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不应该对她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8本章字数:2018字

    傅珉渊的胸膛起伏不定,他是真觉得洛北北这个人果然就不应该对她好。

    洛北北拿被子裹紧自己,然后看着傅珉渊,一字一顿地说:“我有今天,不都拜你所赐吗?”

    傅珉渊紧紧盯着她,洛北北索性说:“要不是你要我回来,我还在医院里好好的,即便是伤口感染了,也有护士照顾。如果不是你昨天推我,我也不会发高烧。甚至,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完全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还想要我感谢你?会不会太搞笑了一点?”

    说完,洛北北就笑了起来,她想到傅珉渊的话,还有以前的自己,多可笑啊。

    傅珉渊铁青着脸:“别笑了。”见洛北北还在笑,甚至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傅珉渊加重声音:“我让你别再笑了。”

    看着洛北北疯魔的样子,傅珉渊站起身,走进浴室,把门嘭地一声摔上。

    渐渐地,洛北北止住笑,她用没受伤的那条腿踩着地,然后跳着来到衣柜前。她被傅珉渊要求搬进来,可是她心里却执拗地不肯把衣服搬过来。

    可是她却没有勇气赤身裸体地跳出这间卧室,于是她打开衣柜,翻出一套傅珉渊的睡衣,然后又蹦跳着坐到床上。

    洛北北可以自己轻松地穿上衣服,但是裤子她却不好穿上了,于是她先穿好腿没有受伤的那条裤腿。就在她试图抬起受伤的那条腿时,傅珉渊走了出来。

    他冷眼看着洛北北尝试了几次都没能穿进去,洛北北被傅珉渊看得又气又臊得慌。她用力一蹬,裤腿缠着她的脚底板,洛北北的眼泪瞬间就飙了出来。

    傅珉渊赶紧冲过来,也不和洛北北说话,只是拿过裤子,给洛北北套上。

    他心里想着,洛北北就是作,活该,自作自受。不过看到洛北北又哭得凄凄惨惨的,他觉得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其实洛北北说得没错,她能有今天,完全就是拜他所赐。

    要是洛北北不去招惹他,或者但凡是他心底的仇恨和不满可以少一点,洛北北就不至于落到今天的境地。

    洛北北总是哭,其实也挺没有骨气的,以前她哭,他的心里不会有什么内疚。可是现在,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地发生改变?还是洛北北哭得多了,让他开始心软,开始想自己的过错?

    洛北北在傅珉渊的心里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水娃娃,一点点就哭,一点点就哭。当初她在追他的时候,怎么不见她哭呢?

    傅珉渊心想,真是哭得他心烦,以前洛北北威胁他的时候,还有要她娶她的时候,甚至还有那三年形同虚设的无爱婚姻,该哭的不是他才对嘛?

    给洛北北穿好裤子之后,傅珉渊把她抱到隔壁卧室,然后给洛北北找衣服,胡乱地给她套上。

    现在已经中午过了,傅珉渊很饿了。可是洛北北现在这个情况也不能让她做饭啊。怎么吃饭倒是一个难题,也不知道大年初一开门的那些店好不好吃?

    傅珉渊心想,难道真的要去买方便面来充饥?他到冰箱里翻找,找出了一袋水饺还有一袋米线。

    “柳州螺蛳粉?这个好吃吗?”

    傅珉渊拿着洛北北的存粮问她,洛北北是在傅珉渊不会老吃饭的那段时间才敢在别墅里煮螺蛳粉的,煮的时候她开窗透气,吃过之后又还要喷空气清新剂。唯恐傅珉渊闻到味道,然后又骂她。

    “好吃。”洛北北弱弱地回答,是真的好吃啊,她也是被白欢拉入坑的。

    “那就煮水饺和这个?”

    洛北北也有点馋了,她已经很久都没吃了。于是她点点头,怕傅珉渊反悔,然后赶紧对他说:“米线跟水饺分开煮吧。”

    “好,怎么煮直接烧开水,放进去就好了吧?”

    “对,对的。”洛北北祈祷,傅珉渊待会儿不要骂她,最重要的是,不要倒掉她的米线。她对傅珉渊说:“先煮水饺吧,这个米线要煮稍微久一点的。”

    傅珉渊烧开水,然后把水饺放进去,等到水饺都浮起来了,他就把水饺捞到盘子里,然后吹凉一个,塞到了洛北北的嘴里。还嘱咐说:“你烧才刚刚退,要吃清淡一点。”

    洛北北咽下口中的饺子,然后说:“你先吃吧,我自己来煮米线。”

    “得了吧,你先吃几个饺子垫垫,等水开的时候,我们就先吃几个饺子。”

    “其实米线现在就可以放了。”

    傅珉渊打开包装袋,然后皱了皱鼻子:“什么味道?”

    “没什么吧,这是米线,你先放进去,还有那包卤水和鹌鹑蛋,还有这个,腐竹。”

    傅珉渊依言把东西都放了进去,然后问洛北北:“另外的这几包东西呢?”

    “这个到出锅才放。”洛北北心想,酸笋和木耳什么的最后放,傅珉渊应该不会那么抗拒吧。

    傅珉渊把筷子给洛北北,洛北北只是少少地吃了两三个饺子。她觉得,待会儿傅珉渊肯定会嫌弃她的米粉的,还是让他多吃一点饺子吧,省得挨饿。

    “吃啊,还要我喂吗!”

    “不不不,我不想吃水饺,我想吃米线。”

    傅珉渊听到洛北北这么说,也就不再强迫她吃了。几分钟后,米线好了,洛北北要起身去盛。傅珉渊拦住她,洛北北一瘸一拐的样子看着就心烦。

    洛北北只能祈祷傅珉渊不要后悔,可别一气之下倒掉她的粉啊。

    傅珉渊拿来一个大碗,然后按洛北北说的,先放了几滴辣椒油,再然后是木耳,最后,拿出了这次料理的灵魂,酸笋。

    傅珉渊修长的手指捏住酸笋袋的角,然后用力一拉,接着把酸笋倒在碗里。他的每一个动作细节都在洛北北的眼里无限放大。

    “快把米线倒进去!”洛北北大喊。

    傅珉渊端起米线,然后倒进了碗里,他用力地吸了吸鼻子:“什么味道?”

    洛北北急得跳起来她跳过去,然后催:“快给我端到桌子上去。”

    傅珉渊皱着眉,他已经闻到了空气中的一股恶臭,什么鬼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