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考验他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8本章字数:2031字

    洛北北嘴里嘟囔着好热好热,然后不停地掀被子,傅珉渊盖好她又开始踢。几次下来,傅珉渊再好的脾气也被磨光了,他简直想拿绳子把洛北北给绑起来。

    脱衣服的时候,傅珉渊就尽量目不斜视,忽略洛北北的身体给他带来的视觉刺激,还是弄得满头大汗。可是洛北北不知好歹,还一直不停地踢被子,着凉是一回事,考验他又是另一回事。

    傅珉渊恨得牙痒痒,干脆把温度调高,他有些热了,于是他敞开自己的睡衣。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洛北北,她在被子里不停地蠕动。

    傅珉渊赶紧来到浴室,打了一盆热水,然后从医药箱里找到医用酒精,兑好之后,他拿毛巾给洛北北擦身体,或许是洛北北觉得擦着舒服,她不再继续和被子作斗争,舒服地享受傅珉渊的服务。

    她不时轻轻地嘤咛一声以示鼓励,傅珉渊感觉更热了,洛北北这个磨人精。

    擦过一遍之后,傅珉渊又拿一床被子,垫到沙发上,然后把洛北北连人带被子一起搂到沙发上。床单已经湿了,洛北北出的汗,还有刚刚洒的水。

    傅珉渊换好床单,然后又把洛北北抱回来,他掐了一下无知无觉的洛北北,心里想:洛北北,你是第一个让我这么辛苦的女人,等你好了,我一定要讨要补偿的。

    不过,傅珉渊转念一想,洛北北变成现在的样子,似乎他才是罪魁祸首。傅珉渊给洛北北擦了两次,水有点凉了,他把空调温度降低了一点。

    然后准备待会儿再擦了,他伸手摸摸洛北北的额头,退烧药可能也起作用了,洛北北的温度似乎降低了一点。

    他看着洛北北红扑扑的脸,或许是她现在的模样太惹人怜爱,又或许是夜色太温柔。傅珉渊觉得自己的心胀得满满的,酸楚又充实。

    洛北北全身都裹在被子里,傅珉渊之前的那些绮念又开始生根发芽,他手上似乎还残留着洛北北柔嫩肌肤的触感。他暗骂自己:傅珉渊,你可真混蛋。

    洛北北的烧反反复复,一直到天将将亮的时候才彻底地退下去。傅珉渊忙活了大半夜,不停地给她擦身体,盖被子。等到洛北北终于退烧的时候,傅珉渊也累极。

    可是他还担心洛北北会不会再度发烧,会不会有点饿。可是洛北北睡得很好,傅珉渊不忍心打扰她。

    他也累不行,于是他想着,他睡一会儿,洛北北一动他就知道,然后再起来给她弄点吃的。

    洛北北的手机响了又响,傅珉渊拿过来一看,有白欢的,有唐昕的,还有慕斯年的。傅珉渊看着心烦,于是干脆关机了。

    他不放心,又摸摸洛北北的额头,还好,没有再发烧。他钻到被子里,洛北北浑身赤裸,他想,等待会儿他醒过来的时候,再给她穿上衣服吧,最好让她洗个澡,昨天出了那么多汗,头发都潮了。

    傅珉渊不敢挨着洛北北,可是他又怕洛北北醒来他不知道,于是他抱住洛北北,然后闭上眼睛,怀里一片温香软玉。洛北北身上很暖,冬天里,让他整个人也都暖融融的。

    傅珉渊有些心猿意马,他稳住心神,洛北北是病人,你抱着她只是怕她醒来自己不知道而已。

    傅珉渊很累了,怀里的洛北北睡得正香,鼻翼轻轻地一张一张的,有一缕头发调皮地点在洛北北的鼻子上。她呼出的气让它一下扬起,一下又顺服地贴着她。看得傅珉渊的心里痒痒的,想要伸手把那缕头发拿下来。

    可是他又觉得很有趣,看着那缕头发,他渐渐的眼皮开始变重。临睡前那一秒他都还在纠结,要不要帮洛北北把那缕头发拿下来呢?

    洛北北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有了太阳。冬天的太阳不像夏天那么热烈,它不是那么耀眼,只是让人感觉温暖。

    洛北北眯着眼想伸一个懒腰,可是她没能伸展开来,她的手被人束缚住了。洛北北转头,一张放大的俊脸印入眼帘。傅珉渊的脸上有着淡淡的胡茬,眼下有着淡淡的乌青。

    这是她当初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她想要每天早上一醒来,傅珉渊和阳光都在。

    可是,梦想有一个早晨成真的时候,她却并没有终于达成梦想的激动和开心。有的只是感触良深,和物是人非的感慨。

    昨天晚上,她隐约还有些印象,知道傅珉渊似乎是一直在照顾她。

    突然,她感觉有些不对劲,傅珉渊的手直接环在她的腰上,贴着她腰部的肌肤。洛北北震惊地睁大眼睛,

    她动了动身体,傅珉渊把她搂的更紧,她更直观地感觉到了傅珉渊手掌的热度。她掀开被子,不敢相信,她果然没有穿衣服。傅珉渊这个混蛋,居然把她给扒光了。

    她用力地推了推傅珉渊,还是没有什么力气,软绵绵的像是棉花一样。傅珉渊慢慢地转醒,然后他下意识地把手伸向洛北北的额头:“嗯,不烫了。”

    洛北北动了几下身子,傅珉渊睁开眼睛,洛北北的眼神里全是不悦。他有些恼怒,也有些许的难过,洛北北这个铁石心肠的女人,狼心狗肺!亏他昨晚还不眠不休地照顾她整整一夜,今天起来,一声谢谢没有就算了。

    居然还这副脸色,他干脆扳过洛北北的脸,用力地一口亲在洛北北的嘴巴上。

    洛北北用力地推开他,然后下意识地擦自己的嘴巴。

    傅珉渊看到更生气了,他扯过洛北北,又是一顿强吻,末了,他抓着洛北北的双手,然后恶狠狠地说:“洛北北,昨天你已经不知道被我亲过多少回了,口水都不知道吃了我多少了,现在擦,太迟了。”

    洛北北倾身过去在傅珉渊的睡衣上狠狠地擦了几下,然后说:“傅珉渊,你变态。”

    “翻来覆去就是变态混蛋王八蛋,你能不能找几个新鲜的词骂骂。”

    “傻逼。”

    “对啊,我就是傻逼,不是傻逼谁会照顾你一夜,不是傻逼谁看你的冷脸,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