觉得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让我出院吧。”

    傅珉渊没有说话就挂了电话。

    听着听筒传来的忙音,洛北北差点就把手机给砸了,半途又想起这不是她的手机,而且她现在也没钱再买新手机了。今时不同往日,她赶紧把手机还给了张姨。

    傅珉渊的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了,她想:虽说他以前是胁迫了傅珉渊没错,手段也确实是不怎么光明磊落。可是夫妻三年,他们什么实质性的关系都没发生,她也没真的对白芯颜做出什么事情。

    现在她们洛氏已经让傅珉渊收入囊中,她的家人病的病,伤的伤,她还丢了工作。更何况白芯颜也已经回到傅珉渊身边了,他为什么就是还不肯放过自己。

    洛北北现在特别的后悔,都怪她,她原来对傅珉渊说的后悔爱上他,这的确是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要不是她当初鬼迷心窍,引狼入室,她现在还是金城首富的千金,她爸爸和弟弟妹妹都会好好的。

    如果她当初没有爱上他的话,她爸爸不会突发脑溢血,不会瘫痪,洛城也不会没钱治病,洛盈盈也不会恨自己,她的家也不会支离破碎。

    她简直恨死了傅珉渊,也恨死了自己。

    傅珉渊不肯要她,他只会对她感觉到厌恶,要是那天她能忍住自己的脾气,任他羞辱,也就不会是现在这种情况了。洛北北暗暗地告诫自己,一定要想办法,不管傅珉渊再做什么,保住家人和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洛北北自知自己是个肤浅的人,喜欢所有漂亮的东西,之前喜欢上傅珉渊的理由,也首先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至于性格人品,完全是用少女时期的想象来填补。

    曾经的傅珉渊看上去,温润如玉,岁月静好,他看上去简直就是她梦中情人的真人版。可是掩藏在完美皮囊下的他,现在却让她望而生畏。

    洛北北想,当初的自己,也是真的非常地惹人厌吧,为了一个男人,无所不用其极。生生地拆散别人,现在没了首富千金的光环,就什么都不是了。

    世态炎凉,现在还跟她要好的,就只有白欢和唐昕了。连自己的妹妹,都是因为之前的事讨厌自己了。洛北北很无力,她不知道该怎么去修补洛盈盈和她之间的关系。

    有没有可能换一个城市呢?可是如果她不在金城的话,爸爸和洛城怎么办呢?洛北北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靡色宽大的包厢内,慕斯年静静地翻看着属下拿上来的资料,看着那张中规中矩的证件照,慕斯年的嘴角扬起。可是当他看到洛北北这几年的事情,他的脸色已经转向沉郁,洛北北的三年多不到四年的时间,记录下来也就薄薄的几页纸。

    逼迫傅珉渊,还是挺有魄力的。

    原来之前被傅珉渊要求开除的靡色小姐就是她啊。人都会变的,那么多年过去了,洛北北也早已不再是之前的那个小女生了吧。

    傅珉渊挂断洛北北的电话后,想了想,又打了一个电话给洛北北的主治医生,医生如实说了洛北北的伤情,建议还是要住院继续观察。

    挂了电话之后,傅珉渊想了想,洛北北之所以要求出院,肯定是想要去赚钱。可是没有他发话,她根本不可能在金城工作赚钱,现在她的一切都由她掌控了。

    想到洛北北哭得眼睛红红的样子,傅珉渊的心里一阵发紧,他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