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不会出尔反尔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7本章字数:2050字

    林俊叶心里大惊,这个人是谁?想起上次在君悦酒店,有人给洛北北解了围,还开除了酒店经理。

    “难道,你是君悦酒店的老板,慕斯年?”林俊叶试探着问,这次让他父亲放过洛北北和洛盈盈的,就慕斯年。“我们都已经答应不动洛盈盈了,不会出尔反尔的。”林俊叶赶紧保证。

    他不说还好,一说傅珉渊心里的火又冒出来,几乎烧着了自己的头发。他是慕斯年?林俊叶的眼睛是不是瞎了,他从哪点猜出他是慕斯年的。于是他又狠狠地踹了林俊叶几脚。

    林俊叶疼得直喊,他想,可能是慕斯年和洛北北之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所以他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帮洛北北。

    “慕先生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林俊叶一边不停地打着滚,一边向傅珉渊求饶。

    不过他也没打算让林俊叶知道他是谁,他踢得累了,于是就停了下来。然后对林俊叶说:“警告你,以后离洛北北远着点。”

    说完就吩咐余景睿继续狠揍林俊叶一顿,傅珉渊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的衣服,然后抬手看了看表,再过不久就是他跟慕斯年约好的时间了。于是他对余景睿说:“待会儿把他直接丢到林氏门口。”

    “是。”

    说完,傅珉渊就转身离开,不顾身后林俊叶凄厉的喊叫。

    慕斯年坐了一会儿,才见傅珉渊姗姗来迟。他知道,傅珉渊心里肯定有气,说不定他恨不得洛北北就那么一直被威胁,可是他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洛北北那么无助。

    “慕二公子,别来无恙啊?”傅珉渊一见到慕斯年,就用了一个最隔应他的称呼。慕斯年暗暗咬牙,然后不动声色地说:“傅总哪里的话?”

    客套够了,傅珉渊坐下来,然后直奔主题:“慕先生,洛北北是我的人,你的手呢,不要伸得太长,所以,以后她的事情你少管。”

    “傅先生,北北是我的朋友,我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她到处想办法求人。”慕斯年不动声色地说。

    “朋友?慕先生,你到现在还没告诉洛北北你就是靡色的老板吧,要是她知道你在她急需要工作和钱的时候将她开除,你觉得她会怎么想?”

    “这就不劳傅先生担心了,北北她说了,她不怪老板,因为她知道,一直都是傅先生你在背后施压。”慕斯年完全不受傅珉渊的言语刺激。

    “还真是有把握啊。”傅珉渊出声讥讽他就是看不惯慕斯年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

    “这我当然有把握了,毕竟,我们以前可是邻居,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慕斯年的一句话又让傅珉渊气的几欲吐血,他们以前是邻居,难道是青梅竹马?真该死。

    “我不管你以前和洛北北是什么样的关系,但是,从今往后,洛北北的事情,你不需要再插手干预。”

    慕斯年的声音也冷了下来,他看着傅珉渊,一字一句地说:“傅先生,要是洛北北以后再受到伤害,我不会坐视不管。”

    这是向他挑衅了?很好。傅珉渊点点头,他凑近慕斯年:“洛北北一辈子都是我的女人,我不管她是不是和你哥来妹去的小青梅,但是自从她三年多之前嫁给我,她就是我的女人。我女人的事,还请慕先生管好自己。”

    慕斯年和傅珉渊对视:“你们已经离婚了,而且你不爱北北不是吗?你把她禁锢在你身边,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你自己清楚,我只恨没能早点回来,否则,饿绝对不会让北北被你控制的。”

    “哈哈哈,是吗?我不爱洛北北又怎样,我们离婚了又怎样,只要我活着一天,她就一天是我的人,而洛北北,她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你想让她摆脱我的控制?等下辈子吧。”

    傅珉渊站起身,然后准备转身离开,他又转头对慕斯年说:“要是你对洛北北的态度和你做的事让我不爽了,你猜我会怎么对她?”说完,傅珉渊扬长而去。

    慕斯年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拳头,拿洛北北来威胁他,傅珉渊,你还真是好样的。

    傅珉渊回到自己的车上,然后狠狠地锤了一下方向盘,洛北北这个该死的女人,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到处招蜂引蝶的,一个林俊叶还不够,现在又来一个慕斯年。

    最后他虽然是警告了慕斯年,还威胁了他,可是他的心里却并没有轻松多少。慕斯年居然和洛北北是旧识,怪不得洛北北一慕斯年见面后就那么迅速地打成了一片。

    他们之前应该不会有一段吧?少男少女的,性情孤傲清冷的私生子,漂亮热情的富家千金,那种狗血的套路不是不可能。傅珉渊心里都要烦死了,洛北北,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除了说她该死,傅珉渊已经找不到别的形容词来形容她了,该死最贴切。傅珉渊心想,洛北北,你千万不要让我抓到你和慕斯年的把柄,要是你胆敢跟他旧情复燃或是什么的话,那我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你们两个。

    慕斯年的目的昭然若揭,好好的一个靡色老板,假扮成服务员天天跟洛北北你侬我侬的,如果说慕斯年对洛北北没有想法,那他傅珉渊的名字倒过来写。

    慕斯年回到靡色,见了洛北北,他上前打招呼。

    “诶,你回来啦,事情都处理好了吗?”慕斯年今天早上突然请假,还把她吓了一大跳,不过见他好像也没什么别的事,洛北北就放下心来,然后继续投入工作。

    靡色里有太多的醉生梦死,纸醉金迷。慕斯年在喧闹的背景里看向洛北北,他永远都可以一眼锁定她,就好像是长在了他的眼睛里一样。

    跟着傅珉渊你不会快乐吧?他用你爸爸和弟弟来威胁你,让你不得不妥协。慕斯年心想,其实他也有些怨自己,当时要是他能够去核实一下,早点发现她就是洛北北的话,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他可以带着洛北北还有她的家人离开金城,世界那么大,去哪里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