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不知廉耻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7本章字数:2073字

    而洛北北,等傅珉渊离开以后,她回头看床头柜上的药膏,再看看自己包扎好的伤口,心里一阵复杂。再转念一想今天她吐了傅珉渊一身,她就觉得后怕又有些幸灾乐祸。谁让傅珉渊当时要摇她的,谁让他后来骂她招蜂引蝶,不知廉耻的,活该。

    难道余小萌没有告诉他今天发生的事吗?林俊叶那么欺负她,她恨不得永远跟他没有交集,怎么可能还去招惹他。傅珉渊就是个傻逼,大傻逼。

    下属向慕斯年报告昨天晚上处理的结果,慕斯年想到第一次在医院见到洛北北的时候,她坐着轮椅,调查来的结果是洛北北自杀被傅珉渊送到了医院。

    洛北北和傅珉渊之前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他想:难道是洛北北想威胁傅珉渊,所以以死相逼?

    其实早在医院见到她之前,他们还是有过交集的,那时他还不知道洛北北就在靡色上班,他只知道他的旗下有一张王牌。傅珉渊买走她的初夜后,那庄生意搞砸了,然后傅珉渊打来电话,要他开除傅珉渊。

    傅珉渊在金城算得上一个大人物了,即便不能跟他成为朋友,慕斯年也不想和他作对,甚至成为敌人。顺水推舟地解雇那个女人,还能让傅珉渊欠他一个人情。可是他没想到,那个女人会是洛北北。

    那个他年少的时候有过朦胧情愫的女孩子,她是他的邻居,他以前非常地喜欢她。他作为慕氏集团总裁的私生子,是不光彩的。他妈妈一个人带着他,因为身份的原因,他的性情也非常地清冷孤傲。

    然后那个嚣张跋扈又漂亮的小邻居却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不深不浅的痕迹,可是后来,他们举家搬走,天各一方,从此再也没了联系。

    他当初想,洛北北遭遇到那么重大的变故,又沦落到去靡色当小姐,她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他喜欢的女孩子了。

    可是昨天,他又看到了洛北北,她和别人打架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想笑,只有那个时候才能找到一点她当年的影子。只不过,她比起曾经,眉宇间却聚集了太多的愁绪。于是他没忍住又让下属去调查洛北北现在的情况。

    可是资料显示,洛北北现在和傅珉渊住在一起,那这样看来,傅珉渊当初不让洛北北工作,可能是想逼洛北北回到他身边?

    可是傅珉渊不是恨洛北北的吗?当初洛氏的破产,傅珉渊就是幕后的推手。现在洛南天从金城首富变成瘫痪在床的病人,洛城也在医院住着,洛盈盈跟洛北北的关系也不好。这一切,不都是傅珉渊造成的嘛。

    慕斯年猜测,傅珉渊一定是断了洛北北的后路,然后再用她的家人来威胁她。洛北北现在没有工作,就只能完全地依附傅珉渊了。

    宿醉过后的洛北北又起来做好早餐,傅珉渊下楼,两个人都没有交流。傅珉渊静静地吃着,洛北北想到昨天傅珉渊后来为她上药,不免有些想要打蛇随棍上。她想,傅珉渊的态度应该是有点软化了,应该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她恨意满满了吧。

    于是她放软自己的态度,不去想傅珉渊昨天打她骂她的事情,试着和他商量一下:“傅先生。”

    “嗯?”傅珉渊头也没抬。

    “你能不能解除我的禁令,让我出去工作啊?这么老是吃白食,不好吧。我保证会按时给你做饭的。”

    “再说吧。”傅珉渊没有立即拒绝,也没有立刻答应,但是洛北北还是觉得有盼头了,前两次她跟傅珉渊说的时候,他都是直接拒绝的,还让她想都不要想。

    傅珉渊到公司之后,接到了慕斯年的电话,他接起。

    “傅先生。”手机里传来慕斯年清冷的声音。

    听着听着,傅珉渊的神色就变了,他挂断电话,慕斯年要求他让洛北北回到靡色上班。早上洛北北还跟他说想要去上班,马上慕斯年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他可不想洛北北再去靡色当小姐。

    慕斯年在给傅珉渊打过电话之后,马上又给解欣打电话,让她通知洛北北回来上班。但他知道,洛北北需要赚钱,可是让她做小姐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况且傅珉渊也不会答应,但是能让洛北北拿一份薪水,做服务员还是可以的。

    解欣心里虽然奇怪,老板让她解雇洛北北,现在又打电话让洛北北来上班,但她也没多想,直接打电话给洛北北。

    洛北北接到电话,当然是欣喜若狂,她正需要一份工作,只不过,她现在只想卖艺不卖身。解欣解释道:“等你回靡色,就来做服务员吧,之前的业务不用你了。”凭洛北北的相貌,即便不卖身了,也可以把业务做得很好。

    “嗯,那好,那欣姐我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

    “随时都可以。”

    “嗯,那好……那我先跟家里商量一下。”

    “好。”

    傅珉渊回来以后,洛北北特意做了鱼,餐桌上也没有出现他讨厌的西红柿。傅珉渊很满意吃的津津有味。这样乖巧听话知道讨好他的洛北北多好。

    洛北北问他:“傅先生,今天我们领班打电话给我,让我回靡色上班。你觉得可以吗?”

    傅珉渊抬头:“你很想回去上班吗?”

    “我需要工作,而且欣姐说了,我以后做服务员,不会再做以前的工作了。”

    洛北北静静地等待着傅珉渊的回应,良久,就在她脸上的笑都快要维持不住的时候,傅珉渊终于不再折磨她:“可以。”

    “嘻嘻,好的,谢谢你,傅先生。”

    傅珉渊瞥了一眼洛北北傻兮兮的笑容:“不客气。”

    洛北北心情大好,连吃了两碗饭,洗过碗之后,她回到自己的卧室,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对着自己加油打气:“洛北北,加油,你要努力挣钱。明天开始,就是你新生活的开始了,虽然跟预想的有些出入。但是经济独立,就是你拜托傅珉渊掌控的第一步。”

    第二天,洛北北就回到了靡色,唐昕看到她,开心地不得了,尤其是洛北北可以跟她一样做服务员,而不用再去卖身了,唐昕很为洛北北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