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一点小事而已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0:59本章字数:2048字

    “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反正昨天我也是去给白芯颜的生日表演助兴的,本来就是去跳舞的,不过最后他们要我跟白素比舞而已。”

    唐昕欲言又止,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告诉洛北北。

    “其实,上次,我不是让你要小心一点吗?我其实是想让你小心白素,因为之前我怀疑是她往你鞋子里放刀片的。而且,今天我听到慕斯年说要让欣姐盯紧一点白素和我,然后要保证你的安全。”

    洛北北惊讶,唐昕知道解欣怀疑她的事了?她不是已经说了不再继续追究了吗?

    “唐昕,我知道这与你无关,是白素,她已经当着我的面跟我说过了。”

    “嗯,我还怕跟你说了之后,你会多想。明明你跟她就没有什么交集,她怎么就发疯地要这么对你。”

    “没关系的,我以后自己会小心的,谢谢你,唐昕。”

    “诶,这有什么?”唐昕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突然想起来。

    “还有一件事,我刚刚不小心听到了。其实,慕斯年是我们的老板。”

    “什么?”

    看到洛北北呆愣的样子,唐昕又重复:“他是靡色的老板,惊讶吧。原来他是假扮服务员的,我还以为他真的是。不过,看他的样子,又高又帅,气质也好。”

    说完,唐昕也觉得自己太花痴了,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慕斯年原来瞒着她们所有人,伪装得那么好,连洛北北都没告诉。

    洛北北先是被唐昕说的话给震惊,再然后,看着唐昕娇羞的脸,那是说起心上人才会有的表情。洛北北突然觉得有些失落,她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莫名其妙。

    唐昕是她的朋友,慕斯年也是她的朋友,他们两个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流,但是唐昕却喜欢上慕斯年了。唐昕的脸红红的,洛北北心情有些复杂。

    洛北北回到别墅以后,心情还是很不明朗,傅珉渊对她还是不理不睬的,洛北北没有理他。两个人一直沉默着吃完饭,洛北北洗好碗,就回到卧室,然后收拾衣服,准备洗澡。

    傅珉渊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就见洛北北坐在床上玩手机。看到他出来之后洛北北拿上衣服,绕过傅珉渊进到浴室,然后将门关上。

    傅珉渊擦着头发,回头。

    洛北北生气了,居然还那么早就上来了,要换成是以前,她肯定要在慢吞吞地洗碗,然后在楼下磨蹭到他都快睡着了才上来。

    傅珉渊心里烦躁,他用力地擦了几下头发,然后把毛巾狠狠地摔到桌子上。

    他粗喘着气,昨天他还有些后悔那么对洛北北,但是,不管他怎么对她,她都不会在乎不是吗?她洛北北本来就是个一时兴起的混蛋,说来就来,说抽身就抽身。即便他不喜欢她,但是她的态度就让他莫名不爽。

    过了不久,傅珉渊听到浴室里传来嗡嗡嗡的声音,他上床躺好。过了挺长一段时间,洛北北走出来,看到桌子上丢着一条毛巾。她心里也烦躁,然后捡起来就丢到洗衣机里面,她现在就是傅珉渊的保姆兼偶尔的欲望发泄器,连反抗都不能。

    洛北北爬上床,傅珉渊占据了大半张床,她没心思跟他闹,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蜷缩在一起,尽量不触碰到傅珉渊。

    傅珉渊假装不经意地又往洛北北那边靠近,手臂打在洛北北的腰上,然后放着不动。洛北北往里面再缩了缩,傅珉渊收紧手臂,洛北北咬牙,她实在是不想和傅珉渊再争了。于是她伸手去拽傅珉渊。

    傅珉渊坏极了,他的手用力地压着洛北北,洛北北掰不动。她不想跟傅珉渊说话,她现在心里本来就很乱,傅珉渊还那么烦。

    甩了好几次没甩开,洛北北索性不去搭理傅珉渊了。傅珉渊把洛北北的手揉进手心里,洛北北一动不动,傅珉渊也较起劲来,愈发地变本加厉。

    洛北北任由他折腾,谁知傅珉渊一个翻身把洛北北压在身下。洛北北睁眼,双手推拒。

    “怎么?不继续睡了?”

    洛北北侧过脸,不吭声。傅珉渊冷笑:“洛北北,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

    “你还能是谁,你就算化成灰我都能认出你。”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的荣幸。”

    傅珉渊的无耻无人能敌,洛北北不想跟他白费口舌,于是她闭着眼睛不说话。傅珉渊狠狠地攥住洛北北的唇舌,逼迫她回应她。洛北北死死咬住牙关,傅珉渊的双手在洛北北身上不断地点火。

    洛北北强忍住身体的反应,冷淡地说:“傅珉渊,能不能快点?”

    “怎么?等不及了?”

    “呵,我想吐,你能不能快点完事。”

    傅珉渊的欲望像是被迎头一盆冷水泼上去,他丢开洛北北,然后翻身背对着她。洛北北赤裸着身体,她缓缓地缩成一团,真冷啊,冷到她的心都在发抖。她不想让自己迷失在傅珉渊带给她的情潮里,想到白芯颜,想到曾经的种种,洛北北只觉得想吐。

    第二天,傅珉渊的心情显而易见地不好。两个人一直没有说话,陷入了僵局。

    洛北北整个人也都蔫蔫的,唐昕很喜欢慕斯年,她只知道洛北北和慕斯年两个人关系不错,于是她向洛北北倾诉:“北北,你说我会不会太自不量力啊,他是老板,肯定很有钱,而且长得又那么帅气。和他比起来,我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唐昕自怨自艾起来,慕斯年那么优秀那么好,她可能连喜欢他的资格都没有吧。

    洛北北不知道应该说什么?鼓励她去喜欢慕斯年,勇敢地追求他吗?可是,为什么听到唐昕说这些,她就只想着要逃避。

    “北北,你说,慕斯年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唐昕苦恼,越想越觉得自己差劲。

    “我……我不知道啊,我和他,其实也不算很熟,不太了解。”

    “我看他平时也就对你比对其他人好点了,你那么漂亮,性格又那么好,怪不得你们两个能成为朋友呢。”

    “是吗?我们应该算是朋友吧。”