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被人放刀片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8本章字数:2080字

    慕斯年派人调查洛北北舞鞋被人放刀片的事情,洛北北穿舞鞋之前,舞鞋一直放在化妆间里。只有在化妆间里时候,才有可能是被人放进了刀片。

    可是那个时间段里的人又多又嘈杂,化妆间里又没有监控,没有办法确定到底是谁把刀片放进去的。

    一个一个地排除,最后还是没有办法肯定。唐昕想,平时洛北北在靡色跟同事们都相处得非常好,要是一定要找出一个跟洛北北不对盘的人,那,应该就是……

    唐昕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现在整件事情都没有眉目,她想了想,觉得要是不调查清楚的话,如果真的是她。那以后说不定她还会再继续针对洛北北,这次放的是刀片,只是让洛北北瘸了一阵子。

    万一下次,她再这么背后暗戳戳地使阴刀子,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呢?

    于是,唐昕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说出来,洛北北的安全为重。于是,唐昕跟解欣说她所怀疑的白素。

    解欣把唐昕的怀疑告诉慕斯年,慕斯年赶紧让人去调查白素,可是她们平素又并没有什么交集。两个人的业务也不同,何况白素向来自视甚高,也的确是靡色的头牌,洛北北和她根本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儿去啊。

    洛北北在舞台上直接摔倒,而且慕斯年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脱了洛北北的鞋子,大家也都看到了洛北北脚上的伤。

    所以调查的时候,怀疑对象白素平日里接触的那些人被约谈,白素知道自己被怀疑了,心里有些许的紧张。她的一个小跟班,就是平日里爱恭维她的一个女的,告诉她,那天她看到唐昕去找解欣了。

    白素心里一狠,好你个唐昕,一定是洛北北指使她的吧。

    可是她很快冷静下来,她在靡色工作了那么长时间,而且她给靡色带来的利益,远比洛北北要多得多。之前洛北北的那一单都搞砸了,还被老板给开除了,虽然不知道怎么又回来了。但是,没有确切证据的时候,解欣不会轻易定她的罪的。

    当时化妆间里那么多人,所以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根本就没有人看到她怎么动手的。

    于是,白素找到解欣,想着要怎么把脏水泼到别人身上。既然唐昕跟白素告发她,那她就让她们两个人再也做不成姐妹。

    白素开门见山地对解欣说:“欣姐,听说跟你说是我往洛北北的鞋子里放刀片的人是唐昕是吗?”

    解析没有回答,白素一笑:“平时我和洛北北根本就没有接触过,我为什么要害她呢?而且你想想,我和洛北北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我根本没必要去放刀片到她的鞋子里啊。”

    “唐昕为什么要把脏水泼到我的身上,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或许,是她嫉妒洛北北呢?你想啊,洛北北一来,完全把她的风头给抢走了,这么说或许不妥,但是,的确,有几个人会注意到洛北北身边的她呢?”

    “不说别的,就像那个慕斯年,他据说都是跟洛北北很好,跟唐昕却就跟普通同事一样。你觉得,唐昕的心里会不会有所不满呢?毕竟,所有的女孩子,都希望男人的目光会定格在自己身上,长时间被忽视,换作谁,都会不高兴吧?”

    “不过,她这推脱的人选未免选得太不高明了。欣姐,我言尽于此,至于你相不相信,我就没办法了。”

    白素说完,就跟解欣告辞。解欣陷入沉思,的确,女人多嫉妒。说不定,这真的是唐昕嫁祸给白素呢。

    解欣也知道,不能只听谁的一面之词。她定夺不下,于是便打电话给慕斯年。慕斯年听了,心里也有些纠结,平时洛北北和唐昕的感情好像挺好的,应该不会存在这种情况吧。

    想了想,慕斯年让解欣打电话给洛北北,跟她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

    洛北北全力维护唐昕:“不可能,绝对不会是唐昕。之前我在靡色,她不知道帮了我多少。是谁都不会是她。”

    “嗯,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解欣心里有些为难,慕斯年要求查清楚这件事可是到了现在,却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指向某一个人。几乎所有的线索,都是主观的臆想和猜测。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反正我也没多大事儿。”洛北北不想在因为她自己而让别人劳心劳力了,以后,只要她自己小心一点就可以了。

    解欣沉吟了一会儿:“那我跟老板说说,你自己注意养伤,以后也要小心一点了。”

    “嗯,好,谢谢欣姐,麻烦你了。”

    日子不知不觉又过了很久,洛北北依旧不停地工作。唐昕不知道白素把脏水都泼到了她的身上,对于解欣没有再继续追查下去的事愤愤不平。她没有把她的怀疑告诉洛北北,怕她多想,她只是提醒洛北北以后要注意一点,小心一点,不要再出现像上次一样的情况。

    唐昕不好直接跟洛北北说她怀疑白素,只能委婉地提醒洛北北。

    在别墅里,洛北北和傅珉渊还是不咸不淡地相处。慕斯年在靡色里多洛北北也更加上心,就怕再出现类似于上次的事情。

    洛北北偶尔抽空会去看看洛城,她下班后就直接去医院,然后陪着洛城坐一会儿再回别墅。傅珉渊对她的行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两个人也就没再有什么大的矛盾。

    洛北北伤口感染那天晚上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傅珉渊甚至开始怀疑那一天的真实性,到底是自己做梦呢还是怎么?不然洛北北怎么完全像是完全不知情一样。

    白芯颜的生日就要到了,她开始明里暗里地提醒傅珉渊,要他陪着她一起过生日。

    傅珉渊心里烦躁,可还是耐着性子陪着白芯颜去逛商场,白芯颜知道傅珉渊从来就不会在这些事情上亏待她,于是她也毫不手软。

    白芯颜挑的时候,一边指挥导购一边询问傅珉渊的意见,傅珉渊推脱,然后走到一边慢慢地看。白芯颜开心地笑,傅珉渊为她挑东西她当然开心了,她就知道,能长久地留在傅珉渊身边,能留在他心里的人,只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