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留下来陪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6本章字数:2079字

    傅珉渊很快赶到了白芯颜的住处,她只穿了一身浴袍,傅珉渊料想她只是想见他,倒也没再问她是不是不舒服。

    白芯颜刚开始还有些忐忑,可是她看傅珉渊并没有要追究的意思,于是也就略过不提。她从酒柜拿出一瓶红酒,给自己和傅珉渊各自倒了一杯。待酒醒好后,她端了一杯给傅珉渊。

    傅珉渊接过来,晃了晃,猩红的酒在杯子里晃荡出轻微的漩涡,而后他开口:“你心脏不好,还是不要喝酒了。”说完,他一饮而尽,然后放下酒杯准备离开。

    白芯颜赶紧上前搂住傅珉渊精壮的腰身,喃喃地说:“留下来陪我。”

    傅珉渊没有那个心思,他想了想,找了个委婉的理由:“你心脏不好,早点休息。”

    “可是我很想你。”白芯颜把头靠在傅珉渊的背上。

    傅珉渊低头看着缠绕在自己身前的皓腕,不知怎么就突然想起那天洛北北去M国际找他的时候,她用她的手掰开他的腿,然后咬住他的拉链。想到这里,他觉得身体倏然紧绷。

    白芯颜自然感觉到了傅珉渊身体的变化,她一喜,以为傅珉渊会留下来了,于是她再接再厉:“留下来嘛。”

    傅珉渊抬手抓住她的手腕,然后掰开,转身,盯着白芯颜说:“听话,快去休息,嗯?”

    他惯用的询问,嘴角上扬,离近了却能清晰地看到他眼里的寒光。白芯颜松开,他执起她的手,然后低头在她手上一吻:“晚安。”

    傅珉渊的车很快就融入车流不见了踪影,白芯颜攥紧手掌,指甲陷入肉里,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她一直知道的,傅珉渊看似有情,实则最是无情。

    其实若是当年没有洛北北的插手,她或许还不能在傅珉渊的心里留下这样一笔,或许是她高估了自己,但是她的确成留在傅珉渊身边最久的女人。

    她得好好利用这一点,她一定要成为一辈子站在傅珉渊身边的女人。

    医院缴纳费用的日子到了,洛北北想,即便她去看看她爸爸和洛城,他们也不知道的,也就不会存在担心自己的问题了。

    最重要的是,傅珉渊上次从医院离开后,她就没再见过他。即使是签订了合约,他没出面,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他应该不会没给洛城他们交费的。

    站在窗子前,洛北北看向病房里的洛南天,他安安静静地躺在,再也找不到当年意气风发的影子。

    “爸爸。”洛北北隔着玻璃轻轻地喊,可是洛南天不能向以前一样应她,脸上挂着睿智又和蔼的笑,喊她北北,无论她的什么要求都会答应。再想到傅珉渊恶意收购洛氏的股份,公司破产,洛南天一气之下脑溢血突发,瘫痪在床,洛北北潸然泪下。

    “爸爸,对不起。”

    洛北北又去看了看洛城,她现在身体还没好利索,所以她不敢见洛城,只能透过窗户看着那个清俊的男孩子坐在病床上,原本俊朗的面孔变得憔悴,形容萧索,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了。

    想到爸爸,再看着洛城,还有叛逆的洛盈盈,洛氏的破产,整个家分崩离析,他们原本幸福快乐的一家人现在却成了全世界最伤心的拼图,受到重创之后要怎么才拼得完整。他们的命运全都牵涉在洛北北一个人身上。

    重创是因为她,她往前一步,逃离傅珉渊,他们便会坠入深渊。她后退一步,听从傅珉渊,他们便能海阔天空。只是下地狱的人就只剩她自己一个人而已,傅珉渊像张开黑色翅膀的魔鬼,扼住了洛北北的脖子。

    他狠狠地用力,洛北北闭上眼睛,就能够清晰地听到苟延残喘,洛北北想哭。

    她不舍地看了洛城几眼,终于又忍不住哭了出来,她暗暗发誓:洛城,姐姐一定会给你找到合适的肾源,你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

    再是不舍,洛北北还是得走了,张姨扶着她到病房外面的长椅坐下,她不想去面对徐院长,虽然以前她是她爸爸的朋友,但是自从家里出了事,说实在的,他也对自己的父亲有过诸多照顾。

    可是人都是现实的,他们现在沦落到现在的地步,几乎没有什么人会像以前一样对待他们,洛北北心想,这也不能怪徐院长,只是自己的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

    于是她问张姨借电话打给徐院长,他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听到洛北北的声音后,他对她说:“北北,你爸爸的护理费跟你弟弟的医药费都已经交了,傅先生一次性交了很多钱,你不用担心。唉,以后你也争点气,别再重蹈覆辙了。”

    洛北北沉默了一会儿:“好的,我知道,谢谢您。”

    挂断电话后,她想着要不要再给傅珉渊打个电话表示感谢,可是她又想到自己的一辈子都由他来掌控了,这是代价,那福利也是她应得的。傅珉渊根本就不善,她没必要再去跟他道谢。

    傅珉渊打电话给张姨,询问洛北北的情况,张姨一五一十地将洛北北这几天的一举一动事无巨细地告诉他。临了,她又说:“先生,洛小姐去看了她的父亲还有弟弟,她一直哭。”

    傅珉渊沉吟,然后说:“我知道了,你照顾好她。”

    他想她好像很少见洛北北哭过,一直以来,她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嚣张跋扈的样子,横冲直撞,牛逼哄哄的,似乎天塌下来,都还有牛角顶着。就连曾经对他,也是撞了南墙也要打洞过,无所不用其极。

    她威胁她,偏偏用她那副温柔无害的模样,惹人生厌。他这一辈子最恨别人威胁他,尤其恨的就是洛北北,身为一个女人,来威胁他,要他娶她。他想,那场婚姻就是他一辈子的耻辱。始作俑者他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可是她现在,家里破产,他作为她当时的丈夫,不仅不对洛南天施以援手,还趁机恶意收购股份,落井下石,然后威胁她离婚。

    作为一个商人,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本来商场就是一个巨大的博弈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洛南天技不如人,就算他不出手,也会有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