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舍不得骂我们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7本章字数:2065字

    慕斯年想做什么,当然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洛北北担心,怕她连累慕斯年被解欣责骂。

    慕斯年很快就带着早餐回来了,洛北北担心地问:“没有被欣姐看到吧?”

    “放心吧,不会被骂的。”

    “为什么啊?”洛北北嚼着小笼包,然后猜测,“难道是因为你长得比较帅?”

    慕斯年看着洛北北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他点点头:“对啊,你看我那么帅,你那么漂亮,有了我们,靡色的生意都会好很多。她当然舍不得骂我们。”

    洛北北点点头,说因为她漂亮解欣不骂的话,她是不会相信的,想当初解欣开除她的时候,不留情面的样子。洛北北心想,或许真有可能是因为慕斯年太帅,简直就是他们店里的招牌啊。

    这帅得人神共愤的脸,说不定男女通吃吧。

    慕斯年看着洛北北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他无奈,洛北北肯定在心里又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他伸手拍拍洛北北的脑袋:“乖乖吃东西。”

    洛北北笑笑,然后催促他:“你快点去工作吧,待会不管你多帅,欣姐都不会放过我们的了。”

    为避免洛北北生疑,慕斯年走了出去,临走前还叮嘱她:“把东西吃完,好好休息一会儿。解欣那边没关系的,她不会发现的。”

    洛北北胡乱地点头:“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吧,快去快去。”

    解欣当然不会骂慕斯年,早在慕斯年打电话让她通知洛北北回来上班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更别说慕斯年迅速地把一楼改成清吧,直觉告诉她,这一切并不是偶然。

    再后来,洛北北上了一段时间的班,慕斯年却假扮成男服务员的样子,跟洛北北见面。难道,慕斯年看上洛北北了?

    洛北北吃过东西之后,头不晕了,然后她赶紧跑出去工作。出门的时候,洛北北探出脑袋,想看看解欣有没有在周围。

    慕斯年刚好准备过来看看她好点没有,就看到洛北北探头探脑的样子,他忍不住一笑,洛北北回头,看到一个人站在那里,吓得跳了起来。然后,她就看到慕斯年嘴角未褪的笑意。她拍拍自己的胸口,埋怨他:“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欣姐过来了。”

    “你很怕她?”

    “还好吧,在她手底下做事,当然要对她怀揣一颗敬畏之心啊。”

    慕斯年笑着点头:“对,你说得对。”顿了顿,慕斯年又问她:“那你怕靡色的老板吗?”

    “当然怕啊。”

    “你又没见过他,干嘛怕他啊?据说,靡色的老板很好相处的,而且长得又帅。”

    “哦?是吗?你见过?”

    慕斯年一愣,连忙摇头,矢口否认:“没有,我没见过。”

    洛北北点点头:“对,我们老板都是见不到人影的,别说你才刚来,我和唐昕工作那么久了都还没见过他呢。他总是神神秘秘的,说不定欣姐见过。”

    想到之前老板把她开除,虽然是傅珉渊从中作梗,但是他好歹应该考虑一下他的员工啊,太没有保障了,太没有安全感了。不过这次解欣居然主动让她回来上班,这还是挺出乎洛北北的意料的。

    洛北北心想,或许是老板突然良心发现,觉得不能失去她这么一个好员工吧。而且一楼已经变成了清吧,虽说楼上还是有存在那些奇奇怪怪的交易的场所,但是她不用去那几层楼上班,她眼里看到的靡色,就是一个好的工作场所了。

    慕斯年看着洛北北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想,该不是想起之前他把她开除的事情吧。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他又不知道她是洛北北。如果当初知道是她的话,他肯定不会让她做那种工作的,起码他会帮助她。让她不用担心她爸爸和弟弟的医药费。

    他问洛北北:“你讨厌我们老板吗?”然后,他满怀期待地等洛北北的回答又害怕又期待。

    洛北北马上回答:“不啊,我不讨厌老板,我爱老板!”

    “真的吗?”

    洛北北又歪头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我真不讨厌他,当初太也是没有办法,我……”洛北北突然打住,然后她挠挠头,企图打哈哈混过去。

    “诶,我们不要聊太久嗷,待会儿被发现了就糟了,要是老板骂我,我就讨厌他了。”

    慕斯年莞尔:“放心,老板不会骂你的。”洛北北笑着点点头,慕斯年又说:“小角色。”

    什么时候慕斯年变成这样了,洛北北的额头滑下三根黑线:“慕斯年,你变了好多哦。”

    “嗯,有吗?哪里变了?难道是更帅气了?”

    “好吧。”洛北北推着慕斯年往外走“你以前总是不爱说话,特别高冷,都不爱搭理我的。”

    慕斯年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头:“没有吧,我什么时候不搭理你了?你胡说。”

    “就有!你以前总是不爱搭理人的。”

    慕斯年想,当初她是众星捧月的小公主,而他,则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他们之间有着云泥之别,的确,他总是用冷漠来伪装自己,不想靠近别人也不想别人靠近他。

    洛北北像一个热情的小太阳,他向往又抗拒,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还不懂爱情的时候就对她产生了朦胧的情愫。可是他只把这些埋在心里,觉得一辈子都不会说。再然后,洛北北搬走,从此以后天各一方,他再也没机会说他喜欢她。

    现在他又碰到了洛北北,那点情绪早已经变得更加模糊,回想起来只剩下在大太阳底下看着她们家空空的房子。心事被阳光烘烤,丧失水分,最后变干变烫,死去不生的心事。他像被人扼住了喉咙,发不出声音。

    现在的洛北北,变了很多,他知道她在离开之后,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

    她长大,喜欢上傅珉渊,不顾一切,跟他结婚,最后却被他报复,甚至连累了一整个家。她开始工作,来到靡色准备卖身,辗转之下又被傅珉渊控制。

    她变得更加坚强,有时候眉眼间会流露出脆弱和哀伤,他只能在细枝末节的地方,才能找到他当年渴求的,她张扬无畏的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