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没来纠缠我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7本章字数:2103字

    傅珉渊强压自己心中的怒气,然后他问:“你妹妹的事怎么样了?林老板还在找你麻烦吗?林俊叶还纠缠你吗?”

    听到傅珉渊这么说,洛北北一惊,然后瞬间反应过来:“没有了,林老板说不再追究我妹妹的责任了。林俊叶也没来纠缠我了。”

    洛北北小心地觑着傅珉渊的脸色,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啊,难道这次是他?于是洛北北壮着胆子问:“那是不是你帮我跟林老板说了什么?他才肯放过我妹妹?”

    傅珉渊没有说是,可是他也没有否认。

    于是洛北北又自顾自地说:“那谢谢你哈,傅珉渊,我本来还怕麻烦你的。”说完,洛北北抬起脸,然后看着傅珉渊,她笑得很是纯美可人,像春天里一多艳丽的花。“傅珉渊,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帮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傅珉渊别过眼然后说:“睡觉!”说完,他就钻进了被窝里。他的心情并没有因为洛北北的感谢而变得轻松。相反,正当他要爆发的时候,却如同被什么突然堵住了一样,让他憋屈不已。

    洛北北谢错了人她该谢的并不是他,而是慕斯年。想到洛北北今天那么真挚和开心的笑容,傅珉渊就觉得心里越发难受,本来,她的那个笑,也不是对他笑的。

    慕斯年到底想要干什么,他有什么目的,假意扮作服务员接近洛北北。洛北北这个傻姑娘,是不是就因为慕斯年长得有点姿色就找不着北了,一个女人,别的男人都还不了解了,连他真实身份都不知道,就和人家交朋友。活该被骗。

    不行,他现在还是洛北北的饲主,不能让她吃里扒外。可是想到今天洛北北那么开心的笑,傅珉渊心想,不能再任由慕斯年再这样下去了。否则,他迟早有一天会把洛北北给拐跑。

    就洛北北那个缺心眼的,要是她真跑了。那他出的那些钱,还有他受的那些威胁,他要从谁身上讨要,洛北北已经和他签了卖身协议了,那她就得由他全权做主。

    洛北北这一夜睡得很好,可是傅珉渊却一夜都没睡好,他心里不停地重复着今天听到的和看到的。

    第二天,傅珉渊早早起床,他的脸色很不好,洛北北现在已经习惯了他的阴晴不定,倒也没觉得什么。傅珉渊没怎么说话,洛北北一直以为傅珉渊就是帮她摆平林家的人,所以不管傅珉渊脸色再臭,她都还是觉得傅珉渊看起来比之前顺眼多了。

    所以这样说起来她有点自私,不过也没有人说她。她心里想着,她果然是一个俗人。

    傅珉渊开车来到公司,然后他吩咐自己的秘书:“帮我跟慕斯年约着见一个面。”

    “是。”

    慕斯年那边很快就确定下来,慕斯年答应今天中午很傅珉渊见一个面。傅珉渊心里一直压着火气没处发泄,他叫来余景睿,命令他将林俊叶抓来。

    林俊叶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他宰割。余景睿很快就将林俊叶给抓到了傅氏的废弃店面里,在这里,无论做什么别人都不会知道。

    余景睿是傅珉渊的律师兼保镖,他能把最需要嘴皮子和最需要拳脚功夫的两种职业做好。他和余小萌两个人都是怪胎,都很全能。

    林俊叶被打晕了,他被余景睿套着头带了过来,傅珉渊站在他的面前,想到就是他对洛北北纠缠不清的。而且这次,要不是他们林家对洛北北不依不饶,那慕斯年根本就没有机会帮洛北北和她妹妹解围。

    想到这些,傅珉渊的脸色更加铁青。

    他走过去,林俊叶还没醒。傅珉渊吩咐余景睿:“把他给我弄醒。”

    余景睿弄来一盆冷水,然后对着林俊叶当头泼过去。大冬天的,林俊叶倏地被冷醒。

    “我操!”他骂了一声脏话,冷得差点跳起来。可是紧接着他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束缚住,他动弹不得。他是身上湿漉漉的,眼前罩着什么东西,他看不清,只知道有东西罩着他的眼睛,湿漉漉的贴在他的脸上。

    林俊叶心里有些慌张了,他回想起他昏迷之前的画面,他到林氏,因为他父亲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洛北北,他心里非常不爽。可是他们林氏现在很困难,得罪不起别人,别人即便没有什么好处给他们,他们也不敢去承受他们给的坏处。

    所以他们得罪不起,只得放过洛盈盈,不再继续追究。林俊叶心里很窝火,今天他下车,然后脑后突然一阵强烈的痛意,紧接着,他就失去了知觉。

    再然后,有人朝他泼冷水,现在是隆冬时节,他被冷醒。可是他根本看不到对方是谁。他惊恐地问:“你是谁?你想怎么样?”没人理他,可是他的附近却有一阵让人无法忽视的气息,他知道,在他的面前有一个男人。

    “你是谁?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把我抓来这里干什么!”

    林俊叶的大脑飞速地转动,他想着他最近都得罪了谁。可是他思前想后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想办法把洛北北弄到手,其余的根本就没时间去想,更不要说得罪谁了。

    眼前的黑暗让他很没有安全感,而且傅珉渊和余景睿都不说话。这让他心里更是没底,林俊叶也不敢再大声叫骂了。

    傅珉渊一步一步地走近他,林俊叶听到黑暗中传来的无比清晰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像在践踏他的心一样。

    傅珉渊走近,然后抬起脚一脚踢向林俊叶,林俊叶翻倒在地。

    他闷哼一声,然后傅珉渊一脚一脚地踢向他,踢他的身子,踢他的脑袋。林俊叶想要伸手抱住自己的头都不能。

    “还管不好自己吗?给你们林氏的教训还不够,主意都敢打到我的人头上了。”黑暗里男人凉薄的声音传来,挟着滔天的怒火。

    林俊叶反应过来,最近有人打压林氏,难道是因为他?他最近打谁的主意了?他就只是想着把洛北北弄到手啊。

    “你是洛北北什么人?”

    “我警告你,你以后再敢对洛北北动歪心思,那我就让你们林氏灰飞烟灭。”

    “不,不,大爷,大爷我不敢了,你行行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