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招蜂引蝶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7本章字数:2022字

    傅珉渊浑身都在颤抖,他抖着手推开洛北北,再抖着手指着洛北北,声音都在颤抖:“洛……洛北北,你……”他屏住呼吸,不忍去看自己身上的狼藉。

    “哦,对不起。”洛北北看着傅珉渊小腹上的污秽,有些后怕。

    话音刚落,洛北北又“呕……”地一声,傅珉渊顾不上其它,只得把洛北北拖上楼,洛北北虽然难受着,但还是潜意识要跟傅珉渊作对,她的脚用力地抵住楼梯,抗拒上楼。

    傅珉渊本身已经怒火冲天,就想着快点把自己身上的污秽处理干净,洛北北还不配合,他气极,拽了一把洛北北,洛北北索性抱住楼梯扶手喊:“你干嘛,放开我!”

    拉拽中,傅珉渊肚子上的污秽已经弥漫开来,他看洛北北还在抱着扶手,气得整张脸都要冒烟了,他拽了几把,没拽动。然后他的手扬起来,对着洛北北的屁股啪啪地打了几巴掌。

    洛北北愣住,她的动作甚至跟不上自己的思维,就只是呆愣着看着傅珉渊,满脸的不可置信:傅珉渊他,打她,从小还没有人打过她呢,而且还是打屁股。

    她瞪圆了眼睛,像是又一个小人拿着管子往她的身体里吹气。若不是时机不对,傅珉渊甚至觉得这个样子的洛北北还有点可爱。

    傅珉渊用力地扯洛北北的手,洛北北这时才反应过来,她拿拳头往傅珉渊身上招呼:“你敢打我?你居然打我!”

    傅珉渊见洛北北还在撒泼,就抓住她的手腕,半拖半抱地把洛北北弄到了他的浴室里,洛北北摔在地板上,还没等她站起来,热水就劈头盖脸地落下来,一下子把洛北北带回了刚回到别墅的那一天。

    “你放开!”热水灌进洛北北的嘴里和鼻腔里,她猛烈地咳嗽。

    傅珉渊迅速地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伸手去脱洛北北的衣服。洛北北大叫:“傅珉渊你干嘛!”

    洛北北的力气在傅珉渊的面前完全不值一提,傅珉渊几下就脱掉了洛北北的衣服。然后拿着花洒往洛北北身上冲,氤氲的水汽中,洛北北白花花的身子让傅珉渊的眼里瞬间燃起了火。可是一看到地上脏兮兮的衣服,那点火花也就迅速地熄灭了。

    将洛北北和自己冲洗干净之后,傅珉渊扯过浴巾围住自己,然后再拿一块浴巾将洛北北裹住,打横抱起,然后重重地甩到床上。

    傅珉渊也不管洛北北吃痛的小脸,他阴沉着脸,说:“怎么样?酒醒了吗?”

    洛北北撇过脸不理他,傅珉渊火冒三丈:“洛北北,你就这么爱招蜂引蝶,不知羞耻吗?”

    洛北北震惊地看着傅珉渊,没想到他会有那么恶毒的字眼来说她:“你说什么?”

    傅珉渊沉着脸,死死地盯着洛北北,洛北北翻身下床,就要往外冲。傅珉渊拦住她,洛北北使尽全身力气对着傅珉渊拳打脚踢,嘴里还恶狠狠地骂着:“傅珉渊你混蛋,你这个王八蛋!”

    洛北北没有穿鞋,踢在傅珉渊身上,傅珉渊的身上硬硬的,像石头一样,下颌也紧紧的,整张脸也紧绷着。傅珉渊没有什么感觉,洛北北的脚和拳头却疼了。

    她满脸通红,难过又恨恨地骂道:“你们都欺负我,凭什么都欺负我,混蛋,王八蛋!”声音里已经隐隐地带着哽咽。

    傅珉渊看着怀里挣扎的洛北北,挣扎中她的浴巾散开,白腻的肌肤晃花了傅珉渊的眼。洛北北的眼睛红红的,鼻子红红的,整张脸也通红,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兔子。傅珉渊的心突然间柔软的一塌糊涂。

    傅珉渊突然想,似乎从他再次见到她起,她就一直哭,他看着她走投无路,看着她曲意逢迎,看着她脆弱无助。她现在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找到一些她当年娇纵的影子。他看到她手上的伤,伤口泡了水,皮肉已经泛白外翻。

    余小萌早就跟他说了洛北北受伤了,他也早在接到电话之后就去翻找出了医药箱,现在医药箱都还在客厅的茶几上。他还马上打了电话吩咐下属尽力去打压林老板的公司,他做了那么多。

    可是一看到洛北北,看到她那手包遮住她手臂上的伤口,衣服和头发都凌乱不堪浑身都是酒味。当时他就火冒三丈,不等他说什么,洛北北就吐了他一身。吐成那个样子她还死命抵抗他,拒不配合。

    傅珉渊的心里有些懊恼,他是明显地口不对心,骂过洛北北之后,他才有点后悔。他把洛北北按倒在床上,然后下楼去拿医药箱。

    他回到卧室的时候,洛北北睡在床上,背对着他。傅珉渊此时的火气已经消失殆尽,他喊洛北北:“快起来,处理一下伤口。”

    洛北北不理,傅珉渊就扳着洛北北的肩膀,把她拖起来,洛北北的挣扎无济于事。傅珉渊拿起她受伤的那只手,伤口已经惨不忍睹了。他拿酒精消好毒,洛北北痛得整张脸都皱起来了。

    洛北北将手用力地往回缩,傅珉渊攥住:“别动。”

    上好药后,傅珉渊又翻出他上次带回来的药膏,本来他上次想给她的,可是那次两个人闹得不欢而散,他也就没机会把药膏给她。

    “这药膏你拿来擦擦你身上的疤,你再多受几次伤就成癞皮狗了。”

    洛北北没有搭理他,傅珉渊也不恼,然后他走出了房间,到隔壁洛北北的房间去睡觉了。傅珉渊躺在洛北北的床上,周围都是洛北北特有的味道。傅珉渊攥了攥手掌,似乎还残留着洛北北肌肤的嫩滑。

    想到他看到的几次洛北北没穿衣服的样子,傅珉渊突然就觉得口干舌燥。他不禁唾弃了一下自己猥琐的思想,然后恶狠狠的想:洛北北就是一个小白眼狼,狼心狗肺的。现在她都没有好脸色给自己看了。

    想到她今天张牙舞爪的样子,傅珉渊心想,看来以后他要树立自己作为她饲主的威信了不能再让她在他的头上撒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