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到哪里去挣钱呢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6本章字数:2028字

    医生换药的时候,洛北北又着急地问医生可不可以出院了。医生给她处理好伤口,半是埋怨地看了她一眼,说:“你现在这个情况怎么能够出院呢?你就别操心了,你男朋友说了让你安心地在医院养好身体。你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医院吧,等你好了就可以出院了。”

    说完,也不看洛北北瞬间黯淡下去的小脸,径自走出洛北北的病房。

    洛北北撇撇嘴,什么男朋友,傅珉渊又不是她男朋友,她才没有这种男朋友呢。

    洛北北苦大仇深地盯着虚空里的一点,现在这种情况,她要到哪里去挣钱呢?以前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存自己的小金库呢?没钱寸步难行,她现在烦心的事一大堆,傅珉渊的态度又难以捉摸,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突然,病房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余景睿看着病床上的洛北北,长得甜美乖巧的,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她这样一副温柔无害的样子,难以想象她会是那个三年前不择手段地让傅珉渊娶她的嚣张跋扈的大小姐。

    果然人不可貌相,余景睿在心里默默地摇了摇头。然后对洛北北介绍自己:“洛小姐你好,我是傅先生的律师。我受傅先生的委托,来让洛小姐签订一份合约。”

    “合约?什么合约?”洛北北一头雾水。

    余景睿从包里拿出一份合约递给洛北北,她接过,迟疑地打开来翻看,四个大字印入眼帘,让她的眼里一下子燃起了火。

    只见合约的扉页上写着大大的四个字:卖身合同。

    洛北北嘭的一声合上合同,两眼冒火地对着余景睿厉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要卖身给傅珉渊了?他是不是有病!”

    余景睿依旧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连声音都不带起伏的:“傅先生说你不签的话就要做好找不到工作,赚不了钱,家人没钱看病,妹妹没钱上学的准备。”

    洛北北恶狠狠地瞪着余景睿,可是对方完全纹丝不动,她败下阵来。

    余景睿双手拿着合约,不卑不亢地递过去。洛北北没接,他也不动,僵持了一会儿,洛北北伸手夺过来。然后深吸一口气,将它再度打开。

    合约内容很简单,甲方傅珉渊,乙方洛北北,自即日起,洛家父子的医药费由傅珉渊负责,条件是洛北北今后的余生由傅珉渊做主。

    今后的,余生?那以后,她自己的人生,就没有自主权了,就是完完全全地卖身给了傅珉渊了。洛北北想,代价真是大啊,可是福利却也是她现在最想要的。她可悲的发现,现在她走到这一步,自由,爱情,在金钱面前,都变得不值一提了。

    其实倒也不是她不想要自由,不想要爱情,只是这二者太昂贵,是她现阶段,或者说是这一辈子,都不能再奢望的东西了。

    或许是洛北北的神情太悲怆,原来亮闪闪的眼睛一下子黯淡下去了,余景睿的心里诡异地划过了一丝不忍。风水轮流转吧,或许是她以前做的坏事太多了,现在报应来了。胆敢威胁傅珉渊的人,下场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没有期限吗?”洛北北的声音没有温度。

    “准确地来说,是有期限的,期限就是你的余生,也就是你活着的日子。”余景睿尽职尽责地履行他作为律师的职责。

    一面是卧病在床的爸爸和弟弟,一面是磨刀霍霍,只等着折磨她都傅珉渊,她没有别的选择,傅珉渊不想放过她,即便她逃到别的地方,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如果可以重来就好了,她一定一定不要再遇见傅珉渊了,她要离他远远的。

    她没再继续看下去,迅速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即便她不想签,傅珉渊也一定会想办法逼迫她签的。

    签完字后,洛北北没再理余景睿,她直接躺下,背对着余景睿和张姨。她现在已经不再是自由身了,想了想,她就一阵悲从中来,她撅了撅嘴,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想到那份合约,她就觉得余生无望。

    看着洛北北的背影,余景睿非常自觉地告辞了。

    接下来的几天,洛北北继续在医院养病。觉得难过的时候,她就会想,至少她这么做,还能保住她的家人。那么这种牺牲就还是值得的。至于傅珉渊,他要怎么对付她,她都能承受。

    傅珉渊没有去看洛北北,他拿着那份洛北北签字的卖身合同,玩味地摩挲着洛北北的签名,他不自觉地呢喃:“洛北北……”

    她的一辈子都是由他掌控了,他该拿她怎么办呢?以前他所受的耻辱,让他久久不能释怀的曾经,要怎么从她身上讨要呢?嗯,余生很长,他还有大把的时间慢慢想。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傅珉渊拿过手机,看到屏幕上闪烁的白芯颜的名字。他看了一会儿,在铃声快要结束的时候接起。

    “珉渊,你怎么才接电话啊?”白芯颜的声音传来,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嗯,有什么事吗?”傅珉渊一直都是这样,不屑撒谎,也不给解释。

    白芯颜咬咬唇,然后说:“珉渊,我的心脏有点不舒服,你能过来一趟吗?”

    傅珉渊知道这只是白芯颜的借口,刚想拒绝,白芯颜赶紧加了一句:“我想你了,你能来看看我吗?”

    或许是她小心翼翼的语气勾起了傅珉渊心底的一丝愧疚,当年虽不至于说对不起她,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对不起谁。可是对于当时作为他正牌女友的白芯颜来说,还是挺不公平的,造化弄人吧。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傅珉渊还是没有说出来:“嗯,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白芯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是柔弱的楚楚动人的模样。就算洛北北当初耍了手段,傅珉渊娶了她又怎样,还不是落得现在那种卑贱的下场。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缓缓地说:“珉渊,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任何女人都休想跟我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