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障眼法而已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7本章字数:2077字

    傅珉渊的眸色倏地暗沉下来,他赶紧上楼,来到洛北北的房间,他用力地敲门:“洛北北,开门!”

    没有人应他,于是他又跑到自己的卧室,然后找来钥匙,打开洛北北的卧室门后,他深深地闭了一下眼。然后他推开门走进去,卧室里面空空荡荡的,洛北北不在。他不知道自己心里还有些什么侥幸,洛北北给他留了灯,可那也只是她的障眼法而已。

    傅珉渊掏出手机给余小萌打电话,余小萌看着傅珉渊的夺命连环call,她暗暗祈祷,然后接起了电话:“喂,傅先生。”

    “洛北北呢?”

    余小萌脑子里转了几转,难道傅珉渊回去发现洛北北不在家了?

    “洛小姐她和她的朋友在她原来租的房子里吃饭。”

    “和谁?”

    “和白欢,还有一个叫慕斯年的同事。”

    “什么?慕斯年?”慕斯年怎么会变成洛北北的同事呢?傅珉渊已经觉察出了不对劲:“把慕斯年和洛北北平时的事情告诉我。”

    余小萌在背叛洛北北和背叛傅珉渊之间权衡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坦白:“慕斯年是靡色最近新来的服务员,平时他对洛小姐很照顾。”余小萌把洛北北这几天的事情告诉了傅珉渊,并且把慕斯年对洛北北的照顾也说了出来。

    挂断电话,傅珉渊的脸已经隐约可见翻腾的怒气,得知慕斯年假扮成男服务员和洛北北接触,他的心里就莫名不悦。慕斯年他想干什么!洛北北这个该死的女人,难道那么快就想找到靠山,然后好摆脱他吗?

    他不会让洛北北得逞的,她这一辈子,都必须听他的。

    傅珉渊心里不爽,他越想越生气。于是他索性开着车去洛北北租的房子,他倒要看看,洛北北见到他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车子像离弦的箭,叫嚣着冲向洛北北的家。

    傅珉渊在车上抽了一根烟,洛北北家的灯光亮着,傅珉渊似乎可以想象洛北北给慕斯年和白欢做饭的样子。他拉开车门,然后在洛北北的家门口站定。

    傅珉渊抬手按门铃,屋里大快朵颐的三个人听到,除掉已经喝得有些微醺的白欢,洛北北和慕斯年纷纷疑惑,都这么晚了,谁还会来这里呢?

    门铃声还在继续响着,一声一声,仿佛不耐烦一样。洛北北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不详的预感。她赶紧站起来,然后对慕斯年和白欢说:“你们先吃,我去看看是谁来了。”

    她到门口站好,她想,如果真是傅珉渊的话,他既然已经找到了这里,那她的一举一动肯定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洛北北拉开门,门外站着面如阎罗的傅珉渊,他的身上萦绕着浓重的烟味,那张脸,洛北北甚至不敢再抬头多看一眼,她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她惨了。

    傅珉渊不说话,她已经过来了那么久慕斯年和白欢待会儿就会怀疑了。于是她将身体侧了侧,挡住傅珉渊的视线,不让他往里看。她干笑了两下,然后说:“傅珉渊,你好。”

    傅珉渊哼笑,你好?洛北北居然跟他说你好。他阴恻恻地说:“洛北北,你胆子不小啊,拿我当猴耍是吧。”

    “没有啊。”洛北北摇摇头,赶紧否认,“你不是不回家吃饭吗?所以我就跟朋友一起来这儿吃饭了,待会儿就准备回去了。”她本来还想在家咯睡的呢,没想到居然被傅珉渊发现了。

    “是吗?”傅珉渊偏头往里面看,洛北北赶紧拦住他。

    “干嘛!”傅珉渊不悦。

    “我待会儿就回去了,我朋友在里面,你不要……”

    “谁在里面?”

    “我朋友,你不认识的。”洛北北可不敢让白欢见到傅珉渊。

    “不认识的话,刚好有机会认识一下。”说完,傅珉渊就推开洛北北,试图往里面走,洛北北拦住他,用自己的身子拼命往门框挤,企图把门关上。

    傅珉渊往里,洛北北把他往外推,僵持了一会儿,慕斯年走过来:“北北,是谁啊?”

    听到慕斯年的声音,傅珉渊死死地瞪着洛北北,眼睛里似乎能冒出火来。他用力推开洛北北,然后走进去。

    慕斯年刚好走过来,他扶住差点摔倒的洛北北,然后抬头看向要傅珉渊,眼里已是不悦:“傅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傅珉渊看着慕斯年,这是他第一次跟他打照面:“慕先生,我来接洛北北回家,怎么,这你也要干涉吗?”

    话音未落,白欢冲过来,本就有些醉的她看到傅珉渊,更是火冒三丈:“傅珉渊,你还有脸到这里来,你这个王八蛋。”

    洛北北赶紧冲过去拦腰抱住冲向傅珉渊的白欢,白欢扔在不停地骂着傅珉渊:“你这个混蛋,你看看你把北北害成什么样子了,你不得好死!”

    傅珉渊冷眼看着撒泼的白欢:“这都是洛北北应该受的,这是她的报应。你作为洛北北的好姐妹,应该还不知道吧,洛北北已经把自己卖给我了,以后她整个人都是我的。”

    “你放屁!”白欢恨死了傅珉渊,洛北北把自己卖给他,那不是往火坑里跳吗?洛家已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傅珉渊难道还觉得不够吗?

    洛北北看着傅珉渊,恳求:“傅先生,你先出去吧,我待会儿出来跟你说。”

    看着洛北北央求的眼,再看看发疯似的白欢,傅珉渊转头出去,然后坐在车上等洛北北。他想到白欢说的话,他们都觉得是他不依不饶,是他处心积虑地设计洛家,害洛北北。怎么他们所有人都不提,当初洛家怎么做的。

    他有错吗?他只是把他当初遭受的,以另外一种方式报复在洛家人身上而已。

    傅珉渊出去以后,洛北北放开白欢。白欢转过头,冷冷地看着洛北北:“洛北北,你说,傅珉渊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北北知道她已经没办法再继续隐瞒下去了:“对不起,欢欢,傅珉渊不让别人录用我,我找不到工作,挣不了钱,他说可以让我爸爸和洛城得到治疗。但是前提是我跟他签订一份卖身合同,我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