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头疼不已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7本章字数:2085字

    谁知第二天,洛盈盈的班主任又打来电话,说洛盈盈把林俊茜给打破相了,对方家长威胁要告洛盈盈。洛北北一个头两个大,她想着要去那个女孩子的家里道个歉,可是洛盈盈那拒不配合的态度,着实让她头疼不已。

    林俊茜的父母一看到她脸上的伤,就气的浑身直哆嗦。这伤在脸上,得破相了吧。林老板气急败坏地责骂林俊茜:“本来还指望着你能嫁个好人家,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谁会要你!你自己说说,你为什么要和别人打架!”

    林俊茜嗫嚅着不敢说话,她不过是奚落了洛盈盈几句,她们家那点破事不是人尽皆知吗?她又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眼高于顶的千金大小姐了。而且她早就看不惯洛盈盈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了,都说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她凭什么还很了不起的样子。

    林老板看林俊茜不敢说话,更生气了,大吼:“你问你话呢!你哑巴了!”

    林夫人赶紧上前揽住林俊茜,心疼地拍拍她的肩膀,然后转头埋怨林老板:“你干嘛呢,也不怕吓到孩子。”

    林氏最近遭遇了非常严重的经济危机,林老板一直在寻求解决的办法,他想着,能让林俊茜嫁给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两家公司联姻的话,肯定可以救林氏于水深火热当中。可是没想到,就在他物色人选,准备把女儿嫁给别人的这个节骨眼上,林俊茜居然被人打破相了。

    这让林老板气得恨不得狠狠地打林俊茜两下,这个女儿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看着林老板气得似乎随时都会冲上来给她两拳的样子,她瑟缩着往林夫人身后躲,然后不服气地说:“我就是看不惯洛盈盈那副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子,明明就已经破产那么久了,还不知道收敛。”

    “一个破产的人你跟她打架,你真是!不孝女!学人逞什么凶斗什么狠去!打又打不过,被人家打成这副鬼样子,你……”林老板顿了顿,“那个叫什么洛盈盈的,告她!一定要告她!”

    一直在旁边沙发上坐着不掺和这些事的林俊叶到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于是他问林俊茜:“洛盈盈?破产?她是谁家的女儿?”

    “洛南天的女儿啊,半年之前不是破产了吗?”

    “洛南天?”林俊叶心想,那不是洛北北的爸爸吗?还在念大学,那就一定是洛北北的妹妹了,看来,只是连老天都在帮他。

    想到洛北北漂亮的脸蛋和火辣的身材,林俊叶就觉得浑身发紧。上次同学聚会的时候,让白欢给搅和了,那么这次,他一定不会再放过她了。

    “好啊,那就告,看看她的家属可以做出鞋什么让步,私下解决也行。”林俊叶出声,洛南天破产后瘫痪在床,那洛家能做主的也就只有洛北北了,他已经迫不及待要见到她了。

    洛北北在上班的时候抽空打了一个电话给洛盈盈,她好不容易接了电话,洛北北也没想着责怪她,于是她对洛盈盈说:“等明天你跟我去一趟那个林俊茜的家里,我们去给他们道个歉。看看能不能私下解决,让她不要告你。”

    “她想告就告,我又没错,凭什么要我去道歉,还有你,不准多事,关你什么事,你知道什么?你凭什么代表我!”

    洛北北头疼不已:“洛盈盈,你跟人打架,把别人都打得破相了,至于为什么打起来我不再追究,但是你必须去跟我道歉。”

    “我不去,你没资格教训我!”说完,洛盈盈就挂了电话。

    洛北北听着手机那头的忙音,觉得自己心里的火气也快要爆炸了,要是洛盈盈在她面前的话,她真的要给她两耳光。不管是为了什么事,把人打破相了,这够严重吧,去给人道个歉那是应该的。

    她现在本身已经够烦了,洛盈盈还那么不想听,不让她省心。洛北北疲倦地想,洛盈盈真是上天派来克她的。

    洛北北心想,洛盈盈不肯跟她一起去,那明天她还是一个人去林家跟他们道个歉吧。而且如果带洛盈盈去的话,看她那个态度,到了林家或许还让别人更加生气。洛北北觉得很无力,事情那么多,她快要撑不下去了。

    看洛北北愁眉苦脸的,慕斯年问:“你怎么了?是不是昨天你跟傅珉渊吵架了?”

    提到傅珉渊,洛北北的心里更堵了:“不是,是我妹妹,她跟同学打架,我现在都烦死了。”

    “严重吗?”

    “她倒还好,只是对方破相了,所以我准备登门道歉,但是我妹妹又不肯跟我去。”洛北北苦恼。

    “破相了?这就有点严重了,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慕斯年心想,要是对方不依不饶的话,那洛北北肯定会吃亏的。她自己都还是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应付得了这种情况。

    “不用了,本身就是洛盈盈不对,我去道个歉,看看能不能私下解决,毕竟,女孩子的脸很重要的。他们生气也在所难免,”

    慕斯年便不再坚持,他本来还想问问洛北北,傅珉渊说她为了给洛南天和洛城治病,然后把自己卖给傅珉渊的事。要是他可以帮她的话,也不知道洛北北接不接受。可是看她现在那么烦躁,慕斯年心想,现在还不是坦白身份的时候,到时候再说吧。

    如果他帮助洛南天和洛城治病,然后再去跟傅珉渊谈谈,给他一些好处,说不定他会放过洛北北也不一定。

    不过,慕斯年想到那天傅珉渊来找洛北北的时候,他的样子的确挺可怕的,他对洛北北,心里究竟是个怎么样的想法呢?难道他只是仅仅地想要控制洛北北,然后对他实施报复吗?

    他拍拍洛北北的肩膀,安慰她:“你也不要太着急,好好跟人家道个歉,其实你妹妹也应该去的。”

    洛北北苦恼:“现在我妹妹和我完全就不对盘,我让她跟我一起去,她不肯,而且还不让我去。其实她生我的气也是……唉,都怪我。”

    慕斯年猜到洛北北和她妹妹的矛盾应该是因为之前洛北北和傅珉渊的事情吧:“放宽心,两姐妹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