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千载难逢的机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7本章字数:2110字

    傅珉渊昨天说了要去白芯颜那里吃饭,洛北北不想那么早回别墅,想到上次她答应了要请慕斯年吃饭,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她不想早早地回去那个她不喜欢的地方,独自面对一室的清冷和黑暗。虽然她并不喜欢傅珉渊,可是他在的时候,洛北北还是会觉得稍微安心一点的。她觉得,孤独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了。

    “慕斯年,今天我请你吃饭吧。”洛北北转头看向慕斯年,她的脸上还残留着刚刚的泪痕。

    “好啊。”

    “那你想要吃什么?”

    “你有什么推荐的吗?”慕斯年想让洛北北来决定,她刚刚才哭过。好不容易有一个忙里偷闲的机会,要是可以让她开心一点,不要再哭了就好了。

    想到那天晚上本来想要好好地吃一次火锅,但是她却一直在给傅珉渊夹菜,最后还因为他的一席话,弄得再也没心思吃了。

    “那我们去吃火锅吧。”洛北北提议。

    “好。”

    洛北北和慕斯年来到火锅店,热气腾腾的店里,三三两两的人围着一个锅。慕斯年一直以来都清冷、寡言,他心里总是想着要出人头地,平时也不太跟别人有太过密切的来往,更别说像这样和别人一起来吃火锅了。

    服务员带着洛北北和慕斯年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正合他们的意。看慕斯年一副并不熟稔的样子,洛北北便自告奋勇地点菜,她点了很多。服务生斟酌着问:“请问,是两位吗?”

    慕斯年点头,“是的,两位。”

    负责点单的服务员看了看洛北北和慕斯年,心想,这对俊男美女的食量那么大啊,真是不敢置信。

    等到菜上来之后,慕斯年才理解了刚刚那个服务生小姑娘看他们的眼神,他问:“会不会太多了?能吃得下吗?”

    洛北北一边往锅里加菜,一边说:“相信我,能吃掉的。”

    于是慕斯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洛北北看他不动,就问:“你想吃什么就放下去啊,你这个样子,也太不食人间烟火了吧,帅哥。”

    慕斯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着锅里翻腾着密密麻麻的花椒,辣椒,红油滚滚。蒸腾的热气里,洛北北专心致志地烫菜,灯光温暖,氛围安详,洛北北的脸柔和的让慕斯年产生天荒地老的错觉。

    慕斯年想,冬天是不是马上就要过去了,不然怎么会暖得他整颗心都像被放在温水里泡着,暖融融的。

    洛北北一直不停地吃着,慕斯年只当她饿了。可是到最后,慕斯年都已经很撑了,洛北北还在不停地往嘴巴里塞东西,他才觉得不对劲。

    “别吃了。”

    “可是我饿。”洛北北抬头,眼睛潮湿。

    “吃撑了待会儿不舒服。”

    “可是我还想吃。”说完,洛北北又将筷子伸到锅里,慕斯年伸手握住洛北北的手腕。

    “好了,我们下次再吃这个。”

    洛北北放下筷子慕斯年结账,然后和洛北北一起走出去。慕斯年不放心洛北北一个人回去:“我送你回家吧。”

    洛北北摇头:“我哪儿还有家啊。”

    慕斯年心头苦涩,洛家破产,洛北北经历了从云端掉落凡尘的痛苦,她直到现在还不能为自己的事情做主。

    难道看着洛北北痛苦,傅珉渊就高兴了吗?

    慕斯年拍拍洛北北的肩,洛北北抬头冲他笑笑:“慕斯年,我早就不是洛家的大小姐了,我家里破产了。你也看到了,爸爸和弟弟都住在医院,我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

    “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帮你……”

    洛北北截住慕斯年的话头:“不,你帮不了我的,谁都帮不了我的。”

    看着慕斯年沉重的脸,洛北北赶紧说:“没关系的,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我一定可以让爸爸和洛城的病治好的。”

    “好,一定会治好的。”

    洛北北拦下一辆车,她跑过去,拉开车门,然后朝慕斯年挥挥手:“我走啦,你快回去吧。”

    慕斯年看着洛北北坐的车融入车流,然后逐渐消失,再也难寻踪迹。他低下头,想起她哭的时候,还有她笑的时候,心里像塞了一团棉花。

    洛北北回到别墅的时候,傅珉渊还没有回来,她也乐的轻松。她今天很累了,于是她给傅珉渊留了一盏灯,然后上楼,洗好澡准备休息。

    躺在床上,洛北北想到今天一整天经过的事情,想到昏迷不醒的洛南天,还有殷切地看着她的洛城。洛北北的眼泪又止不住涌出来,哭是最没有用的,可是她现在唯一的宣泄也就是哭了。

    洛北北觉得自己很没用,她擦擦眼泪,她得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

    傅珉渊昨晚在电话里答应了要去白芯颜那里吃饭,可是他早上一睁开眼就开始后悔。昨天洛北北失魂落魄的脸不断地浮现在他的眼前,让他烦不胜烦。

    或许,真正对白芯颜施压的人,就只是洛南天而已,洛北北并不知情。

    可是白芯颜当初也的确是受了苦,她一心爱着自己,况且当时她本就是自己的正牌女友,虽然他对她并没有什么很深的感情,可到底还是洛北北和洛南天做错了。

    他不该对洛北北心软的,察觉到自己的心思,傅珉渊暗暗警告自己,绝对不能对洛北北心软,当初她威胁你的事,你都忘了吗?不可以心软。

    仿佛是为了说服自己,傅珉渊下班之后就来到了他给白芯颜买的房子。一段时间没有过来,白芯颜又将房子重新装修了一遍。处处可见大气和奢华,所有的东西都是最好的,最贵的。

    傅珉渊对白芯颜有愧,当初要不是洛北北爱上他,白芯颜也不会被洛南天威胁。所以,他希望在这些方面可以弥补她。

    白芯颜的吃穿用度无一不是最好的,白芯颜很会生活,她在楼下草坪里弄了一个大大的花房,温室里种着各种名贵的花花草草。

    傅珉渊却突然想到当初洛北北将他的房子装修成婚房的样子,全部都是他嗤之以鼻的小女生风格,完全都不是他喜欢的,她也没有顾及一下他是个男人。所以那栋别墅,傅珉渊也只是去过一两次。

    和洛北北一离婚,傅珉渊就把它重新装修,恢复成自己喜欢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